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九章:白名單與黑名單

  吉爾努力的想要道歉,想要懇求,但是他什么也說不出。

  渾身一根手指頭也無法動彈。

  沈默也不打算聽他說些什么。

  關于要不要賣罐子給惡人這件事,沈默其實考慮了許久。

  最后決定,商會中需要惡人的元素。

  好人惡人間的定義原本就極為復雜,由商會制定標準的話,就意味著會有許多需要思考而且十分復雜界線,更何況,善惡之爭本身也是玩家們觀念與命運間的沖突點,是變強的動力之一。

  此外,強大者總歸是有特權的,以商會自身偉力保護弱小并不適用于無限世界中的大部分世界理念,這就是為什么沈默只限定了不允許肆無忌憚的大規模殺戮,而并非嚴禁對普通人出手。

  這又不是海賊世界那次活動,數以萬計的海賊蜂擁而至,不加以嚴格限制的話和大屠殺也相差無幾。

  因此——

  嚴格來說,吉爾的所作所為并沒有違反規定。

  然而,讓沈默不高興的,不是他的所作所為,而是他這種視規則為無物的心態。

  吉爾并非是顧及到規則才沒有引發大規模殺戮,而純粹是更享受打造單個“藝術品”才如此行事,在他看來,相比于更多死傷,死傷的形式要更加“瀆神”,如果他覺得有必要,以城市為單位摧毀也不會有絲毫的遲疑。

  至于商會的規則,那是什么?他從沒聽說過。

  這種心態。

  才是沈默有一絲憤怒的原因。

  此刻看著陷入莫大恐懼,卻并非是恐懼自己,而是恐懼無法得到貞德的吉爾,沈默略微低吟,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這一次,只不過是順路過來給予你們警告。”沈默平淡的說道,“如果再生惡念,就是你們飛灰湮滅之時,此外——你們將成為令我不滿之人,滾吧。”

  有認可的“白名單”,自然也要有不滿的“黑名單”。

  這是平衡沈默個人喜好與制定規則之間的天平。

  話音落下的瞬息。

  吉爾與龍之介兩個人的身形猛地撞破別墅,眨眼間就消失在眼前,然后重重的砸在某塊堅硬的地面上,同時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真是倒霉,竟然遇到了那樣厲害的人。”龍之介揉著自己的肩膀,要不是也開了一些罐子,他這一下最少也得摔一個渾身骨折。

  “那不是人......”吉爾的身軀在不斷的顫動著,聲音無比的悲傷,“多么可恨的神靈,竟然再一次的將我帶離貞德的身邊......不,不!我不能惹怒尊貴的神靈,無論什么命令我都會遵守,請一定要讓我回到貞德的身邊......”

  他一邊咬牙切齒,一邊又異常惶恐的祈禱,看上去已經顛三倒四,語無倫次。

  他什么都不在意。

  只在意貞德而已。

  “好了,caster。”龍之介一拍他的肩膀,“既然沒有死,早晚能夠再見到你那位圣女殿下的,不過,可惡,我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藝術品豈不是要全沒了,吶,我們再去做一些吧,就剛剛那種,我這次想要好好看一看。”

  他的雙目之中帶著某種強烈的渴望。

  對于雨生龍之介來說,什么圣杯戰爭,什么神靈,什么圣女殿下,他都不在意。

  他只想要找到自己一直追求的藝術。

  剛剛已經很接近了。

  那個從希望驟然跌落到絕望的小孩。

  然而,雨生龍之介忽然發現,面前的caster沒有像往常一樣回應他,而是瞪著那雙凸起的大眼睛,驚駭的望著他。

  “怎么了?”龍之介想要晃動一下他,但只是微微的用力,他的手臂,就化為了灰色的塵埃,整個緩慢消散掉了。

  這是......什么?

  龍之介看著自己化為飛灰的手臂,低下頭,他的腳、腿,同樣也在一點點的消散。

  直到此刻。

  方才最后的聲音重新浮現在腦海。

  “再生惡念,就是飛灰湮滅之時。”

  飛灰湮滅......

  龍之介張了張口,內心涌現出某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他還沒有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怎么能夠就這樣死掉!?他似乎想要抓住的面前的caster,似乎想要求救,但是手臂早已經消散,甚至連一句話都無法再說出來。

  吉爾明白這種絕望。

  他當然明白。

  這是追求之物還沒有實現的絕望,同樣的情緒讓他驚恐的咬住了自己的十根手指。

  他絕對不能夠死掉,絕對不能夠!明明都已經找到了貞德,都沒有將她從可惡神靈的束縛中解脫,都沒有讓她永遠的留在自己的身邊,怎么能夠像龍之介一樣死掉!

  沈默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雨生龍之介會死也是預料之中,像他這樣的人,惡念已經成為全部,怎么也不可能會不再起惡念。

  吉爾應該不會再作死了,畢竟他還想要實現自己的心愿。

  那么接下來......

  “黑名單”的作用,也應該要體現一下了。

  這個世界所有的商會會員,都一下子有種奇妙的感覺。

  來自那位存在的不滿,并非是針對他們,而是在針對某個會員!

  大蛇丸的眼眸亮起。

  這還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沈默對某個人如此明顯的不滿,已經明顯到了近乎是在說“我不想動手,給你們個機會”的地步。

  “竟然還有這樣不知死活的人。”大蛇丸的嘴角向上彎起,“不過,這的確是個機會。”

  他可沒有忘記。

  想要加入商會,成為商人,必須的條件之一就是得到某位商人的認可。

  很顯然。

  這是一場測試。

  是沈默對他們的能力以及悟性的測試。

  “老頭子。”他轉過頭,看著就在他不遠處大吃大喝的卡普說道,“我打算出手了,這個caster的人頭,我勢在必得!”

  “哦?”卡普咽下口里面的肌肉,咧開嘴,“看不出來,你對那位存在竟然如此敬重?”

  “你不懂。”大蛇丸的笑容更盛,“敬重自然是萬分敬重的,不過,機遇也同樣重要。”

  與此同時。

  小南、神裂火織、乃至于正在悠閑晃動著葡萄酒杯的金閃閃,以及正在和阿爾托莉雅對持的衛宮切嗣,同時瞇起些眼睛。

  這些人,有些是想要得到沈默的好感,有些是想看看有沒有取得戰爭勝機的可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