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章:有可能成為同伴

  兩儀式與蒼崎橙子跟隨著小南二人回到了她們的臨時基地。

  羅杰依然在這里大吃大喝。

  “怎么出去一趟,多了兩個人回來?”

  羅杰打量著兩儀式和蒼崎橙子,滿臉的好奇。

  “她們有成為會員的潛力。”小南簡單的說道。

  “會員?”

  蒼崎橙子終于明白小南帶她們回來的原因。

  想必,會員就是指那位“神”的下屬這樣的身份吧。

  難怪,像這樣實力無比強大的人,一般沒有可能會如此在意她們兩個弱小之人,可是,究竟是從哪里看出她們有成為會員的潛力,會員又究竟有著什么樣具體的含義。

  蒼崎橙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鏡,她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現實,并恢復了平時的冷靜。

  再怎么說,也是在時鐘塔的指定封印中潛逃了數年的冠位人偶師。

  所以眼下,先盡可能的獲取信息。

  蒼崎橙子似乎想說些什么的時候,小南卻先一步開口道:

  “想要問什么就直接問吧,只要是能回答的,我都會回答。”

  “那我就直接問了。”

  蒼崎橙子想了想,直接摘下自己的眼睛,只一瞬間,就像是解除了某種人格封印一樣,臉色神態和語氣帶上了冰冷的感覺。

  “你希望我們為你做什么?”

  她雖然還不熟悉小南的性格,但也不相信會有無緣無故的親近。

  更何況,面前的女人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實在是很難就這樣信賴。

  小南眉梢微挑,也不知道是因為蒼崎橙子的變化,還是因為這份毫不掩飾的提防。

  但她忽然嘆了一口氣,與蒼崎橙子的變化完全相反,眉宇之間的冷漠褪去,竟然有幾分變得溫柔起來。

  “我想看看,你們有沒有可能成為我的同伴。”她這樣說道,連語氣也柔和了幾分。

  此時的小南,仿若在真正的同伴面前的小南。

  很顯然,她也意識到。

  冰冷著自己是無法找到像曾經的同伴那樣真正的同伴的。

  羅杰卻有一些看呆了,連手上的燒雞都忘了啃,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小南這個模樣。

  從當初命運舞臺中干掉青雉時開始,小南就一直是給人種冷酷卻不近人情的感官。

  而她面前的蒼崎橙子面對著小南那溫和的目光,一時之間竟然無法辨別這句話是真是假,可她很快意識到了重點。

  “差距太大,是無法成為同伴的。”蒼崎橙子客觀甚至是有些刻薄的說道,“以你的實力,我們根本幫不上你的忙,甚至只有拖后腿的份,這是很直觀的事實。”

  兩儀式在一旁沒有怎么開口。

  她其實不是很在意這種事情。

  她現在,只想要填補心中的空洞,或者用廝殺和戰斗來找回活著的感覺。

  小南搖搖頭,道:“在你們看來,我們此刻的實力差距,或許真的大到了無法比較的程度,但是,在‘神’看來,我們都是一樣的弱小,這份差距也小到接近不存在的程度。”

  她這句話,蒼崎橙子聽懂了。

  即便是摘下眼睛的蒼崎橙子,也感覺到呼吸一滯。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  在“神”的手下,她們也能夠輕易的達到面前這些人的程度?那種毀天滅地一般的力量,竟然還只是“弱小”的級別?

  這里是戰斗力無限崩壞的漫畫世界嗎?

  “我似乎只能夠相信你的話。”蒼崎橙子的氣勢似乎是泄了下去,她仰起頭,給自己戴上眼鏡,語氣也變得婉柔起來。

  小南明顯對這份變化有些好奇。

  她遲疑了一下,問道,“眼鏡,能借我試試嗎?”

  蒼崎橙子一愣,很快明白了小南的意思,有些意外的搖搖頭,笑道,“眼鏡不是重點,重點是自我暗示,隨便拿一個標志物暗示自己,取下和戴上時切換不同的心理,多試幾遍就能做到我這樣了,不過很容易變成連自己也無法分辨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的狀況。”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小南點點頭,倒也沒有變回冰冷的模樣。

  眼鏡或者這種切換性格的手段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們找到了一個契機,一個彼此間相處的契機。

  所謂的交朋友,就是在一個契機之上再不斷的熟悉,磨合。

  不過,小南看了眼一聲不發的兩儀式,似乎也有一些苦惱。

  這位少女說不定與她合不來。

  實際上,兩儀式的確不懂得怎么交朋友,不如說恰恰相反,她總是想要遠離其余的人,因為她與其余的人仿佛不是在同一個世界里生存的一樣。

  但此刻。

  也只能夠暫且留在這里。

  這一留,就是一個星期。

  沈默勉強安撫住了那兩只抑制力蘿莉之后,沒有急著去找來兩儀式二人,反正來到了這個世界就等同于是進了他的口袋,他也不急。

  這一個星期之中,蒼崎橙子似乎在以自己的方式不斷的熟悉這個世界。

  而兩儀式,就是每日過著單調的生活,吃、喝、練習劍術,睡覺,好像只是她一個人就能夠像這樣感覺不到絲毫寂寞的度過一輩子。

  在這一個星期度過之后。

  蒼崎橙子單獨的找到她。

  “我在這個世界,發現了另一個你,當然,也還有另一個我。”這是蒼崎橙子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我去殺掉她。”兩儀式拔出了自己的匕首,光滑的刀身反射著她那蒼藍色的模樣,“如果她是我的話,肯定是一樣的想法。”

  沒有理由,兩個兩儀式見面后,一定是廝殺,而且一定只能活一個。

  這就是兩儀式,這就是殺人鬼。

  “沒有去的必要。”蒼崎橙子并不奇怪兩儀式的反應,她搖搖頭,“那個你,似乎沒有雙重人格,也沒有直死魔眼,而且已經結婚了,和黑桐干也,還有一個女兒,正作為兩儀家的現任家主過著平凡的生活。”

  兩儀式沉默了片刻,將匕首收起來,坐回到床上,吐出了一個詞:

  “無聊。”

  “這是好消息,最少證明了你是獨一無二的。”蒼崎橙子點燃了一根香煙,“我就不同了,那個蒼崎橙子和我除了外貌不一樣,性格、能力、經歷什么的,都基本一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