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六章:這是裁定者災難

  “你不用害羞的。”沈默卻好像故意挑逗她一樣笑道,“你要知道,你的一切,都沒有任何能夠瞞過我的眼睛。”

  “你、你你”

  貞德吱吱唔唔的半天,最后深吸一口氣,有些破罐子破摔的閉上了眼睛。

  她再一次確認了。

  面前這一位,的確不是她認知之中的神靈。

  還是說真正的神靈其實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貞德只覺得的自己的心境、觀念都在急劇變化。

  但就在這時。

  周圍忽然一晃,赫然是直接從幻境之中,被轉移到了某棟高樓的樓頂上。

  “看在你剛成為會員的份上,這次我就出手幫你。”沈默的聲音在她的耳畔低語,“好好加油吧,盡快轉職,別辜負了我對你的期待。”

  “是。”

  貞德臉上的紅暈漸漸褪去。

  面前的這世界明明和之前的一樣,但是在此刻的貞德眼中,卻有一種極為不同的感覺。

  因為她變了。

  所以整個世界跟著變了嗎?

  也就是在此刻。

  一個暗金色的徽章,忽然在她的面前緩緩的浮現。

  貞德一愣。

  然后抬起頭,很快明白了。

  這是吉爾的徽章。

  看來,他還是無法抵抗住那么多強者的攜手圍攻。

  即便是本土的會員,也可以選擇自己戰死之后,徽章交到誰的手上,所以徽章來到了貞德的身邊。

  “貞德!”神裂火織此時從天而降,充滿了驚喜的看著貞德,“你沒事嗎?等等,你成為會員了?”

  這對于神裂火織而言的確是驚喜。

  她看見了貞德迷失在空間裂紋中的時候,那種心情,是真的在悲傷。

  畢竟貞德甚至連會員也不是,甚至本身就是英靈,要是死了,也是回歸英靈殿,難以復活。

  但誰知道,驚喜一下來的這么快。

  “是命運之主幫了我。”貞德望著神裂火織,目光柔和了很多,她努力的保持之前的模樣,似乎是有一些擔心會被看出變化來。

  但是神裂火織上下打量了一下她。

  “貞德?”她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是不是有哪里不一樣了?”

  或許是處于女人的直覺,或許是發現了貞德目光中的那一抹蒼金色,但神裂火織的確是感覺到了什么。

  或者說,一張白紙上面哪怕只是沾了一滴墨點,也會變得異樣明顯。

  貞德一下子有些慌亂。

  她的心境變了,但是記憶沒變,過去的認知讓她覺得還是過去的她更好些,所以才會為自己的變化感到羞恥,現在更是擔心會被這來之不易的友人疏遠。

  似乎是專門為她消除尷尬一般。一道道身影從天而降。

  神裂火織立馬不再看貞德,而是警惕的看著這一些人。

  “果然。”小南也看著貞德,似乎并不意外的說道,“即便是裁定者,在成為會員之后,也同樣擁有爭奪圣杯的資格,看來我們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貞德不知道如何回應。

  她忽然看見遠坂時臣,眼眸微亮,下意識的找到了自己熟悉的立場。

  “遠坂先生,你沒事嗎?”

  “圣女殿下。”遠坂時臣微微彎腰行禮,他的臉色依然蒼白,但是比起蒼白來,不如說表情十分難看,他讓出位置,指著前面的城市說道,“我遠坂家族這一次實在是顏面盡失,枉為魔術師。”

  直到這時。

  貞德才終于意識到了面前的情況。

  一只被斬斷了觸手的巨大章魚怪,這就樣趴在一座高樓的上面,滴答滴答的流淌著綠色且粘稠的血液。

  并非隱形!

  貞德的眼前一黑,第一反應就是這要怎么向主交代,然后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已經不用向主交代了。

  喘口氣,甚至有一些小慶幸,幸好不用交代了,要不然得多絕望,這對于每一個裁定者都是巨大災難。

  “有,有多少人受傷?”貞德又連忙問道,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擔憂。

  她依然在意著那些普通而又平凡的大眾,這一點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

  “回圣女殿下,受傷的人倒是不多,最后的時候,諸位都齊心協力出手,只不過”遠坂時臣苦笑一下。

  所有人都不敢擔上“大屠殺”的罪名。

  在最后斬殺了吉爾,讓這頭怪物掉下來的時候,都是紛紛出手,有轉移民眾的,有布置屏障的,雖然阻止了民眾的犧牲,可也最終徹底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此時此刻,這座城市已經徹底沸騰了,全世界也已經即將沸騰。

  一個不好。

  人類文明的走向,就將在這里改變。

  而除了遠坂時臣和貞德,其余人倒是一臉平靜。

  小南等人不在乎暴露,因為這不是商會的規則。

  她深深的看了眼貞德。

  “今天已經戰斗很久了,我們走吧,下次再戰。”說著,直接轉身離開。

  宇智波鼬面無表情的跟上,羅杰也笑咧咧的跟著走了。

  金閃從頭到尾就沒有出現。

  下來的是賢閃,看了一眼貞德,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助,可以來找我,我會認真考慮。”

  說完后,也直接離開。

  遠坂時臣的煩擾自然不是王的煩擾,甚至,這種情況對于吉爾伽美什而言反而有些好處,若真是整個世界都亂起來的話,他的神國也更方便補充人口。

  于是,這里就只剩下了貞德、神裂火織,還有遠坂時臣。

  “圣女殿下。”遠坂時臣看向貞德,身為圣杯戰爭的裁定者,維護圣杯戰爭的秩序是她的責任。

  “請不要叫我圣女了。”貞德將頭搖的飛快,甚至后退了幾步,“我已經不再是圣女了,管不了。”

  遠坂時臣一臉的懵逼。

  這是打算推卸責任?

  “圣女殿下,此事雖難,但事已至此,終究是要面對的。”遠坂時臣不顧傷勢,整個人九十度彎腰,“教堂已經發來了聯系,請圣女殿下先去商議,此外,時鐘塔也發來了通訊,巴瑟梅羅的現任家主,巴瑟梅羅·羅蕾萊正在趕來,希望能夠與圣女殿下會面。”

  巴瑟梅羅是時鐘塔三大貴族之一。

  而他們的家主。

  巴瑟梅羅·羅蕾萊,更是被譽為“現代最高峰的魔術師”。

  遠坂時臣的意思很明顯。

  這些都是來找你的,逃不了的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