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八章:兩儀式穿越體驗

  黑暗,無盡的黑暗,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醒著還是昏迷,蒼崎橙子和兩儀式二人只感覺身子在黑暗中被不斷的拉扯著。

  仿佛只是一瞬間,又仿佛過了很長的時間。

  眼前豁然明亮。

  蒼崎橙子看見了太陽,第一反應就是自己沒有死,但還未等她有什么感受,就聽見猶如無數炸彈一齊炸響的巨大轟鳴聲。

  她的嘴唇毫無形象的張大。

  因為她看見,一個有山岳般高大的紅色巨人,被無數的鏈鎖死死的捆住,它在掙扎,在怒吼,而剛剛那仿佛連耳膜都一同炸串的巨響,不過是掙扎時攪動的空氣。

  她又看見。

  一道道符箓就這樣帶著漆黑的裂紋朝著巨人狠狠轟去。

  每一道,都在那仿佛是由光芒組成的盔甲上留下缺口。

  這是什么?

  諸神之戰?

  即便是蒼崎橙子這樣的冷靜而博學的魔術師,此時此刻也覺得自己的世界觀瀕臨毀滅。

  哪怕是神代時期的諸神之戰,也不會有這種駭人威勢!

  她看的清清楚楚,那充盈在巨人身上的光芒,分明就是某種高濃縮的魔力,隨便一個巴掌的分量,就足以將任何魔術師的任何魔術撕成碎片。

  “你怎么樣了?”旁邊忽然傳來了聲音。

  蒼崎橙子轉過頭,發現兩儀式就呆在她的身邊,依然是那身病服,甚至就連受傷的胳膊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終于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似乎讓蒼崎橙子回過神來。

  從口里面憋出了一句話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顯然。”兩儀式卻顯得出奇的冷靜,她指著面前那一道道帶著漆黑裂紋的符箓說道,“我們是被卷入了,那種攻擊,連空間也一起撕裂。”

  “撕裂空間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蒼崎橙子的喉嚨吞咽著口水,看著平靜的兩儀式,第一次厭惡自己所擁有的知識。

  撕裂空間,那是人類借助科學也無法做到的事情。

  換句話說,已經超越了魔術的范疇,而是“魔法”。

  “小南,你殺不了我的。”

  那巨人忽然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黑色的火焰嘭的一下燃燒起來,連空間都被扭曲,那由能量構成的鏈鎖上霎那間布滿了黑色的火焰,整片空間猶如一片火海。

  蒼崎橙子的心臟再是劇烈的跳動起來。

  她對危險的直覺告訴她,這種絕對不是一般的火焰,哪怕只是沾上一點點,也足以徹底摧毀她的這具身軀,甚至是靈魂,面前卻是一整片火海!

  這究竟是什么啊!

  諸神時代有這樣的巨人嗎?還是說她來到異世界?

  不,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

  “我們不要呆在這里了,被卷入進去的話,有多少條命都不夠。”蒼崎橙子對著兩儀式喊道。

  但是兩儀式卻搖了搖頭,“不會被卷入的。”

  她伸出手向前,在那里,有一道半透明的墻體,將她們二人隔絕于戰場之外。

  同樣的,在她們的身后也有一道。

  阻斷了她們逃離的路線。

  就像是被強迫的留在這里,觀看著這一場盛世大戰。

  宇智波鼬借由黑色的火焰灼燒著限制自己的鏈鎖,巨人揮舞著巨刀,可怕的劍氣在霎那間席卷了整片空間,空氣已經變得亂七八糟。

  蒼崎橙子已經震撼到麻木的地步。

  她可以保證,將任何一位魔術師丟到這片戰場上,都會在一瞬間被那數千攝氏度高溫且無比尖銳的空氣撕成飛灰,半點也不會留下。

  “這是神的戰場嗎?”兩儀式似乎也被眼前瑰麗而壯觀的場面震撼到了,她的直死之眼依然開著,但是能夠看見的死線卻極為的稀少。

  如果織還活著,這個時候應該非常喜悅和興奮吧。

  “神的戰場?我覺得神也比不上。”

  蒼崎橙子哆哆嗦嗦的點燃了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大口,似乎這才壓制住內心的震動,恢復了一些平時的冷靜,她拿手指敲了敲面前的屏障,“如果沒有這個結界保護,這場戰斗僅僅是余波就足夠擊毀整個國家,神要是有這種水平,我們的世界早就在神代時期結束了。”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如何,但是,看著面前這種超越了想象極限的戰斗,忽然有種,哪怕就這樣死了,似乎也不虧的感覺。

  而就在此刻。

  一個女人的聲音忽然從戰場中傳來。

  “多出了兩個觀看者,到此為止吧。”

  “沒錯。”宇智波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立馬順著小南的話說道,“她們是從空間裂紋中出來的?倒是很少見,那就到此為止吧。”

  頃刻間,遍布整個空間的黑色火焰如同潮水般褪去,蒼崎橙子和兩儀式清楚的看見,那巨人也不斷的收縮,如此龐大到難以想象的能量最終卻歸于一位青年的體內,而另一位女人靜悄悄的立于半空中,淡金色的眼瞳朝著她們看來。

  不打了?

  蒼崎橙子手中的香煙快要燙手了都沒能感覺。

  她忽然意識到。

  如果在這里死掉的話,她制作的那些人偶替身恐怕無法接受到本體的靈魂和記憶吧。

  接下來,自己即將面對此生遇到的最大危機!

  小南沒有結束掉命運舞臺,而是緩緩的朝著兩儀式二人飛去,就這樣立于結界之外。

  這兩位,就是那位先生給予指示的原因?

  她無聲的觀察著二人。

  此時此刻。

  沈默卻沒有顧得上關注她們,他正在面對著抑制力的怒意。

  “我又沒有違背規定,這一切你們看見了,都只是巧合而已。”

  “什么?送回去?不可能!”

  “協議里面說的很清楚,到了這里,就是我的人了。”

  “放輕松,換一種思路想,我把她帶走,那不就連接不到你們世界的根源了,你們也不用擔心會有魔術師通過她進出根源了。”

  “另一個世界的命運?我只是借用這個世界,其余世界我不管”

  這個世界的抑制力只是有淺顯的自我意識,如果她們不是小蘿莉而是成熟的大人的話,大概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但很可惜。

  只要沈默緊抓規則,據理力爭,區區蘿莉,不過如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