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一章:吉爾殲滅戰開始

  神裂火織所說的,也是她自己的感悟。

  曾經的她受限于自己的力量,認為這份幸運反而是種限制,是給她身邊的人帶來不幸的詛咒。

  但是在如今見識過更加寬廣的世界后。

  她明白了力量的意義,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愿。

  想要幫助跟更多的人,想要像那位神祇一樣給其余人帶來希望。

  貞德也看出了神裂火織目光中的情感。

  就像是曾經的她一樣,選擇了某條道路,并且能夠看見這條道路通往的方向,哪怕微不足道,哪怕會產生各種不幸,也終究是自己所期待的,所以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找回本質嗎?”

  貞德低聲念叨著這句話,想象自己依然是那個鄉村的女孩,想象自己沒有經歷那兩年的戰爭,想象自己沒有死。

  她那紫寶石般的眼瞳也漸漸明亮起來。

  根本不需要想象,因為她根本沒有什么變化,所以只需要向前看就行。

  “我還是想要拯救更多的人。”貞德站起來,看著面前閃爍著燈光的城市,“哪怕為此需要戰斗,需要犧牲一些人,只要能夠拯救我想要拯救的我就會去做。”

  就像過去的她想要拯救自己祖國一樣。

  所有人都認為,她是聆聽到了神諭,然后才去拯救自己的祖國。

  但實際上剛好相反。

  正是因為她想要拯救祖國,才聽到了神的啟示。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獲得開罐子的資格。”神裂火織看著貞德,心中也稍稍的有些感慨。

  雖然是不同世界的貞德,但這位似乎與傳說中的貞德更為接近。

  完全就是人們希望的模樣。

  如果她前往自己的世界,估計會在整個魔法側引發軒然大波吧。

  “謝謝你。”貞德抓住了神裂火織的手掌,帶著發自內心的微笑。

  雖然還未能完全堅定,但是她已經找到了道路。

  “這一切都是有報酬的。”神裂火織似乎很不適應這種場面,只得故意冷著臉,“你需要協助我,擊殺aster。”

  “這原本也是我要做的事情。”貞德已經沒有遲疑,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奇怪的問道,“可是,你之前不是說不想管多余的事嗎?”

  之前見面的時候她就發出了請求。

  但是神裂火織沒有答應。

  這才一會兒的功夫,就轉變態度。

  “因為我們接收到了‘神諭’。”神裂火織簡單的說了一下沈默的不滿。

  貞德微張著嘴巴,對那位神靈的認知更深了一些。

  果然,和主不同。

  口中說著不出手,但還是做了一些什么。

  “大部分的情況下,祂是一個讓自己表現的就像平凡人的神。”神裂火織玩弄著自己額前的劉海,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不過,這就是令我向往的地方,明明擁有著這樣強大的力量,明明受到規則的限制,卻依然會因為自己的意志去幫助一些人我想要擁有這樣能夠幫助想要幫助的人的力量,而不是像之前一樣,總是讓自己的力量傷害到不想要傷害的人。”

  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在“交心”了。

  神裂火織自己也覺得有一些不可思議。

  或許因為她曾經也是十字教派的一員,或許因為面前的圣女有讓人信賴的魅力,或許因為自己想要尋找長期的同伴。

  總之,她的情感已經表達了出去。

  而貞德也切切實實的接受到了,她伸出手掌,更加用力的握著神裂火織的手掌。

  “很偉大!”貞德非常真誠的說道,“果然,你能夠被稱為圣人不僅僅是因為力量,僅僅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幫助其余人的愿望就已經很偉大了。”

  神裂火織望著貞德那真誠的目光,竟然沒由來的有些羞澀。

  她很少有被夸贊的時候。

  不過,果然還是誤會了。

  “不,你誤會了”

  “好了。”貞德卻打斷了神裂火織的話,“多余的事情之后有很多時間說,既然已經決定了,我們去找aster吧,雖然我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還是會盡可能做我能做的事情。”

  望著貞德那認真的表情,神裂火織似乎是第一次感覺到“女性的魅力”在一些什么地方。

  無關美麗的容貌。

  無論是說話,還是微笑,還是祈禱的時候,都一直非常認真的圣女,的確有這樣的,令她有某種向往的魅力。

  “好,不過,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話,很難所一定能夠留下對方。”

  神裂火織也開始認真了起來,她輕輕甩動了一下自己束起來垂到腰間的長發,一邊思索一邊說道:“想要跟隨著祂的腳步之人應該不只是我一個才對,如果能夠借此營造一個多對一的局面,也可以一次解決,避免打草驚蛇,而如果人數多起來”

  人數一多,局勢就會變得混亂。

  接下來要進行的固然是aster殲滅戰爭,但參與之人本身也身處一場彼此都是競爭者的戰爭中。

  神裂火織有些苦惱。

  果然,她現在還是缺少實力足夠強大的同伴。

  “我們有一個優勢。”貞德的目光里閃過一絲悲傷,但還是指了指自己,“那就是我,aster他是為了我而參加這場圣杯戰爭的正因為如此,我更多了一份必須要阻止她的理由。”

  吉爾一定會再次來找她。

  唯有這一點,是貞德不會懷疑的事情。

  面對吉爾時那些不斷灌輸腦海的邪惡而又混亂的思想,也足以證明這一點。

  吉爾就連獲得的恩賜,都是為了將她控制在他的身邊。

  不過這種悲傷并沒有影響到什么,貞德并非是優柔寡斷之人,不如說恰恰相反,她對于已經選定的道路,已經下定的決心,無比的堅定。

  她把吉爾的事情全部告訴了神裂火織。

  神裂火織先是嚇了一跳,然后很快反應過來。

  “這的確是優勢。”

  這代表著,她們能夠決定敵人的去向,這就是主動權,依靠著這個主動權,她們就能夠自己挑選合作的對象,或者說,是其余對aster感興趣的會員有求于她們。

  至于要選擇誰。

  神裂火織已經有了決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