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五章:貞德的罐子系列

  面前這位圣女的內心活動,沈默看的清清楚楚。

  他知道就差一點點了。

  但到了這個時候,反而沒有再多說什么,因為結局已經注定了,貞德此刻的堅持,不過是對自己過去的堅持,她的記憶,她的認知,讓她不愿意承認自己就這樣被改變了而已。

  不過,被改變是事實。

  所以在最后堅持了一小會兒之后,貞德,終究還是點點頭。

  這就像是攥緊的神經忽然松弛,目光之中的蒼金色烈火呼的一下燃燒起來。

  “如此,想好了你想要什么系列嗎?”

  沈默說話的時候,已經將有關罐子的信息傳遞給了貞德。

  她張大了小嘴,顯得很吃驚的樣子。

  在這之前,有想過各種各樣的可能,但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個商會。

  “所以,你可不是轉投其余神靈的懷抱。”沈默笑著,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只是還俗了而已。”

  “我們可沒有還俗的說法”

  貞德不滿的嗔了一眼,然后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這可不像是自己會做動作。

  果然,已經完全變了。

  自己依然是自己,只不過心境已經變了,就好像一夜之間回到了聽見主的啟示之前,變回了那個鄉下的小姑娘一樣。

  活潑、貪玩、歡快。

  “性質差不多。”沈默搖搖頭,笑道,“你以前雖然善良、虔誠,但與圣女還是有些不同的,更不用說愿意心甘情愿的被放在火上燒死,只不過是神的啟示給了你某種使命感,其實,把神放在‘人’的地位來看,就是他利用了你的善良與信賴。”

  沈默這就是在繼續上眼藥水。

  對以前的貞德沒有用。

  對于現在的貞德,肯定會有些用處。

  當然,小姑娘還是有些患得患失的。

  所以沈默也只是點到為止,也沒有繼續說些什么,而是等待著她挑選自己想要的系列。

  “或許您說的沒錯,不過,我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還是沿著自己挑選的道路走下去吧。”貞德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想起接下來就要開罐子了,心情似乎是好了不少。

  就連“還俗”以及賣掉圣旗的失落感也被沖散很多。

  選什么系列呢?

  貞德消化腦海里面的信息,雖然她已經有了想要過屬于貞德的生活的心愿,但其實也想不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生活。

  若是戰斗的話,自然是要選擇與戰斗有關的。

  但要是想要救助他人的話,醫療系列也不錯。

好糾結啊  “要不,選擇神職系列吧。”沈默給出建議,“依照你現在的情況,我倒覺得有一種轉職會很適合你,包含在神職大系列之中。”

  沈默已經很久沒有干涉的會員的轉職了。

  不過以貞德如今的情況。

  如果他設計的轉職系統沒有出問題的話,那么大概率會抽到他認為的那個。

  “好。”

  貞德沒有過多的猶豫,成為商會中的一員的話,面前這位就是她的負責人了,就好比引領者修女入門的神父,她自然是信賴的。

  于是,兩百個一級罐子出現在她的面前。

  神職與圣職之間的差異,就在于它不僅僅是有秩序陣營的轉職,更是有混沌,乃至于是邪惡陣營的轉職,所以沈默說適合貞德。

  但此刻的貞德沒有那么多錢。

  這只是一級的罐子。

  里面有力量,有傳承,有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玩意,讓人大概了解這個大系列是什么模樣,但這兩百個罐子最關鍵的,在于身份。

  “這是你的徽章。”沈默將徽章交給貞德,“拿著這個,就不用擔心會被你的主找麻煩了,而且也不用愧疚,你畢竟是被污染了嘛。”

  貞德微微張著嘴巴,然后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臉使勁晃動著頭。

  “我竟然真的有種心安理得的感覺。”

  她的面龐也因為羞恥而變得通紅。

  就好像在說,自己怎么變這樣了。

  “習慣了就好。”沈默也有些莞爾,“對我而言,這樣的你反而更有趣一些,過去的你終究過于圣女了。”

  “咦?”貞德睜大了眼睛,隱藏在手掌下的表情好像很吃驚的樣子,“圣女竟然是貶義詞嗎?”

  “因為缺乏自我吧。”沈默聳聳肩,看著這個屬于自己客戶的貞德,表情比起第一次見面時顯得親近了很多,笑道,“你現在應該明白了,我們商會看重的是自我,只有自我的個性才具備成長的空間,一個凡事只會祈禱的圣女,我還真看不上眼,這意味著即便有著商會的機遇,成就也不可能會超越被她祈禱的‘神’。”

  “超越神嗎?”

  貞德的呼吸一滯,眸子里帶著某種難以接受的震驚。

  但真正讓她震驚的,是這竟然是真的。

  從她剛剛開啟這個神職系列里面的傳承知識就知道。

  它并非是要讓她成為神的信徒,而是成為神祇本身。

  “你看,若是過去的你,肯定是完全無法接受。”沈默再是搖搖頭,意味深長的說道,“在我這里,神可算不了什么,加油吧,你的未來可比你過去信仰的神厲害多了,說不定某一天,你還要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啟示你的信徒。”

  順著沈默的話,貞德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個畫面。

  然后“嗚呀”了一聲,捂住自己的臉,發出了各種奇怪聲音。

  這次連耳尖上都染上了紅色。

  這種想法對于剛剛還俗的她來說還是太刺激了一些,但更讓她羞愧難耐的是,她竟然真的有在期待那樣的場面。

  如果她是萬能的主的話能夠做的比主更好嗎?

  對于每一個員工來說,幻想自己成為老板后要做一些什么事情,都是有一種特殊的刺激和愉悅感。

  把神的位置拉下神壇后,其實也與這個差不多。

  “那,那我應該怎么離開這里。”

  好像是為了掩飾自己這種令人羞恥的變化似的,貞德有些拙劣的轉移話題,但她臉上的紅暈還未完全散去。

  這就好像一個總是冷眼無雙的美人,忽然被人發現內心其實藏著一個逗比。

  最關鍵的是她變成逗比還沒有多久,以過去的認知看待逗比的自己,還是在其余人面前,自然會感到羞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