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二章:這是場多方會談

  大蛇丸失蹤之后,小櫻一直魂不守舍,卡普廢了好大的勁才讓孫女哭出來,聽著她那發泄般的哭訴,終究是怒不可遏的找來教訓她這個老爹。

  躺在地上的遠坂時臣聽完卡普的話,整個人都懵了。

  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樣?

  小櫻在間桐家遭了罪?

  “間桐家族與我遠坂家族時代交好,也答應將小櫻作為繼承人培養,怎么會虐待小櫻,難道是間桐家其余的人?”遠坂時臣依然不敢相信般的看著小櫻。

  這個時候,他想的依然是間桐家其余人的所作所為。

  “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個間桐臓硯是什么人,也敢把小櫻送過去?”卡普揮起拳頭就想再打。

  但是這一次依然沒有打下去。

  因為小櫻抱住了他的大腿,連連搖頭。

  “爺爺,不要打了。”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遠坂時臣已經皮青臉腫,看起來極為凄慘,哪里還有之前風度翩翩的模樣。

  遠坂時臣沉默著。

  他終于意識到,這其中或許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起身從地上爬起來,先對羅蕾萊道歉:

  “萬分抱歉,讓您看見失禮的一幕。”

  “無妨。”羅蕾萊一揮手,她根本就不在意這些小事,目光只是放在卡普的身上,邁步走了上去,按照魔術師禮儀行禮道,“我為阿瑟梅羅家主,此世十二魔術師君主之一。”

  雖然知道面前這個人只怕一拳就可以秒殺她,但她的一舉一動,不見絲毫膽怯。

  卡普看向她。

  “君主,那就是國王的意思嗎?”他一抬手,身后的正義披風無風自動,臉上燦爛的笑容也仿佛帶著某種豪雄般的威勢,“老夫乃海軍中將卡普,當然,是在老夫的那個世界。”

  “還請卡普中將進內一敘。”

  羅蕾萊保持了完美的禮節,甚至將卡普視為更高貴的存在發出了邀請。

  這讓周邊的魔術師們,包括了遠坂時臣大吃一驚,掩蓋不住駭然目光。

  他們可是知曉這位阿瑟梅羅的家主是何等的高傲,即便是對待其余同為君主的存在,也大多不屑一顧,唯有第一法的持有者才被視為能夠與其平起平坐的存在。

  而現在竟然持低一級的禮節。

  面對著異世界的強大力量,即便是這位羅蕾萊也不得不低頭嗎?

  卡普卻沒有在意這么多,既然別人邀請了,那他就進去就是了。

  金閃·吉爾伽美什也微微點頭。

  “看來你讓本王稍微愉悅的份上,就特許你進入本王居所,為此感到榮幸吧。”金閃的身形消失在路燈上,下一刻,竟然換了一身便裝,直接出現在貞德等待著的會客室中。

  貞德被嚇了一跳。

  看著這位高傲的最古之王,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索性就不說了,就這樣努力挺直了胸膛坐著。

  不多時。

  遠坂時臣帶著卡普與羅蕾萊進來。

  貞德再嚇了一跳。

  “遠坂先生你的臉?”

  “沒有關系。”

  遠坂時臣艱難的擠出這句話,還漏風。

  然后就匆匆離去。

  無論如何他也無法用這種模樣坐在王和羅蕾萊的面前。

  先去療傷,再和小櫻好好談談。

遠坂時臣想起小櫻,微微捏緊拳頭,父親的責任,可同樣是在他守護的榮耀之中,所以才會為了小櫻的魔術未來而將她送出去,但如果  他內心微沉。

  此刻,會客室中就只剩下幾人。

  貞德有一些茫然。

  她原本以為就只是要和羅蕾萊見面,但沒想到會多了最古之王與卡普中將。

  猶如是多方會談。

  終究,還是羅蕾萊率先開口道:

  “見過最古之王,見過貞德圣女。”

  這種場面對于羅蕾萊而言其實也是第一次,因為這里每一位的身份地位都不在她之下,論實力,更是她最弱小。

  “不需要太客氣了,羅蕾萊小姐。”貞德松口氣,有人開口就好。

  “不,這是必要禮節。”羅蕾萊面容嚴肅。

  “禮節的意義只不過是為了令王愉悅。”金閃端起一杯葡萄酒,翹起了二郎腿靠在沙發上,輕蔑的看了她一眼,“像你這樣無趣的人,即便是在完美的禮儀也是對本王的失禮。”

  羅蕾萊的呼吸一滯,眼底帶著一份憤怒。

  但沒有出聲反駁。

  她終于感受到了來自最古之王的壓迫力。

  因為即便這種毫無風范禮儀的動作神態,在金閃身上坐起來卻渾然天成,好像這才是禮儀一樣。

  甚至讓羅蕾萊的內心有些慌亂,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應該怎么做才算得上完美。

  但她很快控制住。

  無論如何,慌亂肯定是有違完美的。

  所以她不再關注禮儀,說起了正事。

  “我此次前來,是代表此方世界的魔術師君主,與諸位英雄之靈,以及異界強者,進行會面,確認此次圣杯戰爭對我等世界的影響,是危機,還是機遇。”羅蕾萊的背脊筆直,面容嚴肅,仿佛她的身后真的站著整個世界一樣。

  某種程度上,她也的確有這個資格。

  因為她身后不單單代表著時鐘塔,更是代表著整個魔術師協會。

  “影響嗎?這倒不用擔心。”卡普抬手一揮,“我們只是過來打架的,分出了勝負之后就會離開,也不會大肆傷害到你們這個世界上的人,這可是規矩。”

  “影響,并非只是物理上的破壞。”羅蕾萊望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此前一戰,諸位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直接將我等魔術師陷入一場巨大危機中。”

  魔術師的秘密之所以要隱藏,是為了保護自己。

  這已經不是過去的時代了。

  各國掌握著足以毀滅世界的武器,而如果他們認為魔術師存在威脅,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毀滅他們,那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等待羅蕾萊解釋了后,卡普摸著自己的后腦勺,的確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哈哈大笑道:

  “這種事情,我們可沒有辦法,不過既然命運之主挑選了這個世界作為戰斗的場所,那他老人家應該會做些什么吧。”

  卡普也不是很確定,但這是依據著末日副本世界進行的猜測。

  畢竟那個世界作為戰斗場所后,命運之主也庇護了本土人民。

  而羅蕾萊內心一振。

  來了!

  她自然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關鍵就在這位命運之主的身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