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三章:變壞心眼的貞德

  小南拿著符箓,就準備將這頭觸手怪斬殺當場。

  “請等一下。”神裂火織連忙攔住她,“我還有同伴在里面,不能就這樣攻擊。”

  “同伴?”小南皺了下眉梢。

  竟然是有同伴一起來參加活動的?

  “她是此方世界的英靈,但并非是作為活動參與者,而是作為此方世界的神靈派遣的裁定者”神裂火織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貞德的身份。

  她的態度相當的堅決。

  無論如何,她也沒有辦法置貞德與不管不顧。

  小南在沉思。

  一個沒有開罐的英靈,救出來似乎也無妨,可要是這個英靈擁有開罐的資格,救出來之后無疑是站在對方這邊,豈不是平添了一個敵人?

  “可就這么耗下去,里面的人同樣危險。”宇智波鼬忽然開口道,“還不如齊力肢解,各憑手段,盡可能讓空間穩固,總比什么都不做強。”

  “沒錯。”小南也有了決定,她瞇起眼睛看著神裂火織,沉聲道,“這可是大人的意志,你真要攔我?”

  神裂火織沉默以對。

  貞德還沒有開罐子,繼續這樣下去的話,的確危險。

  甚至現在安全與否都還是未知數。

  就只能拼一把了嗎?

  “我明白了。”

  神裂火織也不是瞻前顧后之人,看著面前幾人的樣子,只怕也沒有辦法處理怪物體內那種混亂的空間。

  那就只能夠賭一把。

  向此身的力量起誓,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用這份力量將貞德救出。

  神裂火織將手中的七天七夜豎立身前,刀身上反射著她堅毅的面龐,雙目綻放玄奧神芒。

  式神·殤!

  霎那間,無數形狀各異的小式神從虛空中浮現,各顯神通,朝著巨大的觸手怪猛撲過去,撕咬、燃燒、割裂,以各種各樣的手段飛速的消融著這巨大的身軀。

  小南和宇智波鼬二人暗自吃驚。

  他們完全沒有發覺這些式神究竟是從何而來,雖然單個看上去都不是很強,但是這個數量,千奇百怪的姿態,這種神出鬼沒的能力,即便他們,也不容小覷。

  神裂火織卻是顧不了那么多了。

  與其讓其余的人粗暴的動手,還不如由她來肢解。

  她緩緩的吸一口氣,目光中神芒大作,手中的長刀在一瞬間切割出數萬道,其速之快,就連空氣也來不及做出反應,只是整個空間猶如靜止,然后轟然崩碎。

  小南與宇智波鼬再是眼瞳微縮。

  絕對是紫色稀有級技能!

  而且十分強大,一口氣斬出數萬刀,彼此交錯疊加,任你如何防御也總有薄弱點,相互作用下根本無法抵擋。

  錯不了,這個是必殺技!

  其中宇智波鼬還好一些,小南的目光就有些陰晴不定,這一招太克制她了,若是在命運舞臺中,甚至足以在符箓還未激發之前,對整個命運舞臺空間來一次大清掃,一瞬間撕裂她布置的所有符箓。

  幸好。

  現在已經知曉這個底牌,那便不是底牌,她還有機會思考對策,總比在命運舞臺中忽然遇到要好。

  小南越來越覺得,她自己手中的符箓和底牌太少了,遠遠不夠。

  無論如何。

  這一場圣杯戰爭,她一定要取勝!

  此時,神裂火織的斬擊也已經起到了效果,怪物所有的觸手都被斬斷,從表皮開始,不斷的向內肢解,殘骸化作黑色的塵埃隨風而散,哀嚎的聲音甚至已經無法響起。

  然后就是吉爾憤怒的怒吼。

  但是空間開始扭曲,這怒吼的聲音經過扭曲的空間后,變得混亂切刺耳。

  內部的貞德只覺得有無盡的空間在擠壓、旋轉、拉扯著她的身軀,旁邊的遠坂時臣早已經不知到了哪里去,寶具已經在持續的高負荷使用中變得殘破不堪,無法抵擋。

  等待她的不是被空間放逐。

  而是被空間亂流徹底撕裂。

  要結束了嗎?

  邪神的力量恍若依然殘留在她的意識之中,攪亂了她的思緒,讓她無法再聆聽主的聲音,甚至無法再做出完整的祈禱。

  最重要的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內心此刻涌現的情緒。

  不甘心。

  明明快要觸碰到那份心愿,快要能夠重新抓住自己的命運,能夠像在孩時的光陰一樣懷著無限的可能性繼續存活下去。

  可是她怎么能夠不甘心呢。

  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她從未有過怨恨,從未有過不舍,但是現在,這份不舍、這份不甘、這份怨恨卻是如此的清晰。

  這就是邪神的力量嗎?

  貞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不同于過去的溫柔,這個笑容之中帶著某種凄涼的諷刺。

  吉爾還真的是得到了專門用于對付她的力量呢。

  貞德握著旗幟的雙手不再用力,任由自己就像是洗衣機里面的衣物一樣被不斷的撕扯。

  她放棄了祈禱,也放棄了掙扎,此時此刻,不再是將自己交給了主,而是交給了命運。

  連她自己也沒有發現。

  她那本應該是淡紫色的眼瞳,卻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抹蒼金色,就好像燃燒的火種一樣。

  “貞德!”

  突如其來的嘶吼聲似乎打斷了貞德混亂的思維,她努力的睜開眼睛,從黑色的漩渦中伸出來的,是吉爾那帶著混亂和滑稽的面龐。

  “不,你不能離開我,貞德!”吉爾似乎是帶著哭腔,那凸出的大眼睛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欲望,是占有,是褻瀆,他用力抓住了貞德的旗桿,干枯的手掌上青筋暴起,不斷的用力,似乎是想要將貞德從扭曲崩潰的空間中拉扯出來。

  “吉爾”

  貞德望著這位相貌丑陋的過去的友人,忽然瞇起一些眼睛,露出了一個壞心眼的笑容。

  然后,她松開了旗桿。

  “不!”吉爾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起來。

  “這是報復。”

  貞德無聲的說出最后的一句話,此時此刻,她的內心的確涌現出了一絲報復的快感,但是,吉爾痛苦哀嚎的面龐只一瞬間就消失在她的眼中,她好像陷入了無盡扭曲的世界,空間扭曲著,身軀扭曲著,就連同光線也是扭曲著。

  她就在這樣的扭曲世界里被不斷的拉扯。

  魔力化成的鎧甲就這樣咔嚓咔嚓的破碎。

  但是,她忽然掙扎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