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四章:這是最后的背刺

  刀控制著她?

  小南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但又好像是情理之中一樣。

  沒錯,她對宇智波鼬始終懷著警惕。

  如果是宇智波鼬在那柄刀上面留下了什么后手,那也是極為正常的,畢竟,對于宇智波鼬來說,第一是自己獲得勝利,第二就是阻止她獲得勝利。

只是這樣一來  難辦了。

  小南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符箓正在不斷的減少,一旦減少到了一定的數量,她的本體就會暴露出來,到時候就必然引來死亡的結局,甚至式也難逃一死。

  身為忍者,不到最后一刻自然不可能放棄。

  小南死死的盯著在戰場上高速閃現,不斷破壞著符箓的羅蕾萊,思索著對策。

  而此刻。

  蒼崎橙子也行動了。

  被刀控制的只是她的人偶之一,也只有力量不足的人偶才會被控制住,而其余的人偶全部一齊朝著羅蕾萊轟去。

  她畢竟是開罐到極限的強者,掌握的技能不在少數。

  羅蕾萊的攻擊速度被干擾了。

  小南抓住機會,以為數不多的符箓狠狠反擊。

  不能拖。

  拖到符箓用光,就是必死的結局。

  “不要到處跑了,給我呆在這里吧。”

  小南咬咬牙,將最后的分身符箓一口氣施展出去,數千個小南同時出現,而每一個小南的手中都捏著一張符箓,雙手飛速的結印。

  在這最后的時候,她選擇忍者的手段。

  紅色的結界從每一個小南的身上涌現。

  彼此交錯,鏈接。

  整個戰場,在短短時間內一層層的結界分割成為一塊塊的區域。

  這是小南最后的手段!

  這種結界自然無法擋住的羅蕾萊的沖擊,可是,也分割了她的領域,拖慢了她的移動速度,甚至找到了她的位置結界崩碎的地方就是羅蕾萊所在的位置。

  “抓住了你!”

  蒼崎橙子的刺客人偶握著匕首閃現沖去,這是真正的空間瞬移技能。

  早已經在肯尼斯的身上見識過這柄詛咒之刃力量的羅蕾萊連忙避開。

  但就在此時。

  小南的符箓似乎終于見底了,她的那分散開來的真身以最后的符箓重新匯聚。

  “又到了最后一擊了嗎?”羅蕾萊瞇起眼睛,手中的細劍高高揚起,“那就來吧,勝利的榮耀必然屬于巴瑟梅羅!”

  與剛剛摧毀宇智波鼬的須佐能乎一樣的技能,數條風龍帶著切割空間的力量分散著朝著小南的本體沖去,完全封鎖了一切行動的區域,避無可避!

  “式。”小南的表情卻異樣的冷靜。

  “嗯,我已經準備好了但可能會失敗。”式在她的體內說道。

  “本來就沒有什么絕對的成功,我已經盡可能做到的最好了。”小南甚至露出了微笑,“只是有些對不起你,明明是同伴,卻沒有辦法保護你。”

  “這就是戰斗,也是我所追求的。”兩儀式的話音落下,手中的長刀舉起,身形已經飛了出去。

  和服的衣衫和長發一起飛舞,森寒的劍意與無盡的殺意融為一體,竟然猶如一塊無暇的冰晶一樣璀璨。

  兩儀式懷中放著的劍玉光芒大盛。

  這一刻,她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就連靈魂中的意識也不復存在,唯一有的只有純粹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的殺意,而這殺意化作了最純粹,也是最恐怖的劍意。

  只有一劍的機會。

  殺意的目標,是猶如風龍一般連同空間也一起撕毀的攻擊。

  在這一刻,就算是沈默也不由瞇起眼睛,就像是看電影看見了高潮的部分一樣懷著略帶激動的心情投入進去。

  一劍刺出。

  在觸碰到風龍的瞬間,這柄不過是普通裝備的劍崩碎了,在空間裂縫中化作了粉末。

  可是劍意,刺穿出去。

  就像是封層數千年的物品重新觸碰空間,又像是頑皮的孩童戳破了巨大的漂浮氣泡。

  冥冥之中似乎有這樣的聲音。

  風龍破碎。

  雖然只是數道風龍之中的一道,但是也為小南獲得了一線生機,她早在兩儀式刺出那一劍的時候,就已經向前,摟住她沖了出去。

  要么生,要么死。

  結果是生。

  那微弱到肉眼都無法看見的死線,被直死魔眼捕捉,并以劍意刺中。

  作為代價。

  兩儀式身上那純粹到不可思議的殺劍意飛速的消退,身形就像是虛脫一樣在短短時間內變得大汗淋漓,甚至肉眼可見的消瘦下去。

  但即便是這樣,羅蕾萊依然不可思議般的睜大眼睛。

  對方最多是剛剛轉職的人,竟然擋住了她的這個初級會員巔峰的紫色史詩級技能?

  同樣經歷過這個過程的羅蕾萊很清楚。

  二者之間的差距,就猶如湖泊與大海。

  “我記住你了”

  羅蕾萊死死的盯著在小南懷中的兩儀式,似乎要將她的相貌印刻在腦海中。

  “這是我無法原諒的屈辱,下次,我一定會找到你,然后獻上贊歌與報復!”

  她不準備繼續打下去了。

  必殺的一擊已經落空,還是被遠弱于自己的人以這般不可思議的表現擋住,那一劍仿佛在重新定義“完美”的標準,更何況,神裂火織的氣息已經在不斷的衰弱,僅僅作為外援的她沒有陪著自己死戰的責任。

  “撤退,今日到此為止。”羅蕾萊的身形閃爍到神裂火織的面前,一抬手就是兇猛的狂風朝著蒼崎橙子握刀的人偶沖去,并非為殺敵,而是為了擊退。

  這種混戰的命運舞臺。

  可以以非認輸的形式撤退,但其實就是默認認輸。

  但就在羅蕾萊護著神裂火織準備撤退的時候。

  余光一瞥。

  驚訝的發現,被自己的暫且擊退的握刀人偶,順勢以恐怖的速度,朝著小南直沖而去。

  刀尖上綻放明亮的火焰,殺意彌漫。

  這一瞬間。

  羅蕾萊似乎是明白了,那個男人并沒有死,只是一直在暗中操控著這柄刀,許多的問題都豁然清晰,比如說為什么一個死掉的會員留下的刀還能有這么巨大的威力。

  所以這一刀,就是叛徒最后的背刺。

  羅蕾萊停下腳步,似乎是想要看看這一刀最后的結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