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九十一章:僅剩下的選手們

  等到迪盧木多和大蛇丸也加入戰場之后,宇智波鼬徹底沒了希望。

  垂死掙扎,刀身破裂,徽章浮現。

  這次是真的結束了。

  直到最后一刻,他的眼里面只有遺憾,以及對大蛇丸的萬分警惕,可以說,從他參加活動以來一直小心翼翼,無所不用其極,沒想到最后栽在了大蛇丸的手中。

  而等到伊斯坎達爾退出活動后,大蛇丸也十分講信用的把韋伯的靈魂還給了伊斯坎達爾。

  “你的職業,應該開不出來復活道具吧。”大蛇丸沙啞著聲音笑道,“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人,那是我曾經的同伴,名叫綱手,她的職業就能夠開出初級的復活幣這可是最完美的復活道具之一。”

  “好。”伊斯坎達爾點點頭,“這次是你贏了,不過,下一次,韋伯會親自打敗你。”

  “我拭目以待。”大蛇丸的身形一點點沒入到隱隱之中。

  這一次戰斗,他可以說大獲全勝。

  不但解決掉了宇智波鼬這個危險人物,更是排除掉了一系列的競爭對手,現如今還剩下的競爭對手已經所剩不多。

  那么,最危險的就是小南了吧。

大蛇丸想著小南和她身邊的二人,對方是三人,而他這邊是二人,沒有正面優勢呢  命運舞臺緩緩的消散。

  具體發生的事情,圍觀的群眾其實并不清楚,但他們清楚的是,他們的王沒有被推翻,而且還掌握一支非人軍隊。

  這真的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此時,尚且還擁有活動資格的,也僅只有七人。

  神裂火織、貞德、大蛇丸、小南、羅杰、卡普、吉爾伽美什。

  本世界的參賽選手除了貞德與吉爾伽美什外全軍覆沒。

  畢竟,他們即便擁有了力量,也只是萌新,更何況還有尚且沒有開罐就完蛋的,比如說韋伯沈默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某位被卷入到時空亂流中的麻婆神父。

  沒有被死,被人救了,這是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寶石翁。

  沈默不刻意去關注,還真沒有發現,麻婆神父竟然被寶石翁所救但也只是救下來了,或者說對邪神在他身上殘余的力量感興趣而已。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沈默瞇起眼睛,但是沒有刻意做什么,視線從寶石翁的身上移開。

  因為這個老頭子不敢進來。

  得到了抑制力的警告嗎?

  不進來的話,沈默也無法做什么,現在的他僅僅是擁有了和抑制力談判的資格,但還說不上擁有碾壓的力量。

  總之,這一場活動還在繼續。

  沈默看向某個僅剩下的英靈。

  羅蕾萊全軍覆沒,她只能夠和神裂火織報團取暖。

  “神裂,我想去奪回的羅蕾萊的徽章。”貞德坐在床邊上,極為認真的對身邊的神裂火織說道,“無論如何,她也有著資助我的恩情,如果徽章被奪走的話,那就再也沒有辦法復活了。”

  “大蛇丸嗎?”神裂火織撥弄了一下自己的劉海,點點頭,“那原本就是我的對手,我會幫你的。”

  “謝謝,神裂。”貞德感激的握緊了神裂火織的手掌,可是又苦惱了起來,“但要怎么樣才能夠找到那個人呢,他的身邊似乎也有一位同伴。”

  那場命運舞臺中的戰斗,還是留下了印象。

  貞德極為認真的看過。

  渾身包裹著漆黑鎧甲的英靈顯然是和大蛇丸一伙的,先不說能不能找到,即便找到了,僅僅靠著她們也難以奪回徽章。

  “那是忍者世界的人”神裂火織思索了一會兒,建議道,“要不然,我們去找小南?只是現在還剩下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多,我們哪怕叫上卡普,面對著小南那邊也依然是劣勢,很難說她是和我們一起對付大蛇丸,還是先對付我們。”

  還有一句話沒有說。

  如今明面上看起來,小南那邊是最強大的。

  如果先聯手解決掉了大蛇丸,那下一個被解決掉的,就是她們。

  貞德也有一些猶豫。

  “吉爾伽美什”貞德忽然想到,“那位英雄王至今也是孤身一人吧,而且他也不掩飾自己所在的位置,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攻擊。”

  “英雄王?”神裂火織抿了下嘴唇,似乎是在認真考慮。

  如果是金閃,那不用想,這個自大的人即便是被集火,被干掉,也不會和其余的“雜修”聯盟。

  可他似乎還有其余的人格分身。

  神裂火織感覺到頭疼,她實在不是很擅長這種事情,過去的時候雖然是女教皇,但也就是只負責戰斗而已,但現在的局勢看起來越來越棘手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被一群人竄出來集火。

  “我倒是有些想要祈禱了。”

  神裂火織繼續玩弄自己的劉海,如果是熟悉的人看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她已經糾結到了一定程度了。

  “你過去也是神職人員吧。”貞德掩嘴笑著。

  “我是戰斗人員那些教義對我而言只是施法的知識。”神裂火織有些不好意思的扭過頭,但心里的確有些忍不住的向沈默祈禱,純粹想到了這方面后下意識的選擇。

  門口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神裂火織嚇了一跳。

  難道真的是祂來了?

  “是英靈的氣息。”

  貞德卻立馬站起來,只是一瞬間,鎧甲就覆蓋了原本的那身居家睡衣。

  她知道是誰來了。

  敲門似乎只是為了禮貌,給了里面的人一點時間準備之后,門被直接打開,外面的是金發的王者看起來比金閃更年輕一些的賢閃。

  “打攪了,兩位女士。”賢閃一邊打著招呼,一邊旁若無人的走過來,看了看四周,就這樣站住,“你們應該知道我過來的理由吧,要不要結盟?”

  神裂火織和貞德互相看了一眼,表情都有些驚愕。

  雖然剛剛說著要不要去找吉爾伽美什結盟,但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找上門來。

  即便面前的不是那位傲慢的金閃,但也是英雄王。

  “別誤會,我并非是在請求你們。”賢閃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隨意的說道,“我只是提出一個符合利益的建議,最壞不過是放棄這場活動,這對本王而言算不得什么重要的損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