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七章:故人之間的見面

  這一處地方,本身就像是光鮮亮麗的城市不為人知的陰影角落一樣。

  幾乎沒有燈光,普通人走進這里,甚至需要小心翼翼的摸索著前行。

  不過對于沈默和貞德來說,自然是清晰猶如白晝。

  貞德已經嗅到了鮮血的味道,這讓她加快了腳步,悄無聲息而又快速的在小巷之中穿梭,而沈默則依然是不緊不慢的走著,卻詭異的始終呆在貞德的身邊,寸步不離。

  終于,到了血腥味最濃的地方。

  這是一處小院子,有一棟獨立的別墅,門口本應該存在的照明燈泡已經全部破裂。

  貞德放慢了腳步。

  美麗的面龐上非常的嚴肅,目光中涌動的是凌厲的憤怒。

  對于曾經在戰場上參與戰爭整整兩年的貞德而言,輕而易舉的就能辨認,在這屋子里最少也有著數十人的尸骸,一想到其中還有不少的孩子,她的憤怒就在熊熊燃燒。

  不過,依然強迫自己保持冷靜。

  她看了眼沈默后,努力隱藏自己的氣息,一點點的靠近。

  有猶如細紋般的聲音從里面隱隱傳出來。

  “太美妙了,這簡直就是藝術品!不愧是caster。”

  “龍之介,果然你是能夠明白的,人類是會對恐懼感到麻木的物種,但如果先給予希望,從希望再到絕望的這一瞬間,就是最美妙的恐懼,如果神靈真的存在的話,也一定會為此感到憤怒吧。”另一個是同樣陶醉的聲音。

  似乎是隱隱的明白了這兩個人話語中的意義,再回想起之前現場的慘狀,貞德已經無法再等待下去。

  “到此為止吧!”她揮舞著旗幟,轟的一聲從正面突破。

  入目所示,是一副極為慘烈的場景。

  遍地的鮮血和殘肢斷臂,無數蠕動的觸手在尸骸的身上攀爬,發出駭人的聲音,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猶如惡魔一般的英靈,甚至還在擺弄著一個充滿恐懼的頭顱。

  這已經不能夠被稱作是逝去英雄的亡靈。

  而應該被稱作兇靈才對。

  但在此刻。

  兇靈手中的頭顱因為手指的無力而摔在了地上,他那凸起的大眼睛顫動的看著闖入進來的少女,似乎充滿了難以置信的喜悅。

  他向前了一步。

  在跌跌撞撞中的撲倒在貞德的面前,臉上洋溢著的笑容就像是看見了生死相離的親人。

  他卑微的伸出了雙手,顫抖著聲音喊道:

  “圣女殿下,這是真的嗎?我竟然還有再看見您的一天,啊,難道神靈終于傾聽到了我的心愿,我一直在期待您的復活,一直在等待著與您再次相見的這一天,此時此刻,此時此刻!我的心愿竟然就這樣實現了!”

  貞德聽見了男子的話,微微張大了嘴巴。

  她有想過見面之后各種各樣的場面,但是,獨獨沒有意料到這點。

  既然稱呼她為圣女殿下,那就是認識她的人。

  貞德不由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從者。

  穿著古老風格的長袍,上面有著猶如血絲一般的紅色紋路,面龐消瘦,配上那雙凸起的大眼睛,還有又哭又笑的表情,一眼看上去就是個喜怒無常的危險人物。

  但是。

  貞德依然從五官的輪廓中依稀的辨認出。

  “吉爾......是你嗎,吉爾?”她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般的說道。

  “嗚嗚嗚。”吉爾的眼淚從大眼眶中嘩啦啦的流下,歇斯底里的哭喊道,“竟然還有一天能夠聽見您呼喊我的名字,就算是此刻立即死去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貞德微微張著嘴巴,感受著空氣中濃烈的鮮血味道,似乎是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她對歷史并非是一無所知。

  自己被視為魔女燒死后,曾經一同奮戰的戰友,吉爾·德·雷,雖然憑借著戰功登上了元帥的寶座,但也至此沉迷于黑魔術,甚至虐殺了數百名的少年,毫無疑問,眼前的吉爾正是惡魔的化身,是他那和自己息息相關的悲劇性命運的展現。

  握著長槍的雙手微微用力。

  “吉爾。”貞德讓自己的聲音盡可能的平靜起來,“我們都已經是過去的人,此刻作為從者因為圣杯戰爭而相聚于此,沒有圣女和元帥,我是乳ler,而你是caster,就只是這樣的理由而已,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已經違反了圣杯戰爭的規定。”

  雖然見到了曾經的戰友和友人,但貞德無法敘舊,也不能敘舊。

  即便吉爾變成這樣有自己的責任,即便吉爾這樣渴望著與自己再次見面。

  但是,不能夠讓他在這樣繼續下去了。

  貞德的內心帶著愧疚,卻決心背負著這份背叛同伴的罪過,所以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圣女,只不過是一個愚鈍的,為了自己的心愿而讓身上沾滿了血污的罪人罷了。

  所以——

  貞德微微的舉起了手中的長槍。

  “請不要這樣說!圣女殿下。”吉爾抬起頭,那布滿了血絲的雙目似乎依然充斥著某種欣喜若狂的喜悅,“已經無所謂了,圣杯戰爭早就已經無所謂了!我找到了一個更加美好的神靈,一個比你所信仰的主還美好的神靈!正是偉大的祂讓我實現了我的心愿,讓我重新見到了你!所以,不要再說什么乳ler和caster之類的話了,所謂的圣杯,甚至是所謂的神靈都根本不能再桎梏我們,圣女殿下,這里只有您最忠誠的仆從!”

  此時的吉爾并沒有那種癲狂的表情,更多的是沉浸于美好未來的陶醉。

  他再一次的回到了圣女殿下的身邊。

  再一次的回到了能夠見到圣女殿下的日子。

  這對于他來說,其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吉爾,你......”

  貞德在濃烈的血腥味中深吸一口氣,似乎是想要以此讓自己回憶起戰場上的時候,讓自己變得冷漠,讓自己不再遲疑。

  不是早就已經決定好了嗎。

  殺掉一些人來拯救更多人。

  這種無可救藥的想法,不就是她生前相信并且在做的事情嗎?

  而就在貞德準備直接動手的時候。

  沈默的聲音突然傳來。

  “你說你找到了一個很好的神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