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六章:是成熟的二五仔

  像小南這樣的忍者,本不應該輕易的相信別人。

  但她的本質,依然是溫柔的。

  不如說正是因為身為忍者的自私、狡猾、殘酷,才讓她的這份溫柔顯得更加珍貴。

  可是,小南的溫柔表情也沒有展現太長的時間。

  “既然已經有人拿了b首殺,那我們也不能再耗下去了。”她看向宇智波鼬和羅杰,又變回了那副冷冽的模樣。

  蒼金色的眼瞳中帶著某種似乎在燃燒般的干勁。

  她要結束這場活動,并且以勝利來歡迎新同伴。

  “獲取勝利的條件,其實不是殺光其余的人,而是奪取圣杯。”宇智波鼬開口道,“但是現在,誰也不知道圣杯在哪里,我猜,還是要減員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是只剩下最后二人的時候,圣杯才會出現。”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宇智波鼬的目光也看了眼沈默。

  但很可惜。

  沈默只是微笑著,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想要從幕后官方這里“偷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失敗了。

  即便是宇智波鼬,這個時候也有些頭疼。

  他不懼怕任何對手,任何對手都會有弱點,但是,因為沈默這種存在的忽然動作,讓小南多出了兩位同伴這種事情,就像是裁判在故意給某一方增加優勢一樣。

  現在宇智波鼬要擔心的,不是怎么解決掉其余會員。

  而是解決掉其余會員后,他要怎么面對小南這邊的三個戰力。

  那么只有想辦法讓這邊減員了。

  宇智波鼬某種程度上說,也是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

  為了保全木葉,他可以殺掉全家,為了讓弟弟成長,他甚至可以殺掉自己。

  而此刻,他的目的就是獲取勝利,為弟弟爭取優勢。

  沈默瞥了他一眼。

  果然是成熟的二五仔。

  但他什么也沒說,又是喝了一口茶,表示自己只是個旁觀者。

  其實,讓兩儀式和蒼崎橙子過來,給小南增加了巨大戰力,看起來似乎是有失公平,但是,也可以說是小南自己抓住了機會,付出了誠意與努力,將這二人爭取到自己身邊。

  此刻。

  小南也在思索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而聽見宇智波鼬的話后,她也有了決定。

  “等到式成功轉職后,我們這里就等同于有了五個頂級戰力,那也不需要特別準備什么了,堂堂正正的找上去就行。”

  “這才對嘛。”羅杰自然是支持這種方案,他拍手笑道,“反正都是打架,不如直接打,卡普就交給我,我早就想看看他有沒有什么長進。”

  似乎是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沈默依然只是微笑。

  不過心里卻是偷笑。

  這里也就是羅杰會天真的以為小南打算就這樣打上去,這個團隊現在已經是各懷心思了,更何況,即便是人數,也未必比上另一邊的團隊。

  沈默的視線,看向了遠坂府邸。

  那里,羅蕾萊正在接待肯尼斯。

  肯尼斯同樣是時鐘塔十二君主之一,雖然高傲、自負,但是十二君主之間早已經是緊密相連,牽扯不清,他自然是帶著自己的從者與羅蕾萊站在了一起。

  再加上貞德與卡普。

  這一個團體,無論是財力還是人數,才是此時的最強團體。

  此外。

  還有躲在韋伯的身體中,借助韋伯的身體加快恢復身軀的大蛇丸,也不甘就這樣失敗的借由自己控制的間桐臓硯找來了間桐雁夜,趁著他還沒錢開罐子,直接從他的手中將狂戰士搶了過來。

  “等我去弄些財富來,就讓你開罐。”大蛇丸沙啞著聲音看著這個全身被漆黑鎧甲包裹住的戰士,陰冷的笑著,“你可得感激我啊。”

  另一邊。

  亞瑟王阿爾托莉雅在歐洲同樣掀起了波瀾。

  實際上她也沒有做什么。

  而是那些魔術師家族自己找了上來。

  圣杯戰爭發展到了這種地步,即便是普通人都有種世界是不是變了的驚嘆,更不用說這些魔術師家族,他們在聽聞了時鐘塔的君主參與進去之后,自然不愿意就這樣拉下這個機會。

  錯過世界的變化。

  前往歐洲的阿爾托莉雅和愛麗絲菲爾,就成為了他們的目標。

  甚至就連伊斯坎達爾也是。

  有的是人打著“臣服征服王”的名頭,投靠在這位有著獨特的王者魅力的王者身后。

  每一位開罐到極限的開罐者,都為沈默提供了數億的交易點。

  而他,也趁著這幾天賺的這一大筆錢,將自己的實力再次提高了一個檔次。

  現如今,沈默的精神力修為已經到了真正的恒星階,扭曲現實的能力也真正的提高了創世的級別,此時的他即便想要創造出一顆地球,也只是耗費些許時間的問題。

  創造星球與毀滅星球,可是完全不同等級的難度。

  心情大好的沈默也沒有繼續閑逛,而是回到了自家的小房子,以上帝視角看著這些玩家們,誰才能夠取得真正的勝利。

  就是在兩儀式感悟劍意的第三天夜里。

  遠坂時臣家的結界,忽然有了觸動。

  “是誰?”

  正在辦公的遠坂時臣瞇起眼睛。

  拿起自己的法杖,準備親自去看看。

  他現在已經沒有弟子能夠代替去查看了,之前的戰斗中,他那個被邪神蠱惑并且給了他一刀的弟子,迷失在了擊敗er后的空間亂流中,連著n一起不知所蹤,被認定為死亡。

  普通魔術師無法抗住那種空間亂流的。

  而在現如今的這個府邸。

  他的地位最低。

  遠坂時臣最好了叫醒其余人的準備,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結界被觸動的地方。

  那里,只有一個被苦無插著的卷軸。

  “苦無是那兩個人嗎?”

  遠坂時臣是知道宇智波鼬和小南的,目前確認退場的兩位頂級強者,全部都是死在他們手中。

  懷著警惕心,他沒有去觸碰這個卷軸,而是去叫醒了羅蕾萊。

  現如今,羅蕾萊的到來雖然讓他開了更多的罐子,但是,依然遠沒有達到頂級的層次,不謹慎對待的話,很有可能在大意之下直接退場。

  羅蕾萊醒來,其余聽到動靜的人也大多醒來。

  肯尼斯與他的未婚妻是第二批到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