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一章:乘虛而入的混蛋

  不能怪她表現的不堪,剛剛可是差一點就死了,還是毫無反抗能力的死掉。

  “太可怕了,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人幸好還是店主厲害。”食蜂操祈喃喃著自言自語。

  “是我們太沒用了。”御坂美琴咬了下嘴唇,顯得相當不甘,“店主這次還是救了我們這應該是違反規則的吧。”

  “”食蜂操祈也沉默下來。

  雖然剛剛沈默很不客氣的說不會管她們,但行動上還是救了她們,帶走了那位魔神。

  “我們還要更強!”御坂美琴捏著拳頭,眼瞳中閃爍著斗志,猛地一轉頭看向番外個體,“你還想打嗎?我可不會再客氣,姐姐教訓不聽話的妹妹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被這個眼神一沖,番外個體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

  她在剛剛受到的沖擊,同樣不小。

  沈默沒有再關注那邊姐姐和妹妹之間的紛爭。

  他帶著歐提努斯回到了店鋪之中。

  畢竟想要一位魔神員工,才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主要目的。

  這個魔神表現的很平靜,只不過眉眼直接略有憂郁,主宰了一個神話的她顯然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種毫無反抗之力的一天。

  “你似乎并不好奇我的身份?”沈默就在她的面前坐下,即便這樣,眼睛的高度也依然比她略高了一些。

  “有什么好奇的,這不很明顯嗎?來自異世界的至強者。”歐提努斯撇了撇嘴,“魔神已經是站在這個宇宙之物,能夠輕易擊敗魔神的你,只能是不屬于這方宇宙的強者。”

  到了魔神這一步,已經沒有什么是他們不能接受的了。

  真正的意識到,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即便是被來自異世界的強者俘虜也沒什么驚訝的。

  輕而易舉的就接受了這個現實。

  “這種心態倒是提分項。”沈默以面試官的眼光再打量了一下這人后,笑道,“我就直說了吧,我能夠實現你的心愿。”

  “我的心愿?”

  歐提努斯的表情終于發生了變化,她的目光似乎開始認真起來了。

  “可你不是不允許我毀滅世界嗎?”

  “的確,你想要重新創造屬于你的那個世界的話,就必須先把現在的這個世界毀滅。”沈默點點頭,然后話語一轉,“但是,這只是實現心愿的手段,而非目的,你其實并非是想要回到你熟悉的那個世界。”

  歐提努斯的表情有著一絲動容。

  她開始意識到。

  面前這個人,似乎很了解自己。

  但她還想要再確定一下。

  “那你說,我想要的,是什么?”

  “一個理解者,一個能夠理解你的人。”沈默一伸手,給她遞了一杯奶茶,自己手上也多了一杯,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之后,用肯定的語氣說道,“你只是太寂寞了。”

  只這一句話,就讓歐提努斯的嬌軀一顫。

  臉色有種不自然的紅潤。

  “這種話,說的好像我是個欲求不滿的深宮怨婦一樣。”她不滿的小聲嘀咕,但表情已經出賣了一切。

  被說中了。

  她強大、冷酷,被無數人恐懼或崇敬。

  同樣也被疏遠。

  內心的情感找不到人分享,無論是幸福亦或是悲傷,即便是想要靠近其余的人,想要講述,也得不到理解。

  因為她實在是太強大了。

  坐在冰冷的王座上,注定是孤家寡人,尤其是在這個已經被魔神改造過,并不屬于她的世界。

  所以想要回去。

  就像是迷失在語言不通,文化不同之地的游子,堅信著只要回去,就能夠找到熟悉的,親近的,有共同文化,共同話題的,能夠互相理解的人。

  “你應該不是不承認自己的傲嬌類型吧。”沈默歪了下頭望著她。

  “”歐提努斯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你是想說,你能夠理解我嗎?”

  她就這樣看著沈默,承認了自己的心愿。

  想要創造自己過去的世界,是因為寂寞。

  “首先,我能夠輕易的‘看見’你的內心,你的情緒,并且知曉你的一切。”沈默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目光變得深邃起來。

  歐提努斯的確有一種被看透一切的感覺。

  她并不生氣。

  還有些欣喜。

  就好像索爾對一方通行說的那番話一樣,如果能夠被人看透,能夠放心的將自己的情緒交給他人,對于某些人而言,或許還是種幸福。

  “其次,我也是一個遠離故鄉的旅行者。”沈默的手指下移,指著自己,有些感慨般的說道,“我比你還要更思念過去,因為那里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所熟悉的一切,而你,即便是回到了你過去的世界,在那里也沒有你所期盼的理解者吧。”

  歐提努斯似乎有些驚訝,然后低垂下視線,眼神略微暗淡。

  再次被說中了。

  記憶中的過去,那個屬于她的世界已經非常非常的久遠,但要說理解者的話,是沒有的,她僅僅認為,相比于眼下的世界,在自己熟悉的那個世界里或許可以找到。

  她的眼眸很快亮堂了起來。

  “真的是相當狡猾的手段,我的一切都被你看透了,即便不用任何的武力也可以肆意玩弄我的心靈嗎?”

  她打量著沈默的目光已經變了,變得像是在看待自己一直期待的,甚至夢寐以求的理解者一樣,然后滿意的點點頭道:

  “我承認你贏了,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說,你都有能力成為我的理解者,只要確定了你是理解者,無論什么事情我會愿意為你做,你也是懷著想要我做什么的目的找上我的吧,不過現在的我還沒有確定。”

  說完了這一大段話之后,她停了下來。

  故意不再說下去。

  目光看著這個不過是第一次見面的人。

  帶著某種期盼和害怕希望破滅的恐懼。

  在漫長的歲月中,她已經什么都不在意了,力量、權利、勝利,乃至于世界,所有被握在手中的東西她都不在意了,她只是希望能有一個理解者,一個能夠明白她的內心,她的傷痛,能夠將她抱在懷里輕聲安慰,能夠讓她完全信賴著,并且一起度過接下來更加漫長的歲月的人。

  沈默清楚這些。

  所以他伸出雙手,帶著些微笑的將歐提努斯嬌小的身體摟進懷里,像擼貓咪一樣用手掌滑過她的背脊,輕聲道:

  “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辛苦你了。”

  只這一句話,歐提努斯的情緒似乎一下子達到了某個臨界點,眼淚流了出來,壓抑著哭腔的低聲喊道:

  “難以置信!狡猾!卑鄙!乘虛而入的混蛋,要是早個幾千年我肯定不會讓你輕易得逞的!”

  雖然是這樣喊著,但是攥著沈默衣角的手掌卻是越來越用力。

  她真的太希望有人能夠理解她了。

  沒有人知道神有多強大。

  所以,也沒有人知道神有多寂寞。

  當然,能夠這么簡單的只有沈默。

  他強大到可以知曉她的一切,可以看透她的內心,可以輕易將她從神座上面拉下來,在這樣的基礎上,只需要付出一點點的關懷,就能輕易的將這位寂寞的神牢牢的系在身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