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四章:我和世界有協議

  最先反應過來的卻是羅蕾萊,她只呆滯了一瞬間,就立馬轉身,單膝下跪,以一絲不茍的覲見禮儀念誦道:

  “獻以巴瑟梅羅最崇高的歉意與敬重,偉大的命運之主。”

  舉止老練,反應快速,甚至包括努力壓制的顫抖在內,足以讓任何上位者都挑不出毛病。

  反而讓其余的人有些不適應。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要行禮,包括此前對禮儀不屑一顧的金閃,此刻也是難得的不安著。

  金閃再怎么傲慢,也明白自己此刻是在這位大人的名下追尋著未來,更不用說,獻祭時看見的那些星海崩碎的大恐怖,已經壓制住了他在沈默面前的傲慢。

  在遠比自己強大且高貴之人面前傲慢,那不是王的智慧,是雜修的愚蠢。

  其實沈默自己也是一愣。

  他雖然有時任性且高高在上,但是面對著中意的角色還是更習慣于擺出隨意且易相處的態度,冷不丁的像這個樣子被人跪下來供奉,還真是有一些不習慣。

  不過,他很快明白了羅蕾萊的態度。

  這位少女缺乏情感,就像是恪守“完美”二字的機器人。

  還不是那種壓抑著情感,而真的是本性如此。

  “起來吧。”沈默隨意的說道。

  “是!”

  羅蕾萊站起來,但依然低垂著視線,雙手自然垂下,以臣下的禮儀站立在沈默的面前。

  這并意味著她的臣服。

  只不過是貴族面對著更高貴之人的禮儀,是“完美”的一部分。

  不過,能夠讓無比高傲的大小姐擺出這樣乖順的姿態,某種程度上倒是很滿足虛榮心。

  沈默就這樣隨意的在沙發上坐下來。

  視線環顧了一圈。

  每一個被他看著的人都有一些拘束和不安,哪怕是卡普與貞德也是一樣,這與剛剛羅蕾萊的下跪有很大的關系,那仿佛在提醒著他們面前之人的身份。

  “你們可以選擇各自習慣的態度的對待我,沒關系的。”沈默輕笑道,“有的人將我視為神祇而滿懷依賴,有的人將我視為惡魔而充滿恐懼,也有人將我視為上級、恩人、兄長、好友對我而言都沒有什么太大的差異。”

  這一句話,讓其余的人從羅蕾萊的舉止中拉離了出來,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氣。

  要不然,還真不好確定要不要跟著一起跪下去。

  “先生倒是好雅興。”

  金閃換了一個他能夠接受的稱呼,翹起來的二郎腿也悄無聲息的放下來,甚至從自己的寶庫里面拿出了一瓶絕佳的美酒。

  沈默眼眸微亮。

  “來,給我嘗嘗。”

  “請。”金閃主動倒了一杯雙手遞過來。

  如果遠坂時臣在這里,絕對會瞪圓了眼睛,這可不是賢王或者幼王,絕對高傲的王竟然會主動為別人倒酒!?

  原來不是王高傲,而是其余人沒有那個資格讓王舔。

  沈默接過來喝了一小口,瞇起眼睛,贊嘆了一聲道:

  “作為凡酒來說,已經是頂級了。”

  “凡酒?”金閃有些詫異。

  這可是他最頂級的美酒,是寶庫中也相當稀少的珍藏,普通人能夠和一小口,此身就注意無病無災。

  卻只是凡酒?

  不過想一想面前這位的身份,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

  “還是嘗嘗我這里的美酒吧。”沈默直接從商城中取了一小瓶放在桌子上,“以你們的實力,也只能喝這種檔次的了,還不能喝多,一個人最多一小杯。”

  話音落下,瓶塞自動打開,一股難以形容的醉人酒香霎那間彌漫著整個房間,甚至伴隨著某種令人心醉的力量。

  在場終最弱的二人,羅蕾萊和貞德,僅僅是嗅到了酒香就已經是面露紅暈,雙眼迷離,似醉非醉。

  “這種酒”卡普很吸一口酒香,陶醉中也面露糾結,“不太敢喝啊,這要是喝下去了,以后豈不是再也品嘗不了其余的酒。”

  “品嘗不來又如何。”金閃已經開始給自己倒了,“不是最好的酒,不喝就不喝了。”

  他喝的一直就不是酒,而是那份尊貴。

  沈默輕笑著搖搖頭,似乎對這種酒毫無興趣,只是看向羅蕾萊,問道:“你似乎想要找我?如今我已經在這里了,想問什么就問吧。”

  “是!”

  羅蕾萊已經是面露酒暈,但還是努力的站立著,甚至連站姿都極為恪守禮儀。

  她調動魔力,卻依然無法讓自己清醒下來。

  卻也不想在以這種似醉非醉的狀態覲見神祇,交涉此世的命運,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怎么樣才好,無論心境和表情都與過去的“完美”完全不同。

  在沈默眼中,這種紅著臉糾結與掙扎的模樣,倒是別有一番趣味。

  但還是揮了揮手。

  霎那間,紅暈褪去,恢復了清明。

  “感謝偉大的命運之主。”

  羅蕾萊心中松了一口氣,這可是在神的面前,要是失了禮,對她而言是此生都無法忘卻的恥辱。

  “無妨。”沈默卻不在意的搖搖頭,笑道,“之前在馬路上,我就注意到了你,雖然你不是圣杯的參與者,但是單單心愿的強度而言,你其實有資格向我獻祭,并獲得恩賜。”

  這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原本就是在招收內測玩家,看見中意的就找上門去。

  對于沈默而言再正常不過。

  但是聽到羅蕾萊的耳中,就像是自己被神選中為神子一樣震動。

  她內心掙扎,廢了好大的毅力,才從這種誘惑之中掙脫了出來。

  “偉大的命運之主。”羅蕾萊保持著尊稱,依然低垂著視線恭恭敬敬的說道,“我為您的垂青而感到萬分榮幸,但是此刻,我所代表的是此方世界的數萬魔術師,乃至于數十億的普通人民。”

  禮儀歸禮儀,尊重歸尊重。

  但這并不代表著羅蕾萊就這樣徹底臣服。

  她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是來解決危機。

  “我自然不會允許人類出現危機。”沈默明白她的意思,笑容不變,“我與你們這方世界的那兩只小蘿抑制力之間還是有協議的,這一處世界線已經借與我作為活動場所,只要保證不讓文明傾塌,世界毀滅,其余的都任我施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