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二章:勝算在這柄刀上

  沒錯,就是極限交換。

  雙方都在這一秒種內放棄了主要的防御,選擇了進攻,究竟是誰勝誰負,賭得就是時間。

  終于,那炙熱光芒的爆發的余波緩緩的散去。

  整個戰場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完全看不出原本高樓森林的模樣。

  唯有巨大的深坑以及被融化的巖漿遍布大地。

  看上去如末日降臨。

  而小南首先看見的,就是羅蕾萊。

  這個女人微微喘氣,就在她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被撕裂的空間正在緩緩的愈合。

  沒有事?

  小南心下一沉。

  宇智波鼬在那一瞬間來不及防御,只是放出了一個似乎是底牌的攻擊技能,差一點點就可以抹除掉一個敵人,也太可惜了一些。

  那么,宇智波鼬呢?

  小南看向宇智波鼬的位置,那里已經沒有了須佐能乎巨大的身影,因為即便是高度濃縮的查克拉也無法抵擋的空間撕裂的偉力。

  小南只看見了一柄長刀,以及一塊懸浮著的徽章。

  果然死了嗎?

  小南的心中反而是松了一口氣,但也有些古怪的皺起眉頭,在她的眼中,宇智波鼬絕非是一個輕易放棄自己生存希望,甚至在臨死前的還拼命幫她攻擊敵人的人。

  沒錯,宇智波鼬不會幫她。

  這個人的心中只有木葉,而她是木葉的敵人,在宇智波鼬的心中,第一是自己獲取勝利,第二就是阻止她獲取勝利,這一點小南心里很清楚,所以有些無法理解。

  但現在的情況,也沒有讓小南細想的機會。

  無論如何,徽章和刀都在這里,的確像是死后的表現。

  小南看向了最后一處戰場。

  蒼崎橙子的那具傀儡,就立于肯尼斯的面前,只不過,那柄匕首,并沒有刺穿頭顱或者心臟,而只是刺穿了肯尼斯的胳膊。

  甚至傀儡本身,被魔力構成的鏈鎖死死捆住,無法再動彈分毫。

  “看來,是我們贏了。”

  羅蕾萊露出了一絲笑容,即便是她,在獲勝時刻也會感到喜悅。

  這一波極限交換,以己方沒有死亡的情況,解決了對面的一個。

  勝利的天枰已經極大的向她們靠攏。

  “不一定哦。”

  其余的幾個蒼崎橙子忽然出聲,她們都做出了同一個動作,就是從身上掏出了女士香煙放入嘴中,點燃,深吸一口,露出一模一樣的表情,讓人根本分辨不出哪個才是本體。

  也就是話音落下的此刻。

  肯尼斯的表情扭曲起來。

  他捂住自己的胳膊后退了幾步,在那里已經有一道道猶如符咒一般的紋路不斷的從傷口中涌上,即便是洶涌澎湃的魔力也無法阻礙。

  “我這柄匕首,可是紫色稀有級的裝備。”幾個蒼崎橙子異口同聲的說道,甚至連嘴角彎起的幅度都一模一樣,“效果不是破魔,破魔的是技能,這匕首的效果,你們現在知道了,是‘必殺詛咒’啊。”

  “啊啊啊。”

  肯尼斯已經因為疼痛而發出了慘叫的聲音,他感覺自己的胳膊就像是在被烈火燃燒一樣,疼痛直入靈魂。

  在使用了幾個治愈魔法沒有效果之后,他也十分果斷的將整條胳膊從肩膀處斬斷。

  但是,沒有用。

  明明胳膊已經被斬斷了,可是他依然感覺到自己的胳膊在被燃燒,甚至這種痛苦不斷的朝著肩膀處蔓延。

  “我不是說了,是詛咒嗎?”蒼崎橙子又是吸了一口香煙,咂了一聲,“這詛咒是直接作用于靈魂的,并且已經在第一時間遍布整個靈魂,嘖,真的是殘酷。”

  正如她所說的那樣。

  黑色的咒印依然從斷臂處浮現,并且飛速的蔓延至面龐。

忘我的狀態、痛苦的狀態、斷絕的狀態  肯尼斯已經在哀嚎中神志不清,雄厚的靈力在此刻仿佛成為了詛咒的養料。

  羅蕾萊除了遠距離的丟了幾個治愈魔法之后,什么也沒有做。

  不是沒有其余的手段。

  但這依然是在戰場上,敵人不會給她過于專注治療的機會,而且,如果這個詛咒還具有傳染性,那輕易的靠近就會連自己也一同中招。

  完美的貴族不會因為情緒而做出錯誤的決定。

更何況  她并沒有感覺到什么情緒,要說有的話,也只是因為己方失去一個重要戰力而不得不重新判斷戰況。

  肯尼斯最終還是死了。

  他的徽章從身軀中浮現,然后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緩緩的消失,回到了他預定的那人面前,出乎意料的,并非是回到了索拉的手中,而是回到了他家族的親信手中。

  小南略所有感的看了一眼宇智波鼬的位置。

  那里的徽章也消失了。

  只留下了刀還在原地。

  是什么時候消失的,消失的時間是否和肯尼斯徽章消失的時間一樣?

  小南的眉梢微微皺起。

  而羅蕾萊看了眼不遠處羅杰與卡普的戰斗。

  那兩個人一邊戰斗一邊哈哈大笑,甚至聊起了孫子小時候的趣事羅蕾萊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海賊王的兒子竟然是海賊中將的孫子,所以這是“父子切磋”?

  總之,卡普沒法指望。

  “現在,是二對二了。”羅蕾萊看向了小南。

  “還要繼續嗎?”小南同樣看著她。

  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女人,此時此刻的目光觸及之中,卻似乎迸發著激烈的火花。

  那是戰意。

  “真正的戰斗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勝算。”羅蕾萊再次揚起了手中的細劍,話語中徒然洋溢著絕對的自信,“但是,勝利一定屬于巴瑟梅羅!”

  只要將自己做到完美,那勝利就一定屬于她。

  如果沒能獲得勝利。

  那只能說明自己還沒有做到完美。

  這種看似駁論的思維,卻是羅蕾萊堅信的信仰,是她存在的本能。

  所以,在最起碼百分之五十的勝算面前,真正的貴族絕不會逃避。

  而小南,同樣如此。

  “橙子,去取宇智波鼬的刀。”小南對蒼崎橙子說道。

  她的勝算其實不高,因為自從參加這場活動以來,她都沒有什么好的時機去補充自己的符箓,連番戰斗下來,她的符箓已經消耗了很多。

  但是,勝算在宇智波鼬這柄刀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