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七章:蹂躪一切的勝利

  這一場戰斗就這樣結束了,活動的參與人員又少了一個,與此同時,這場戰斗的消息也很快傳遍了整個世界。

  希臘,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的地盤。

  某位全身被漆黑的戰甲包裹著,散發著黑霧一樣的駭人氣息,猶如從地獄中爬出來的騎士,正在安靜的看著電視上面的畫面。

  “看來,騎士王已經戰敗了。”騎士的旁邊傳來沙啞的聲音。

  那是大蛇丸的聲音。

  此時的大蛇丸看起來和過去完全不一樣,身形更小,更銷售,面容仔細看上去也多有不同。

  他現在的身軀,是在韋伯的基礎上重塑。

  這個可憐的魔術師還不是會員就死了,自然沒有徽章,甚至想要復活的話,唯有去找的綱手這樣的能夠開出復活幣的會員高價購買復活幣才行。

  “王沒有失敗。”聲音從鎧甲中傳來。

  “你怨恨她,但是也不恨她。”大蛇丸的目光看著這個騎士,嘴角帶著莫名的譏諷,“那么你要做什么呢?回到她的身邊,繼續當你的圓桌騎士?或者讓她祝福你與王妃的戀情?”

  面對著這種明顯的挑釁,騎士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只是依然盯著電視中王的身影。

  王的確是變了。

  變得開始懂得人心。

  但王真的會原諒他嗎?王國的毀滅就是從他而起。

  圓桌騎士似乎是再一次的陷入了某種糾結之中,他身上的黑色氣息不斷的翻滾,因為以狂化的姿態得到神的恩賜,縱然恢復了神智,黑化的力量依然不可磨滅的在他的性格中留下痕跡,或許永遠也無法消失,這原本就是他性格中的一部分。

  畢竟,蘭斯洛特是在毀滅中度過余生。

  “如果你現在去的話,那位王肯定會原諒你。”大蛇丸的聲音繼續在蘭斯洛特的耳邊晃動,“但是你不會原諒你自己,不是嗎?既然如此的愛戴那位王的話,不如就好好的聽我的話,相比于一位的忠誠的騎士,你的王更需要一位厭惡的敵人,過去的同伴,現在的敵人,這樣的身份才能夠給她帶來成長,終有一天,你的鮮血會讓她成為真正‘理想的王’”

  大蛇丸的聲音帶有很強烈的蠱惑意思。

  蘭斯洛特知道他在蠱惑。

  也知道他的目的。

  大蛇丸從不掩飾。

  可是,即便如此,蘭斯洛特也依然漸漸的心動了,對王的愧疚,對王國的愧疚,讓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就這樣回到王的身邊,心安理得的恢復到過去的時候,更是無法面對昔日的同伴,那些令他厭惡的,令他愧疚的,令他憤怒的或許,成為敵人,促進王的成長,死于王的劍下,是一個對他,對王而言都算得上完美的宿命。

  而就在這個時候,可怕的氣質,忽然從天而降。

  不是一道,而是數道。

  就和小南的做法一樣,羅蕾萊做出一樣的選擇,只是這個選擇并非是為了伊斯坎達爾的名聲,而是為了巴瑟梅羅家族的名聲。

  ——討伐獨裁者。

  高空中的敵人,對這個國家喊出了口號。

  “終于來了。”大蛇丸陰冷的笑著,“我的實力還未完全恢復,幸好,來的人只有三個,也不需要我出場。”

  來的人只有三個。

  羅蕾萊、遠坂時臣、迪盧木多。

  這也是的羅蕾萊唯一能夠確保安排的三人,而無論是卡普,還是貞德,還是神裂火織,都不想參與這場戰斗。

  “遠坂時臣必須死。”蘭斯洛特緩緩的站起來,語氣之中蘊含著殺意。

  “沒錯,這是我和你一起給出的承諾。”大蛇丸沙啞的笑了起來,“你原本的御主,此時應該在的人群中吧,他會看見的,這場勝利,就將成為我們結盟的慶祝。”

  他早已經看出來了,蘭斯洛特接受了他的建議。

  這并非只是為了這場活動而結盟。

  而是真正的結盟。

  大蛇丸不需要同伴,但是需要力量,而且他懂得人心,在此刻的他看來,依靠利益與目標的結盟,要比依靠著羈絆的結盟更加高效,也更加有用。

  蘭斯洛特推開門,走了出去。

  命運的舞臺已經開始啟動了。

  這座古老城市之中,一樣有無數的人飛了起來,有了此前的例子,已經有所準備的人們并不是很驚慌,而且也沒有同一條心,不愿意臣服于暴君的人遠遠多于希翼伊斯坎達爾能夠保護他們的人。

  在這個世界,在很多的人的心中,所謂的自由,是比生命和安全更重要的事物。

  真是可笑。

  大蛇丸在心里低低的嘲笑著。

  羅蕾萊大義凜然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舞臺,她的演講中貫徹了自由與守護,貫徹了榮耀與輝煌,伊斯坎達爾的回應同樣充斥著身為君王的豪邁與霸道,但是在這場道德制高點的交鋒之中,屬于古人的伊斯坎達爾毫無疑問的慘敗,一些人甚至開始高喊著巴瑟梅羅的名字,渴望這位漂亮的小姐姐能夠拯救他們,甚至在未來守護他們。

  躲起來的大蛇丸清楚的看見,伊斯坎達爾的目光發生了變化。

  身為王,就應該擁有比任何人都強烈的欲望,就應該比任何人都豪放,比任何人都易怒,比任何人都真實,只有這樣才能折服臣子,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人民心生向往和憧憬本應該是這樣才對。

  然而——

  周圍的子民的聲音不斷的傳入伊斯坎達爾的耳中。

  “這種王會害死我們!”

  “我們要自由,要和平!不要戰爭!”

  “憑什么王就要比我們高貴!”

  “什么征服王,這家伙只是獨裁者,是暴君,他以為現在是什么時代!”

  “為什么我們沒有阿爾托莉雅那樣的女王,可惡,我要移民!”

他們對他沒有向往和憧憬,只有嫉妒和厭惡,他們不想知道“王的欲望”,只想要迷失在虛假的和平之中,他們不需要欲望的引導,只渴望他人的拯救  真是可笑。

  伊斯坎達爾深吸一口氣。

  “我是卷起戰亂的王!是忠于欲望的王!是征服一切的王!”他乘坐在馬車上,高舉著手中的長劍怒吼道,“仰慕我吧!蹂躪一切的勝利,才是你們所有人最真實的愿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