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二章:王與子民的羈絆

  阿爾托莉雅握著劍的手掌已經用盡了全力,她感覺自己的熱血在胸腔當中翻滾,這是喜悅,是壓力,是責任。

  曾經的她立于王國的廢墟之中,無聲的哭泣。

  曾經的她甚至質疑自己是否有身為王的資格。

  但是現在。

  這些知道她的傳說的子民,依然將信賴托付在她的身上。

  賭上心愿和一切,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次哭泣!無論是命運還是神,都無法再一次從她手中奪走這個王國!

  阿爾托莉雅身上的光芒似乎在熊熊的燃燒,但星星點點的光芒匯聚不斷的從虛空中匯聚在她的身上,越來越明亮,那些是榮耀,是信念,同樣是她力量的源泉。

  “在這里,在這個國家,無論是誰也無法擊敗我。”阿爾托莉雅大聲的喊道。

  小南的面容凝重了起來。

  她看出了這份璀璨。

  對方的職業,只怕與羅杰有一定的類似,信念越強,力量越強。

  不,不單單是如此。

  那些光點,或許來自于這個國家的子民,不知道是職業的特性,還是某種技能,總之,小南在此時的阿爾托莉雅的身上感受到了磅礴壓力。

  “式。”小南的身形化作符箓散去,“你主攻,要小心。”

  “好。”

  兩儀式向前一步。

  白色的和服與齊肩的黑發在狂風中肆意飛舞,漆黑的眼瞳化為蒼藍色的瞬間,無邊的殺意鎖定了阿爾托莉雅,沒有仇恨,沒有憤怒,甚至沒有冷漠,這是純凈到不可思議的殺意。

  “你不是我想殺的人,但我會全力殺掉你。”

  兩儀式的聲音并不大,卻清晰無比的傳遞到包括參觀者在內的所有人的耳畔。

  這似乎是這種大規模命運舞臺的特點。

  阿爾托莉雅望著這個有著恐怖殺意的少女,心中明白,對方宣布全力殺掉她,是在表達對她的尊敬。

  “吾乃騎士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阿爾托莉雅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劍豪,兩儀式。”兩儀式同樣給予回應。

  下一刻,阿爾托莉雅的身上迸發出猶如海嘯一般的光芒,不,這已經是真正的海嘯,光芒咆哮著沖向了兩儀式,在空中化作一個個手握長槍,騎著戰馬,帶著旗幟的騎士。

  他們是魔力所化的士兵。

  但是卻猶如真正的軍隊一樣,好似每一個人都有著屬于自己的榮耀與意志,這份直面數萬人的壓迫力無比的真實。

  蒼崎橙子甚至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

  魔術師是凌駕于普通人之上的存在,可也同樣藏身與普通人之中,這種壓迫力令蒼崎橙子極為的不適應。

  然而,兩儀式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甚至在那張充斥著中性美感的面龐上,勾起了微笑。

  此時此刻,人格已經切換為兩儀織。

  對于真正的殺人鬼而言。

  人數再多,也只是獵物。

  她的手中握著的長刀泛著血色的光芒,她的身形動了,沒有縱橫天際的劍氣,也沒有山崩地裂的氣勢,更沒有鋪天蓋地的魔力,她就像是一位古代的劍豪,一人,一劍,沖進了萬軍之中。

揮刀、旋轉、斬殺  白色的和服在蔚藍的軍隊之中格外的顯眼,兩儀式揮劍和躲閃的身姿沒有多余的動作,但就是這份干練,配上猶如蝴蝶般飄揚的白色和服與黑色的長發,卻給人一種無與倫比的震撼美感。

  她的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殺意。

  她每一次揮刀都輕易的肢解了大片的敵人。

  令人膽顫,又令人癡迷。

  不要說那些漸漸長大嘴巴的普通人,就算是阿爾托莉雅,在此時此刻都有點沉迷于那種危險的魅力中。

  但她很快反應過來。

  兩儀式距離她越來越近。

  可阿爾托莉雅沒有退讓。

  她是君王,同樣是騎士。

  在萬軍沖鋒之后,她握著自己的長劍,反而朝著那個危險的劍豪沖過去,沖刺動作充斥著千錘百煉的姿態。

  兩個人在魔力構建的萬軍之中碰撞在一起。

  沒有震耳欲聾的巨響,也沒有散開的沖擊。

  因為,阿爾托莉雅的石中劍,斷了。

  毫無阻礙的,兩儀式的長刀的從中間削斷,甚至劃過阿爾托莉雅的發梢,險些將那縷象征性的呆毛斬斷。

  可是,在圍觀者之中卻是響起了一片喧嘩的聲音。

  說起的阿爾托莉雅,無法忽視的就是這柄石中劍。

  它是王權的象征,是神話之中騎士王力量的源泉。

  就這樣輕易的斷了?

  不,不只是斷裂。

  雖然距離很遠,但每一個參觀者都能夠輕易的看清楚戰斗的近況,那柄劍,在阿爾托莉雅的手中化為飛灰消散。

  “我可以殺掉一切。”兩儀式似乎沒有急著補攻,只是平靜的說道,“沒有任何的存在能夠擋住我的攻擊,只要看見了破綻,即便是神也殺給你看。”

  “原來如此”阿爾托莉雅望著她那雙眼睛,有些震撼般的問道,“你說神也能殺,難道是指命運之主?”

  “不,我在祂的身上沒有看到破綻。”兩儀式依然平靜。

  阿爾托莉雅的表情有一點點扭曲,但還是松了一口氣。

  如果是連命運之主都能威脅到的能力,那委實太可怕。

  她伸出手,從虛空之中再一次的拔出了一柄全新的石中劍。

  “我手中的劍,是王權的象征,是子民的信賴。”阿爾托莉雅微微昂起視線,帶著驕傲與榮耀說道,“你可以斬斷有形之劍,但斬不斷子民對我的信賴!只要我一日為王,劍就一日在手!”

  短暫的沉默了之后。

  無數的子民再一次的歡呼了起來。

  無論是十幾歲的少年,還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這一刻都感覺到了體內翻滾的熱血。

  他們不是無能的旁觀者。

  而是女王身后的支持者。

  如果說之前人們對于阿爾托莉雅的熱愛是始于顏值,那么現在,阿爾托莉雅與這個王國真正的開始建立羈絆。

  兩儀式似乎是瞇起了一下眼睛。

  握緊手中長刀,再一次的沖了上去。

  這是一場屬于冷兵器的交鋒,但那仿佛要撕裂一切的劍氣與氣流仿佛在代表她們的實力,每一次的碰撞,阿爾托莉雅的手中都會失去一柄劍,可是她隨之再次拿出一柄劍,竟然跟得上這超越視覺的對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