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章:這是世界的危機

  這場圣杯戰爭從這一日開始,就已經完全不同。

  不再只是一場遠東的魔術游戲。

  那依然掛在高樓大廈上面的怪物尸骸,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一些強大的魔術師們已經能夠從這尸骸中看出些什么。

  那是邪惡而又難以想象的力量。

  足以毀滅整個世界。

  然而,這樣的怪物卻死了,死的極為的凄慘。

  于是,不少優秀的魔術師,紛紛趕來。

  魔術師協會派來的人,就是阿瑟梅羅·羅蕾萊。

  暗地里過來的,關注著的,數不勝數。

  沈默的目光在這個世界的一個個有名有姓的角色上掃過,不少人她都熟悉,但也都不是她熟悉的那個。

  就好比兩儀式。

  這里的確有兩儀式,卻沒有直死魔眼,也沒有連通根源。

  蒼崎橙子一類的人同樣是如此。

  這也只是型月世界的一條分支。

  “還是有點可惜。”沈默咂咂嘴。

  他在砸到了歐提努斯之后,曾經對商會的發展有一個詳細的討論,一致認為,現在并不是大肆開拓玩家的時候,首先規則還未完善,其中甚至包括了等級的設定。

  所以現在。

  挑一些順眼的,有趣的,作為公測玩家,來完善設定,收集反饋是最好的。

  所以沈默沒有打算找這條時間線的兩儀式之類的角色。

  沒有直死魔眼的兩儀式還能有什么意思。

  “緋鞠。”沈默將肩膀上的小貓咪捧起在面前,“你說,我去其余的平行世界,把那些不同故事線中的角色匯聚在一起怎么樣?”

  “喵!”緋鞠一下子兩眼放光。

  她跟著沈默怎么長時間,早已經把那些番劇都看過了一遍。

  當然是覺得有意思。

  型月世界是一個龐大的宇宙,雖然比不上漫威世界的那種程度,但有名有姓的平行世界也不少。

  “我擔心會弄的太混亂了。”沈默卻有些遲疑,“把角色匯聚起來簡單,但是競爭舞臺卻很難搭建。”

  總不能只是弄過來開宴會。

  “喵。”緋鞠又喊了一聲。

  “也對。”沈默笑道,又將她放回到肩膀上,“反正又不是我一個人想,也不急。”

  他繼續在街頭漫無目的的走著。

  而就是阿爾托莉雅前腳剛剛離開的時候,阿瑟梅羅·羅蕾萊已經到了。

  這是一位表情冷冽的少女。

  并不是故意做出來的冷冽,而是從骨子里滲透出來的冷冽,身為世界最頂級的魔術家族的家族,她某種程度上,比遠坂時臣還要極端。

  除了流淌著自己家族血脈的人外,其余的人在她的眼中,都不存在高貴的說法。

  即便是其余的貴族。

  她率領著幾位家族中的優異魔術師,下了飛機之后,全然沒有搭理前來迎接的遠坂時臣,而是徑直來到那座高樓之下,仰頭看著尸骸。

  “可怕的力量。”羅蕾萊表情嚴肅。

  她是當代最強的魔術師之一,但這份強大更讓她感受到了別人感受不到的東西。

  那份扭曲、那份憎惡。

  已經被斬斷觸手,剝離皮肉,只剩下了殘骸的怪物,卻好像依然殘留著難以想象的力量,那它活著的時候又應該有多么強大,那些將她殺掉的人又是如何。

  “遠坂先生。”羅蕾萊轉過身,對著遠坂時臣說出了第一句話,“我希望看看你現在的力量。”

  遠坂時臣已經將一切信息都傳遞了出去。

  包括他自己也獲得了部分罐子這件事情。

  “從獻祭的價值來看,我獲得的恩賜,應該是不足王的三十分之一。”遠坂時臣拿出了自己的法杖。

  早已經有其余的魔術師在周圍布置結界。

  羅蕾萊率先出手。

  她的屬性是風,她沒有任何特殊的能力,特殊的魔術,但是她將正統的魔術修行到極限。

  這是一位只追求純粹的強大而不追求任何特殊能力的正統派魔術師。

  一刀刀的狂風化作無盡的風刃朝著遠坂時臣削去,每一道風刃都處于羅蕾萊的絕對控制之內,無論敵人擁有著什么樣詭異而特殊的手段,她都能夠憑借著自己正統的力量給予碾壓。

  遠坂時臣出手了。

  面對著代表當代魔術師巔峰的魔術,他只是和簡單的揮動一下法杖。

  “爆裂術。”

  可怕的火光在霎那間吞噬了一切,結界瘋狂震動,一朵濃郁的小型蘑菇云在結界中升起,維持結界的魔術師露出了驚駭的表情。

  他們都是實力不凡的魔術師,自然看的出來。

  自家強大的家族戰敗了。

  并非是敗在了特異之下,更不是敗在了魔術水準之下,而是敗給了純粹的力量。

  “我敗了。”羅蕾萊沒有受傷,因為爆炸沒有轟在她身上,但她的身軀卻在震動。

  阿瑟梅羅的每一代家主都是完美主義者,這是他們的驕傲。

  可是這份完美,被撕成了碎片。

  羅蕾萊努力控制顫動的身軀,她沒有大喊大叫,因為承認自己的失敗同樣是完美的一部分,她只是一下子從山巔被人拉了下來,回到了不夠完美的時候。

  “這份力量,已經超越了英靈吧。”羅蕾萊雖然是在詢問,但其實是肯定的語氣。

  “超越了一般的英靈。”

  遠坂時臣沒有因為戰勝了最強魔術師之一就如何的高傲,他依然保持了尊敬,對血脈高貴之人的尊敬就是對他自己的尊敬:

  “王的力量遠遠比我強大,但似乎有一個極限,因為王的財富無人能及。”

  “我知曉了。”

  羅蕾萊示意其余人撤掉結界,她抬頭看著掛在大樓上的尸骸,目光中的震撼依然沒有褪去。

  異界之神的力量。

  不屬于這個世界,卻能夠輕易的毀滅這個世界。

  那么,身為阿瑟梅羅的家主,這個世界血脈最高貴的人之一,應該要做些什么?

  “帶我去見裁定者。”

  羅蕾萊已經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她恢復了那副好像缺乏人性般的漠然的表情。

  這已經不是她一個人的危機。

  這是整個世界的危機,異界的主宰要將這個世界作為游戲的場所,無論是臣服,還是阻止,她都將是走在最前之人。

  因為,她是阿瑟梅羅的家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