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百一十六章:我會對抗滅霸的

  聽到了沈默的問題,洛基有片刻的茫然。

  因為在他剛剛“看見”的那些畫面中,被旅行商人選定了,然后下一步不就是直接賜予獲取力量的資格——也就是那些神奇的罐子。

  可沈默卻問他想要怎么做。

  洛基思考了片刻后,如實回答道:

  “我想要罐子。”

  除了沈默以外的其余人都是一臉的茫然,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洛基說他想要什么?

  罐子?

  真的就是那個單詞意思嗎?

  一些人看向雷神索爾,想要知道這不是某個阿斯加德特有的名詞,但是索爾也是一臉茫然,無法理解。

  “還不夠。”沈默卻搖了搖頭,說道,“你的身上的確有我看重的品質,但是,還不夠,我需要的不僅是現在這些,你要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又要做些什么,那些陰謀詭計雖然給了你的活躍的思維,卻也蒙蔽了你真正的內心。”

  現在的洛基,的確還沒有獲得罐子的資格。

  他有野心,有欲望。

  卻也仍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

  他想要成為阿斯加德之王,卻只是為了向自己的父親證明自己,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可,就像是一位賭氣的公主。

  他知道滅霸的威脅,卻也從未想過要為此做些什么。

  甚至直到最后一刻,他還認為自己可以依靠著詭計刺殺滅霸,所以猶如白送一樣十分草率的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換句話說。

  洛基還要成長,沈默要讓他自己意識到這點,然后看看他變化,也只有經歷過絕望和磨難后,他才會明白罐子和力量的重要性。

  而洛基也終于聽明白了。

  他還沒有完全得到認可。

  腦海里飛速的思索著,他似乎是隱約間意識到了對方重視什么。

  野心、欲望,以及最重要的,為了這些而不斷向前的努力和決心!

  “我明白了!”洛基咬咬牙,終究是不愿意放棄這無法想象的機遇,他沉聲說道,“我會對抗滅霸的,我會成為阿斯加德之王,您會看見我的努力。”

  說出會對抗滅霸,不知道用了他多少的決心。

  如果沒有沈默。

  他肯定會選擇離滅霸遠遠的,永遠不再靠近。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他成不了阿斯加德之王的原因之一。

  “我會看著你的,不要讓我失望。”

  沈默留下這最后一句話,身形化為虛影緩緩的消散。

  就好像從未出現過。

  而在其余的人還都有些茫然的時候,洛基已經站起來,直接從打開的牢籠中走了出來。

  “等等——”娜塔莎第一個反應過來,刷的一下從腰間拔出手槍對準了洛基,“你在做什么?退回去,別忘了你是俘虜。”

  “你沒有聽見我剛剛說的話嗎?”洛基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嘴角彎起,“還是說,你以為單單你們就能夠對付滅霸,那真的是太天真了,你們甚至連我都對付不了。”

  “哦?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怎么被關進這里的。”托尼很不爽有人在他的面前這么囂張。

  剛剛沒弄清楚的那個人的信息,所以不好說些什么,但是對于這個階下囚洛基可不怕。

  “難道不是我自己進來的嗎?”洛基雙手背在身后,“如果我想要躲起來,你們一輩子都別想找到我,不信的話可以問索爾,他就從未找到過我。”

  洛基指的是以前玩游戲的時候。

  索爾不得不承認,的確是如此。

  “我也一直感到奇怪,你就像是故意被我們抓住。”弗瑞走上來,那只獨眼看著洛基的眼睛,“你好像對我們非常了解,我想你現在可以說說,你原本是想要做什么?”

  “就在這里說?”洛基四下看了看。

  “我們去會議室。”弗瑞直接轉身。

  洛基一點被超級英雄包圍了的感覺都沒有,就這樣悠閑淡然的跟了上去。

  “好像剛剛在所有人面前哭鼻子的人不是他一樣。”托尼似乎是十分不爽。

  “相信我,如果是你來面對我所看見的,你只會比我更加糟糕。”洛基猛地停下了腳步,然后回頭,一步步的向著托尼靠近,“你以為你是唯一的聰明人,你自信可以靠著自己處理好一切,但你無時無刻不處于懷疑和恐慌之中,你懷疑你見到的每一個人,讓我猜猜,從一開始,你就在不停的試探這個綠色的大塊頭,對嗎?但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多么危險的事情。”

  “洛基!”

  索爾伸出手,將洛基的雙手反手捆住。

  可他還是在對著托尼笑。

  這是無聲的嘲諷。

  “我替他抱歉,我弟弟有的時候的確令人討厭。”索爾看著托尼,似乎是有些擔心。

  自然不是擔心托尼,而是擔心洛基,他好不容易看見洛基浪子回頭的希望,擔心他再次激怒這些人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沖突。

  “我自然不會在意,我為什么要在意一個熊孩子說的話,太可笑了。”托尼聳了聳肩,但如果是熟悉他的人,都會明白,他已經有些憤怒了。

  一行人最終來到了會議室。

  這里早已經清空。

  “現在你可以說說,你原本究竟打算怎么對付我們。”弗瑞看著洛基。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洛基。

  “還用對付嗎?”洛基那彷如天然帶著嘲諷的視線逐一掃過所有人,“讓我看看,一個超級男孩的隊伍,間諜、老兵、狂妄自大的富豪和不受控制的怪物,你在把他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難道就不會想一想他們是否能夠團結一心,我只需要一點小小的手段,就能夠讓你的團隊變成一團散沙。”

  “怎么做?”弗瑞直接問道。

  他知道洛基說的其實沒錯,這個團隊是他的一個危險的嘗試。

  這些人太有個性了。

  個性強烈到難以齊心協力。

  但是,他相信在真正的危險面前,他們會成長的,也相信他們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明白洛基是打算怎么做。

  “我的權杖。”洛基說道。

  “什么?”弗瑞一愣。

  “我的權杖,讓我猜猜,你們把它拿起來了,想要研究它對不對。”洛基的笑容越來越邪惡,就像是的一位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可你們不知道的是,權杖本身就具備蠱惑人心的作用,他會放大你們的不滿,你們的憤怒,讓你們變得無比暴躁,然后,會發生什么呢?你們大可以自己想象一下。”

  手機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