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七章:肯尼斯與未婚妻

  任何人看見此時的肯尼斯,都會想到四個字。

  意氣風發。

  他此時的穿著早已經不是那一套灰青色的學院禮服,而是一套奢華的魔法師長袍,炫目的魔法紋路時不時的亮起魔力的光芒,帶著玄奧的氣息,一看就是賣相十足的大魔法師。

  肯尼斯的表情更是帶著某種居高臨下的姿態。

  畢竟,此時的他已經超越了先賢,超越了所有的魔術師乃至于魔法師,而成為一名甚至足以被冠以“法神”稱號的大魔法師。

  “竟然這么輕易就被突破了結界,遠坂家主,你這套結界實在是過于簡陋。”肯尼斯沒有關注地面上的卷軸,反而看向周圍的結界,一抬手,虛空中的法杖從手中出現,霎那間,一層層令人眼花繚亂的魔力以某種特定的玄奧方式流動。

  短短時間內。

  單單結界,就布置了整整十八層,層層相扣,更是混有虛妄、煉獄、警示等等不同的功能。

  這并非只是一個技能。

  而是數個魔法技能完美而又契合的相接一起。

  哪怕是遠坂時臣,也只能在心中感嘆,這位礦石科的君主不負天才之名,獲得異世界的魔法不過數天的時間,竟然能夠使用到這種程度,他在魔法上面的才能已經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境界。

  肯尼斯自己對自己的杰作也很滿意。

  在他看來,這幾個魔法之間的組合,威力已經不下于一個紫色史詩級的技能,于是視線裝作不經意般的瞥向自己的未婚妻索拉。

  索拉愣了一下。

  然后露出了一副驚嘆的表情。

  肯尼斯立馬心滿意足。

  沒錯,他并非是在遠坂時臣面前賣弄,而只是期待自己心愛的未婚妻的驚嘆表情。

  ——從這一方面來說,他無比的感激著那個徽章背后的存在。

  因為從他擁有著如此龐大的力量之后,他自己覺得他在索拉心中的地位直線上升。

  “肯尼斯。”羅蕾萊忽然抬起頭,對肯尼斯直呼其名,“我還是建議,你應該讓索拉離開,身為優秀君主的你在索拉的面前幼稚的就像個幾歲的孩童,她在這里會嚴重影響你的判斷。”

  這一點,可以說除了肯尼斯以外誰都看的出來。

  羅蕾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說。

  所以索拉的表現非常的熟練,她只是忽然攥緊了一下肯尼斯的衣袖,露出一副黯然且泫然欲泣的模樣。

  肯尼斯只覺得熱血涌上腦海。

  “索拉是我未來的妻子,請注意你的言行,巴瑟梅羅家主!”肯尼斯覺得自己此時的表現就像是一位完美的丈夫,他對著羅蕾萊怒目而視,“你我同為十二君主之一,此刻更是唯二的獲取了恩賜的君主,我希望你能夠保持對我妻子的禮儀。”

  “如果她真的成為你的妻子,我會的。”羅蕾萊看了眼肯尼斯,眼里的不屑一閃而過。

  她曾經見過肯尼斯一面,那時的他還沒有未婚妻,顯得高傲而又彬彬有禮,一舉一動都有大家風范,給了她不小的壓力。

  但此時,他的表現真的就像是一位低齡兒,甚至到了為了些許近乎沒有的歡心而不顧大局的地步。

  她提議讓索拉離開,正是覺得索拉在這里不但毫無作用,還會嚴重拖累肯尼斯的判斷。

  可是很顯然。

  肯尼斯在涉及到了索拉的時候,判斷力已經低到幾近于無的地步。

  羅蕾萊將注意力放在手中的卷軸上面。

  “的確是敵方陣營丟來的,他們之中似乎并不團結,不但給出了位置,還列舉了詳細的人員信息。”

  “可能是陷阱嗎?”肯尼斯似乎有著十足的表現欲望,他再是看了眼索拉,帶著自信的表情說道,“不過,即便是陷阱,我們也可以將計就計,我有一個技能可以悄無聲息的將大片區域封鎖起來,屆時,無論是戰斗還是撤離,都會游刃有余。”

  “封鎖嗎?”羅蕾萊眼眸微亮。

  的確,如果這份信息是真的,那就趁著對方其中一人還未轉職的時候打上門去。

  如果是陷阱,那只要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哪怕陷阱也可以當做餡餅吃進肚子里。

  最關鍵的是。

  身為貴族主義者,羅蕾萊不是很喜歡謹慎,正面擊潰才是彰顯貴族風范的做法。

  “我去和王匯報。”遠坂時臣點點頭,然后有些遲疑的說道,“不過,王未必會一起前去。”

  “去匯報吧。”羅蕾萊面無表情。

  對方的陣容之中出現了矛盾,她這里又何曾是一條心。

  別的不說。

  單單那位王者的三個分身之間,就時常抱有意見矛盾。

  指望那位王會按照他們的安排出擊是鍵不可能的事情。

  還有貞德。

  這位圣女大人雖然接受了她的贈予,但并不打算為她而戰,只是答應會出手庇護平民,避免這場戰斗對一般人的生活產生太大的影響。

  這么一算。

  她這邊確保出手的頂級戰力,竟然只有她、肯尼斯、卡普三人。

  如果肯尼斯愿意為Lancer支付獲取恩賜的資金就好了,但是,肯尼斯明顯對自己的從者懷有不滿。

  羅蕾萊感受到了壓力。

  但她什么也沒有說,只是拿著卷軸轉過身走向自己房間,無論什么樣的情況,她都必須做到完美。

  另一方面。

  肯尼斯也帶著自己的未婚妻走到自己房間門口,而就在他準備向索拉道晚安的時候,索拉忽然跟著一起走了進來,徑直坐在了床上。

  肯尼斯的呼吸一下子加重了。

  “索,索拉?”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說話結巴。

  難道說,索拉終于明白了他的優秀,忍耐不住了想要對他傾訴愛意?

  “肯尼斯。”

  索拉喚了一身肯尼斯的名字,沒有什么特別的語氣,但已經讓肯尼斯心里一酥。

  肯尼斯也很快發現。

  自己未婚妻的眉梢輕皺著,讓他無比心疼。

  “巴瑟梅羅家主似乎對我很不滿。”索拉一副不安的模樣。

  “你不用擔心。”肯尼斯立馬說道,“你是我未來的妻子,地位比起她來也沒有差太多,更何況,羅蕾萊一貫都是這樣,實在是太過自傲了,即便是對待其余的君主也同樣如此。”

高速文字章節列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