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九章:玩家各自的奮斗

  一方通行那有些不太相信的眼神,更是讓御坂美琴火大。

  這個混蛋。

  難道以為她是輕輕松松的就擊敗了他嗎?他以為他自己曾經給她帶來過多大的絕望?

  “我不管你是良心發現還是想要贖罪,總之你給我聽好了。”御坂美琴拿出一瓶紅色的藥劑就往一方通行的嘴里灌,“我沒有把握一定會救她回來,只是必須要拼命去救,所以每多一份力量都可能多一份希望,你要是真的想保護她,就給我站出來,不要好像事不關己一樣。”

  御坂美琴依然厭惡著一方通行。

  但是——

  一方通行那份想要保護最后之作的情感被她看出來了,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現在這種情況,每多一份力量都很重要。

  “等,等等。”

  一方通行被嗆了好幾口,然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恢復了不少,暖洋洋的感覺從喉嚨涌便全身,連帶著原本無法動彈分毫的四肢都可以勉強動彈了。

  可相比于這個。

  他更在意御坂美琴說的話。

  “讓我去保護?開什么玩笑,我這種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他從來都沒有保護過別人,唯一的嘗試也就只是剛剛那種情況,還被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然后當著他的面把女孩帶走了。

  這不更是證明了他做不到嗎?

  “總之你想救她沒錯吧,你擔心她受到傷害沒錯吧。”御坂美琴以毫不客氣的語氣說道。

  “沒......錯。”

  即便是一方通行也沒辦法否認。

  “那就足夠了!”御坂美琴加重了語氣說道,一個瀟灑的轉身,“想做就去做,做不得做到再說,給我跟上來,你的傷勢只是身體層面的,一瓶大紅藥應該就差不多了。”

  “不要命令我!”

  一方通行努力撐著床板坐起來,竟然真的做到了。

  給他喝的藥水到底是什么?

  一方通行伸出手,就像是扭麻花一樣扭斷床的金屬框架,用來作為拐杖撐著,幾步追了上去。

  “那瓶藥水還有嗎?我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再拿一瓶來吧。”

  “沒有了,那個超貴的!平均要五千萬日元才能夠開出一瓶來。”

  “五億,我給你五億,先來十瓶。”

  “哈......?成交!”

  五百萬日元一個三級罐子,一般十個醫藥罐子里面能夠開出一瓶紅藥水,說五千萬一瓶也不錯,但其余的九個罐子里也會有好東西。

  即便用不上,還可以拿去和綱手姐姐換。

  御坂美琴等于悄無聲息的吞掉了九成的錢,以她的臉皮,這個時候也不由臉紅了一下,但硬是沒有主動開口退回。

  總覺得自己有點變壞了,怎么辦呀╭(╯ε╰)╮

  食蜂操祈在看見了一方通行的時候,雖然有些驚訝,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時間有限,我只能夠簡單的查一下,剛剛從學園都市內出發前往南歐的,有三架飛機,其中兩架都是軍用運輸機,有士兵護送,一架是民航,雖然很大可能性三架都只是幌子,但也不能錯過攔截的可能性。”食蜂操祈從旁邊一個人的手中接過了三維投影地圖。

  三架飛機,全部都是不同的路線。

  甚至起飛時間也略有不同。

  而他們正好有三個人,值得一試。

  “我去追一架軍機。”御坂美琴指著一架軍機中的一輛。

  “你確定?”食蜂操祈似乎有些驚訝御坂美琴的選擇,“軍機一定會發生戰斗,危險程度先不提,你有讓它墜毀的覺悟嗎?”

  “所以才要讓你去民航,你的能力的話,即便出現沖突也能夠保證飛機上的普通人毫發無損吧。”御坂美琴揚了揚下巴,尚且稚嫩的面龐上過多了一道說不清楚的滋味,“至于我,你以為我這幾天都是在什么地方戰斗。”

  善良有的時候會壞事,會被人利用,因此需要把握底線。

  這是這幾天的時間里,那位綱手姐姐一直在教她的事情。

  如果能夠在戰斗中留手,那她當然會留。

  但如果留不了......

  御坂美琴的臉上微微泛白,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了一下,但卻像下定決心一樣轉過身。

  “不要浪費時間了,走吧。”

  “我去追另一家軍機。”

  一方通行也簡單干脆,他依然綁著繃帶,還拄著拐杖,目光里卻涌動著暴虐的情緒。

  從病房里出來到現在,他一直在思考著。

  他會做的事情,或者說擅長的事情,也只是傷害他人。

  但如果,破壞的力量也能夠保護她的話。

  那就讓他放開手盡情去破壞吧。

  三個人,登上了三架學園都市最先進的戰斗機,駕駛員都是被食蜂操祈控制的精英駕駛員,追趕運輸機和民航自然不在話下。

  沈默就在罐子店里看著這三人。

  他能夠看見更加深遠的事情,比如說這件事情的背后,但他并不在意那些。

  他在意的,是人。

  “一方通行的心愿雛形,已經建立起來了。”沈默看著面前投影中的一方通行,輕撫著懷中的緋鞠,因為有些意外而笑了起來,“御坂美琴不愧是主角,嘴炮的功底也不差嘛,倒是省了我一些事,不過......還差最后一個契機。”

  “喵——”緋鞠慵懶的回應。

  聽起來似乎是不感興趣。

  但她的小腦袋也一直在注視著畫面,寶石般的眼瞳中同樣帶著十足的期待。

  跟著主人的時間久了,她也開始享受著這種在背后看著玩家們奮斗的感覺。

  順嘴叼了一塊小魚干,緋鞠在沈默的懷里翻了個身,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畫面的三個人,都差不多開始接觸各自的目標。

  然而......她們注定要失望。

  無論是軍機,還是民航,都不過是幌子,最后之作不在任何一架飛機上面。

  三個人最終在南歐的一個人跡罕至的小島上匯合了。

  戰機不需要降落。

  徑直從高空中不帶降落傘跳下的一方通行,仰著頭看著同樣閃爍著雷電跳下的御坂美琴,以及輕盈著緩緩飛下來的食蜂操祈。

  “我早就想問了,你們的能力......明顯不一樣了吧。”一方通行已經扯掉了腦袋上的繃帶,露出慘白的臉色,此時微皺著眉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