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九章:騎士王想要打錢

  得到了肯定的回復,愛麗絲菲爾就像是一股氣一下子泄了一樣,整個人都松了一口氣。

  從絕望到希望,在沈默的意志下輕易改變。

  阿爾托莉雅也為她感到高興。

  同時也有些可惜,若是成為她御主的是愛麗絲菲爾多好。

  “不過,你沒有足夠的錢財用于獻祭。”沈默又說道,他徑直走了過來,隨意的盤坐在地上,笑道,“這是規矩,我也無法改變。”

  “只能是錢財嗎?”愛麗絲菲爾有些不安的看過來。

  “只要是你擁有的,什么都行。”沈默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但是,用錢財是最合算的,除此之外,即便是將你自己獻祭掉,也遠遠不夠。”

  這是系統的規矩,在沈默看來降低了交易的難度。

  錢財對于大部分的強者而言都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弱者即便是交易自己,也值不了多少。

  愛麗絲菲爾不由失落。

  她從被制造出來之后就一直在城堡之中,平時根本沒有用錢的地方,而且也知道,家族里面為了讓切嗣變得這么強,究竟耗費了多少錢財,不可能再將錢耗在她的身上。

  阿爾托莉雅微皺著眉梢,也有一些煩擾。

  她過去身為國王,可是從未為錢煩擾過。

  “獲得財物,也是能力的體現。”沈默笑容不變,“成為會員之后,就可以脫離既定的命運,愛麗絲菲爾不用擔心成為圣杯,阿爾托莉雅也不用擔心回歸英靈殿,若是真的沒有能力,就以成為會員這條最低的限度去努力吧。”

  錢財的事情,自然輪不到沈默來為她們擔心。

  有就有,沒有就放棄這場圣杯戰爭。

  氪金游戲就是這么殘酷。

  “既然要努力,就要朝著勝利努力。”阿爾托莉雅不管什么最低限度,無論什么樣的絕境,她都不可能放棄爭取最終的勝利。

  可是,錢究竟要怎么弄?

  阿爾托莉雅這時有些懷念自己的圓桌騎士了,王國財物一直都是由阿格規文管理的。

  “阿爾托莉雅。”沈默忽然喊了阿爾托莉雅的名字,說道,“看來,你還沒有對自己的心愿做出決定啊。”

  阿爾托莉雅沉默。

  她知道沈默指的是什么。

  上次的時候,這位命運之主幫她列舉了兩條選擇。

  要么,開拓一條全新的世界線,去拯救那條世界線上的不列顛,要么,接受不列顛滅亡的事實,接受自己的失敗,背負著騎士王的榮耀繼續全新的征戰。

  但是她還沒有想好。

  “你已經看過很多書了,不是嗎?”沈默在此出聲,他目光放在阿爾托莉雅精致的面龐上,嘴角上揚,“財政也是王的責任,若是連開罐子的錢都得不到,我還是勸你放棄拯救王國吧,當個騎士更適合你。”

  阿爾托莉雅一愣,有些遲疑的問道:

  “您難道看見了我的命運?”

  “不,我隨口說的。”沈默搖搖頭,“要是成為會員,你的命運就在你自己的手中,因為即便是我,也不知道罐子里面能夠開出一些什么來。”

在自己手中嗎  阿爾托莉雅依然是猶豫不決。

  不過,沈默的話語她還是聽進去了,沒錯,過去的她已經是缺少身為王的能夠力,若是看了這么多書,背負了這個時代,卻連必須的錢財都得不到,縱然回去又能如何。

  阿爾托莉雅腦海中飛速思索。

  忽然間,眼眸微亮。

  “愛麗絲菲爾,我們還是返回你的家族一趟。”她對愛麗絲菲說道,“能力與身份就是我的優勢,我為騎士王,若是有人助我,必有許偌。”

  她似乎已經想到辦法了。

  愛麗絲菲爾的家族沒有錢了,但是歐洲的魔術師家族非常多。

  而她要做的。

  就是去獲得支持者。

  沈默的眼里閃過一絲古怪,這不就是“我,騎士王,打錢”嗎。

  但對于她們來說,的確是眼下最好的辦法。

  “既然你們有思路了,那就加油吧。”沈默站起來,笑道,“若是湊到了錢,就自己繪畫徽章圖案。”

  “請等一下!”阿爾托莉雅看出了沈默要走,連忙跟著站起來。

  “嗯?”沈默望著她。

  “以您的身份,為何數次提點我?”阿爾托莉雅望著沈默,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不解。

  她至今未能適應面前之人的身份。

  他是異界的神靈,是恩賜的給予者,是這場戰爭的主持者,卻數次出現在她的面前,面容親切,指點迷津。

  現在,更是給了愛麗絲菲爾資格。

  那可是獲得如此強大力量的資格。

  雖然自己是受益者,但阿爾托莉雅的騎士之心卻讓她有些不安,若是說在衛宮切嗣戰亡之后,她獲勝的希望百不存一,那現在最少也有二三成的希望。

  “原來如此。”沈默擺擺手,“等你獲得恩賜后就明白了,那將會是一個無比廣闊的世界,何須拘泥于此刻的差異,意志與心愿才能夠決定你最終的未來。”

  阿爾托莉雅微張著嘴巴。

  她有想過很多的答案。

  比如說此前這位命運之主說過的,中意自己。

  這并不奇怪,喜歡她的存在不盡其數,就連湖中妖精也給予過她祝福。

  但沒有想到會得到這樣答案。

  無比廣闊的世界嗎?

  阿爾托莉雅捏緊了手掌,這一段時間她讀了很多書,視野被開拓了很多,心態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影響,甚至正視了很多的錯誤,卻是再也回不去了,反而升起了一種想要向前看的感覺。

  唯一還在影響她的。

  就是那些因為王國而慘死的子民。

  沈默看著她,笑了笑,不再說些什么,只是一步步離開。

  看來,除了愛情可以讓阿爾托莉雅獲得成長,知識也行。

  要是讓那些圓桌騎士團的英靈也都成為玩家,阿爾托莉雅指不定能夠在游戲中開一個“不列顛公會”出來,那樣似乎也很有意思。

  沈默前腳剛剛離開,這位騎士王就拉著愛麗絲菲爾直奔機場,赫然是一刻也不打算停留。

  畢竟衛宮切嗣已死,她們留在這里,就是炮灰。

  去歐洲嗎,時鐘塔也是在那邊吧。

  沈默的目光看向機場,想一想即將到來的巴瑟梅羅·羅蕾萊,也不由期待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