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三章:神裂想要挖墻角

  圣杯戰爭中,從者和御主之間的關聯原本就不是非常緊密,即便有契約和令咒也同樣如此。

  更換御主并非不可能。

  更不用說,如今的這場戰爭,與其說是圣杯戰爭,不如說是商會的特殊活動。

  規則已經傾向于后者,在這種情況下,脫離魔力供給,乃至于脫離令咒限制也不是不可能。

  衛宮切嗣不會放任如此巨大的不確定因素。

  既然無法信賴,那就想一個辦法,讓阿爾托莉雅在盡到自己的價值之后退場。

  此時的阿爾托莉雅并不知道,自己的御主已經對自己產生了質疑乃至于敵對。

  她站在庭院中,抬頭看著滿天的繁星,感受著晚風的吹拂。

  原本重新堅定起來的想法,再一次的陷入了迷惘。

  她不認為自己是錯的。

  但卻在思考著,她所堅持的騎士精神,會不會也是王國滅亡的原因之一,如果摒棄正義、不擇手段、殘酷暴虐,會不會稍稍的好一些?

  雖說如此。

  要她改變自己也是不可能的。

  阿爾托莉雅忽然有種想要找命運之主再一次的尋找答案的想法,人總是會對能夠觸手可及的答案產生依賴性,即便是騎士王也不例外。

  可她沒有徽章。

  更加的憂傷了。

  阿爾托莉雅卻沒有發現,在這庭院不遠處的地方,某個人正屹立在高樓之間,踩著肉眼無法直視的鋼絲,將她的表情和目光中的迷惘盡收眼底。

  正是神裂火織。

  雖然有想尋找盟友,但神裂火織并沒有太好的目標,可在見到阿爾托莉雅的時候,卻有些在意,似乎覺得這個女孩身上的氣質與自己有些相似。

  要怎么試探呢?

  神裂火織也有些煩擾,如果是蘿拉的話,想必對這種事情是得心應手。

  就這樣。

  圣杯戰爭的一天時間再一次的過去。

  隨后的兩天內,整個戰場十分安靜。

  沒有人再隨意的出去搞事。

  肯尼斯算是比較主動的在尋找目標,但沒有什么結果。

  而征服王則有些享受現代生活中的各種事件,不是外出逛街購物,就是呆在家里,好像對什么都懷著十足的興趣。

  金閃閃也開始為自己的神國選拔人選,但目標卻沒有放在冬木市,而是放在戰亂地區,為此賢閃和幼閃已經離開。

  至于caster組合,自然是照例進行自己的愉悅活動。

  一切都呈現出某種詭異的安靜。

  就連沈默都覺得有些無聊起來。

  “我還是去逛一逛吧。”他抱著緋鞠站起來,轉過身露出笑臉,“這里就交給你了,如果有什么特殊的情況就告訴我。”

  “有什么特殊情況你會不知道?”歐提努斯一下子瞪圓了眼睛。

  “我又不一直盯著,也不會在第一時間知道的。”沈默擺擺手。

  歐提努斯還能說什么呢,她就是一個打工的。

  只能氣鼓鼓的抱腿坐著。

  沈默就這樣來到了冬木市的大街上。

  如果是動漫迷,這里倒是一座經典的城市,各種可以打卡拍照的地方,沈默也稍微的提起些興趣,仔細想想,除了第一個火影世界,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縮在幕后觀察,倒很少有走動一下的時候。

  又是一天過去。

  戰場的局勢似乎終于發生了些變化。

  衛宮切嗣單獨的找到了阿爾托莉雅。

  “你不想用不正義的手段掠奪財物,我也不強迫你。”衛宮切嗣依然是一副冷漠的模樣,與他在妻子和女兒面前是判若兩人,“但是,只要你還認可自己的戰士身份,就不可能縮居在后面,我有個任務要交給你,去探查一下遠坂家族的情況,了解他們是否獻祭開罐,開罐的是從者還是御主——不要求一定要戰斗,你現在能做的事情也只有這種了。”

  雖然說話很不客氣,但阿爾托莉雅沒有拒絕的理由。

  自然是答應下來。

  身為劍士職階的她卻要去做暗殺者職階的任務,可這就是弱小者的工作。

  沒有告訴愛麗絲菲爾,她直接出發。

  衛宮切嗣看著她的背影,目光深邃。

  他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情報,遠坂時臣這一段時間正在找認識的魔術師同伴的借錢,同時變賣家產,毫無疑問,即便沒能夠開罐到極限也必然是開罐了,這種情況下,阿爾托莉雅獨自去探查極為的危險。

  她甚至無法靈體化。

  可是,這就是衛宮切嗣的目的。

  要是真的沒能回來,那之后再安撫下的愛麗絲菲爾吧。

  理念不合,無法控制,還被命運之主所重視的騎士王,就是個不安穩的炸彈。

  阿爾托莉雅極少有執行過這種探查的事情,她是王者,更是騎士王,自然是以王者的姿態戰斗,因此離開了府邸之后,顯得頗為的苦惱。

  總之。

  先去敵人的府邸附近看看吧。

  這樣想著的阿爾托莉雅小心翼翼的盡可能從無人的地方移動。

  此時已經是夜晚,小巷之間只有偶爾的幾盞極為昏暗的燈光。

  然而——

  僅僅是十分鐘后,她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因為在她的面前,昏暗的燈光之下,正站著一個女人,一個身材高挑,氣勢銳利,穿著古怪而又帶有某種莫名意味的女人,腰間更是挎著一柄極長的長刀。

  是敵人。

  還是來自異世界的強大戰士!

  阿爾托莉雅召喚出了自己的戰甲,握著自己的無形之劍,擺出了戰斗的姿態。

  雖然握劍的手掌并沒有動搖,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這種強者的對手。

  要結束了嗎?

  她的目光漸漸的銳利了起來,充盈著戰意,無論情況多么的糟糕,不戰而敗永遠都不會是她的選擇。

  “我不是來戰斗的。”

  神裂火織微微的抬起了手掌,遠離了腰間了長刀,以此表示自己并沒有戰意。

  “既非戰斗,所為何事?”阿爾托莉雅絲毫沒有放松警惕,言簡意賅的說道。

  “你在你的御主身邊已經待不下去了,不如與我合作。”神裂火織同樣直接,她的眼眸緊緊盯著阿爾托莉雅,似乎想以此表達自己的誠意,“我這兩天一直在觀察你們,你的御主,衛宮切嗣已經有借助他人的手將你排除掉的想法,并且付之于行動,你這次的行動就是只是送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