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八章:這壓倒性的慘敗

  這個電話,本應該是由教皇親自來接的。

  但現在教皇坐在地上,這個青年在接聽。

  現場還有戰斗的痕跡。

  這個場面,已經足以說明問題。

  神之右席,寓意著神的身側,是羅馬正教最強大的魔法師團體,但實際上,里面最強大的就是這位青年,掌握著遠超其余任何人的可怕力量,甚至足以拯救或者毀滅世界。

  電話掛斷。

  青年人一步步的走到教皇面前。

  彎下腰看著他。

  “就連下面的人都有一些動搖了,情況看起來很不妙啊,這種時候身為教皇的你難道不應該做一點什么嗎?”

  單單看右方之火這幅笑呵呵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真的是在詢問教皇的意見。

  但教皇已經明白到了他的內心。

  “你想要做些什么,就直接說吧。”教皇的聲音很低沉,“我已經嘗試過阻止你了。”

  “真是喪氣的話呢,我倒是希望你再努力點試試看。”右方之火挺直腰來,“本來想要好好的拯救一次世界的,但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怪物啊,只是一言就剝奪了圣人和圣母的力量,這是怪物吧,這肯定是怪物吧。”

  他不斷的重復著怪物這兩個字,但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大。

  他喜歡怪物。

  因為有怪物,就意味著輪到救世主出場了。

  “你難道想......”教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

  “我想的難道有錯嗎?托后方之水那個家伙的福,我們這一次可是狠狠的丟了臉面。”右方之火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現在全世界都在害怕那個怪物的力量,揣摩那個怪物的用意,甚至擔憂著他和學園都市的關系,不好好的找回場子可不行。”

  “你只是想要實驗一下你自己的力量而已。”教皇毫不客氣的指出他的真實想法。

  “當然。”后方之水也毫不掩飾的說道。

  沒錯,他想要實驗一下他所擁有的可怕力量。

  明明是連世界也可以拯救的力量,卻從未展現出真正的實力,為什么?因為世界并沒有出現過真正的危機。

  包括這一次。

  他也不認為那個所謂的罐子店主會是個危機。

  但是,值得牛刀小試。

  就當這是真正的拯救世界之前的熱身活動吧。

  青年轉過身離開,留下面露著深深擔憂之色的教皇,但這份擔憂也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

  因為他深深的明白青年有多么恐怖。

  就在剛剛,他召集了二十億人的信仰之力,用出了身為教皇才能夠使用出來的可怕魔法,卻被那“第三只手”輕易而居的擊潰,那已經不是單單“神之力”可以解釋的力量了。

  第二天。

  一個震驚了整個魔法側的消息傳了出來。

  神之右席的右方之火,要對學園都市宣戰,并且召集自愿的魔法師一起,圍剿罐子店主。

  右方之火在魔法側其實很少出手,并沒有身為圣人的后方之水那么聲名遠揚,但是,作為神之右席最神秘的存在,他的確擁有著帶領魔法師們進攻學園都市的資格。

  原本這一段時間。

  不怕死的魔法師們,就在等待著下一個機會,能夠再一次調查那個神秘的罐子店的機會。

  所以此刻。

  魔法側一定程度上的被重新調動起來了。

  沈默自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他倒是一臉的無所謂。

  畢竟在那一次出場后,這樣的發展也是不可避免的,但說實話,右方之火固然已經擁有了毀滅世界的力量,可在這個世界,依然不值得他太過關注。

  若有魔神被吸引過來就好了。

  沈默可沒有忘記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之一——看看那些魔神適不適合成為他的員工。

  不過。

  事態隨后的發展,有一點超出沈默預料。

  右方之火口中的進攻,就真的是在進攻!

  因為學園都市單方面的行動,魔法側的存在被世人知曉,所以這一次的行動,完全沒有遮掩自己的打算。

  那是漫天的魔法飛行器。

  外形酷似兩條獨木舟,有著長條的身形,安裝了翅膀,看上去就像是在云層當中搖曳的“蛇”一樣。

  實際上,這種飛行器的名字的確是叫做“云海之蛇”。

  意為阿茲特克狩獵以及戰爭與銀河之神。

  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學園都市的領口之中,至于空襲警報聲音響徹了整個學園都市。

  “這種飛行道具,是魔法結社——有翼者歸來的專屬武器。”食蜂操祈站在常盤中學的高樓上看著天空,十分肯定的說道,“看來魔法側內流傳的消息是真的,有比后方之水更強大的人帶領著眾多魔法師,進攻學園都市。”

  這幾天的時間里,食蜂操祈也沒有閑著。

  她控制了整個常盤中學。

  同時某種程度上入侵了魔法側,不至于對魔法側的消息一片空白。

  這還是因為學院讀書高層以及魔法側對她有著極高警惕的情況下。

  奪靈者的強大可見一斑。

  “竟然真的開戰!”御坂美玲就站在食蜂操祈的身后,面色嚴肅。

  “學園都市的戰機也都已經起飛了。”食蜂操祈忽然說道。

  似乎是印證了她的話語,一艘艘宛如未來戰場般的戰機沖向天空,其中大部分都是無人戰機,只有少部分是由學園都市內的特殊武裝機構進行控制。

  也算是讓御坂美玲稍稍的松了口氣。

  她這一段時間一直作為家長代表在和學園都市進行著談判。

  保護學生們的安危,是眼下學園都市在這場戰爭中能夠拿出來的最大的條件,要是做不到這一點,家長們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讓自己的孩子留在這里。

  畢竟,即便外面再危險,也不可能比得上戰場的中心危險。

  每個人都仰著頭。

  一場空戰似乎即將開始。

  但就在這一瞬間。

  橘黃色的光芒猛地在天邊爆發,一道足足三四十千米的橘黃色光劍以席卷世界般的姿態飛速橫掃,所過之處,連續不斷的爆炸光芒在高空當中炸響。

  那些是被摧毀的戰機。

  就連食蜂操祈都有著一瞬間的愕然,睜大了眼睛,呆呆的看著這壓倒性的慘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