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三章:可不是在吹黑哨

  這一場戰斗,無疑是打破平衡局勢的節點。

  衛宮切嗣不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阿爾托莉雅看著面前表情坦然的御主,心里面稍稍松了一口氣,正色道:

  “我并非是在懷疑御主,只不過,我希望御主能夠明白我的意志,有什么意見可以堂堂正正的提出來。”

  “”衛宮切嗣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站起來,轉過身,“我會的。”

  說這種話的時候,直視對方的眼睛,就能夠得到更多的信賴。

  但是衛宮切嗣做不到。

  因為他的妻子,愛麗絲菲爾正在看著他。

  而直到衛宮切嗣離開,愛麗絲菲爾的目光也依然在看著他的背影。

  她的內心浮現出擔憂。

  阿爾托莉雅質疑衛宮切嗣下達的是送死任務,可身為妻子,她卻有種無法堅定否決的感覺,實際上,她這段時間也已經明顯察覺到了衛宮切嗣的變化。

  并非是這九年來她所認識的丈夫。

  而是她不熟悉的,在認識她之前的“魔術師殺手”。

  所以剛剛阿爾托莉雅質疑的時候,愛麗絲菲爾沒有幫忙說任何話語,此時的衛宮切嗣,對她而言是陌生的。

  會實現嗎切嗣的心愿。

  愛麗絲菲爾開始對這個問題有一些不安起來。

  與此同時。

  神裂火織和大蛇丸這邊也在商討著作戰計劃。

  并沒有見面,而是依靠式神和分身進行接觸。

  “我們最大的優勢,在于可以決定戰斗的地點。”大蛇丸沙啞著聲音說道,“這意味著,我們其實不用先自己出面,而是誘引某些人戰斗。”

  想要為沈默排除掉不滿之人是一個原因,但另一方面,大蛇丸也不介意利用這個機會為自己謀取勝利。

  神裂火織明白大蛇丸的意思。

  這個人在某種程度上,和蘿拉很像,就像天枰一樣懂得平衡善惡、利益、人心,試圖將一切掌握手中。

  暗自警惕的同時,神裂火織也沒有否定大蛇丸的話語。

  “你有目標了嗎?”神裂火織借著式神的口說道。

  此時的她是一只懸浮在半空中,長著幾條小尾巴,穿著和服的小狐貍。

  看上去分外可愛。

  而面前的大蛇丸分身依然是蛇,丑陋而又猙獰,如果有外人看見這個畫面,怎么也想象不到它們竟然是在友好的商談。

  “目標?當然有。”大蛇丸操控著的蛇吐著猩紅的蛇頭,身軀緩緩的蠕動,說出一個地名,“遠坂府邸。”

  “遠坂”神裂火織自然知道遠坂家族,她還警告過阿爾托莉雅不要試圖靠近那里。

  屬于驅魔師對危險的直覺告訴她,那里最少也有一個開罐到極限的開罐者。

  “那個英靈,就是我們在公園戰斗過的對象。”大蛇丸陰冷的一笑,“那個時候的他還沒有開罐,但依然有著不俗的實力,最重要的是,他的財力程度令人印象深刻。”

  先不說那些好像不要錢一樣的武器。

  也不說渾身都無法掩飾的土豪氣息。

  就單單說他的身份。

  傳聞中喜好收集寶物,甚至建造了一個“王之寶庫”的最古之王,就可以想象的到他的財力,大蛇丸姑且也是做了一些歷史調查的。

  “那的確是一個威脅。”神裂火織知道自己的危險感覺從何而來。

  擁有這般的財力,也就意味著,不但是自己,只怕就連御主都能夠開罐到極限,一下子就是兩個強者。

  這些土豪真的是棘手。

  神裂火織自己為了在短時間內達到這一步,已經將天草式十字凄教數百年來的積累全部耗盡。

  “選擇遠坂家作為目標的原因不只是這個。”大蛇丸語氣中帶著顯而易見的自信,“那個英靈極為的狂妄、自負,即便是察覺到了陷阱,面對著闖入進來的aster也不可能會置之不理。”

  雖然只是見過一面,但大蛇丸已經把握到了金閃閃的本質。

  人傻錢多。

  什么,你說王的魄力,那種東西有什么用。

  “既然你有把握,我沒有意見。”神裂火織想了想,決定按照大蛇丸說的去做。

  “還有。”大蛇丸進一步的建議道,“貞德小姐畢竟是乳ler,即便現在缺少了作為裁判的實力,但是這個身份,應該也有不少的英靈會在意,讓她也用自己的手段發布消息,要是能夠將一些還未開罐的英靈或者御主騙過來,就再好不過。”

  “騙?”神裂火織皺起眉梢。

  “哦,我說錯了,是請。”大蛇丸毫無認錯語氣的改正道,“她不是說過了嗎?原本遇到這種情況,就是需要請其余的英靈與她一同鎮壓違規者,能來一個是一個,若是沒有開罐,來的可能性還更高。”

  “大蛇丸,你與我認識的一個惡魔真的很像。”

  “這份贊美我就收下了。”大蛇丸沙啞著聲音說道。

  神裂火織沒有再說什么,雖然對貞德有一絲愧疚,但她不是迂腐的人。

  在魔法師之間的戰斗中,這種程度的利用就已經是十分誠懇的相處了。

  談話到此結束。

  貞德對于這個計劃,果然沒有提出反對意見。

  或者說,她雖然明白神裂火織等人的目的,但是對于她來說,這些本來就是她的職責要做的事情。

  利用乳ler的身份召集英靈,對違背規則之人進行鎮壓。

  可不是在吹黑哨。

  “什么時候動手?”貞德表情認真且平靜的問道。

  “越早越好。”神裂火織說道。

  “明白了,那我去一趟教堂。”貞德立刻開始準備,“這一次的圣杯戰爭,好像教堂也有神父參與,再加上與教堂關系良好的時鐘塔也有參與者,姑且還是能聯系到一些人的。”

  “貞德。”神裂火織忽然喊住了她。

  貞德轉過身,帶著疑問的看著她。

  “就是,那個”神裂火織伸出手指撥弄著自己額前的劉海,目光稍稍的有些躲閃,“謝謝你,如果這次一切順利的話,我能夠排除掉不少對手。”

  雖然原本就打算利用一下貞德,甚至做好了被質疑的打算,但是貞德這么坦然的接受,反而讓神裂火織有些在意。

  要是不說清楚的話,之后肯定會耿耿于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