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八章:心愿強烈的會員

  事到如今,愛麗絲菲爾也不打算再隱瞞了。

  衛宮切嗣的戰亡,對于她而言就像是瞬息間的成長,因為當她意識到自己無法再依靠丈夫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兒。

  而隨著她的講述。

  阿爾托莉雅的臉色越來越沉重,甚至猛地站起來,雙目之中有憤怒的火焰在燃燒。

  “怎么能夠這樣!他們怎么能夠這樣!”

  她知道愛麗絲菲爾是人造人,但是不知道,不但她本身就是圣杯的載體,更是連她的女兒,也同樣被作為下一場圣杯戰爭的工具。

  那些人是瘋了嗎?

  阿爾托莉雅甚至恨不得返回去,讓那些人明白什么叫做王的憤怒。

  但是愛麗絲菲爾并沒有憤怒。

  講述的時候,表情也非常平靜。

  甚至看著阿爾托莉雅這樣的怒火,還帶著淺淺的笑意安慰道:“我從睜開眼睛開始,就已經明白了這一切,這就是我的命運,也不曾后悔與切嗣結婚,生下伊莉雅斯菲爾,這就是我的命運,不過”

  說道“不過”的時候,她臉上的那絲笑容,終究還是收斂了。

  “我現在有點后悔了。”她低聲說道。

  丈夫敗亡,也意味著伊莉雅斯菲爾必然會面對比她更殘酷的命運。

  如果要讓女兒失去父親,失去母親,再踏入這樣的戰場失去一切。

  那為什么要生出來?

  這種情緒,在知曉了衛宮切嗣的戰亡后就不斷的涌出來。

  這是身為母親的本能,既然是自己的孩子,既然自己給了她生命,那就要給她保障,要讓她好好的享受生命,享受這個世間才對。

  但是,她無能為力。

  她只是一個人造人,是一個工具,在她九年的光陰里,早已經接受了這一點。

  所以她只能夠依靠唯一能夠依靠的人,阿爾托莉雅,即便她知道阿爾托莉雅獲勝的希望依然不大,但她沒其余人可以依靠了。

  “愛麗絲菲爾!”阿爾托莉雅忽然喝聲道,“不用等我獲勝了,我們現在就去做!”

  愛麗絲菲爾一愣。

  “去把伊莉雅斯菲爾救出來!”阿爾托莉雅抬手一揮,“即便我的力量在這場戰爭中無比弱小,可我一定會幫你,那位命運之主不是說過了嗎?想要改變命運就得自己去努力!”

  阿爾托莉雅在這一刻,無比的痛恨命運二字。

  憑什么不列顛就一定要滅亡。

  憑什么愛麗絲菲爾和她的女兒就一定要接受這樣的命運!

  她自己的王國的確是滅亡了,她沒能夠做到拯救她的子民,可是愛麗絲菲爾和她的女兒還在!

  “我,我是不可能活下去的。”愛麗絲菲爾望著阿爾托莉雅,竟然一些慌亂的樣子,“如果現在就去把伊莉雅斯菲爾帶出來,然后你在戰爭中也失敗了的話,那他們還是會把她帶回去,而且她身上的魔術回路”

  “愛麗絲菲爾!”阿爾托莉雅一把抓住愛麗絲菲爾的雙手,半跪在她面前,碧藍色的眼瞳倒映著她的面龐,“我作為不列顛之王,的確沒能夠從命運的手下拯救我的王國,我失敗了,我試圖抹去自己的努力,但是現在我明白了!我從來沒有后悔過自己成為王,所以我也不希望你會后悔!更不希望你懷著這種明明知道沒有多少可能性的期盼死掉!”

  她和愛麗絲菲爾都明白。

  指望她來保護她的女兒,首先,她要活下去,并且要變得更加強大。

  這就是為什么愛麗絲菲爾這個請求的前提,是阿爾托莉雅取得勝利。

  但現在看來,這個概率有多少?

  就算是現在就被人找上來,然后輕松的干掉她們也不奇怪。

  所以,與其讓愛麗絲菲爾抱著這種指望死掉,還不如讓她去拼一把。

  愛麗絲菲爾猶豫了。

  但是阿爾托莉雅更加用力的抓著她的手掌。

  愛麗絲菲爾的腦海中回憶起了女兒的笑臉。

  咬咬牙。

  似乎終于下定決心。

  “好!”她重重點頭,“切嗣死掉了,我一定要救出女兒來!不,我還想要活過圣杯戰爭,這樣才有機會復活切嗣!”

  這句話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能做到。

  作為圣杯載體的她不可能活過圣杯戰爭,因為只要戰亡的英靈到了一定的數量,她就無法堅持,而會化身為圣杯。

  偏偏想要復活切嗣,首先條件就得是商會會員,其次,只有等到活動結束之后,本土的戰亡會員才有復活的資格。

  條件上根本就無法滿足。

  所以她才會請求阿爾托莉雅代替她完成。

  即便看不見方向,看不見希望,愛麗絲菲爾也希望自己能夠做些什么。

  一道身影,穿透了緊閉著的大門,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

  “我好像感覺到了心愿的氣息。”沈默微笑的看著這兩人。

  其實上一秒,沈默還在距離這個地方好幾公里的地方散步,但的確是忽然感覺到了某個角色燃起的心愿。

  愛麗絲菲爾并非是此次圣杯戰爭的競爭者。

  但她此刻,想要救出自己女人的心愿是如此的強烈。

  沈默可沒有忘記,自己的工作依然是找到心愿強烈的角色,賣給他們罐子,給他們一個實現心愿的機會。

  愛麗絲菲爾的眼睛瞪著圓滾,似乎完全沒有想到,這位比肩神靈的命運之主會像這樣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但她很快反應過來了,甚至忘了行禮,只是指著自己,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我也能”

  “當然。”沈默點了點頭,“不過,你不是這次圣杯戰爭活動的參與者,沒有獲得活動獎勵的資格。”

  這個世界心愿強烈的角色不只是御主和英靈,別的不說,魔術師們哪個不是執念深沉,心愿強烈。

  若是開放的來的話,整個世界達到要求的人數不勝數。

  即便現在還沒有到公測的時候。

  沈默也打算好好的挑選幾個有資格的非圣杯活動玩家。

  另一方面。

  沈默發現,這個世界也已經亂起來了,干脆趁著這個機會讓它再更亂一些吧,這么有玩家潛力的一個世界,僅僅是作為一場活動世界也的確有些可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