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四章:還有誰想要繼續

  此時此刻。

  所有的魔法師都不敢輕舉妄動。

  即便是逃跑,也沒有誰敢做第一個,哪怕躲在暗處,也有一種自己的安危完全無法保證的感覺。

  無他。

  面前這個男人實在是太詭異了。

  后方之水還在拼死的想要抬起自己的武器,但是根本沒有作用,僅僅是不愿意放棄而已。

  “明明在以力量為借口,失去了力量之后,卻不肯放棄?”沈默依然一副慢悠悠的語氣。

  后方之水沉默著。

  哐當一下。

  手中變得無比沉重的大刀再一次的倒在地上。

  已經無力了。

  “您說的沒錯。”后方之水的胳膊,雙腿都在不足的顫抖著,“力量不夠......只是借口,我只是在任性的使用這份力量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這是只有在失去了力量的時候,才能察覺的。

  不是因為力量只能做這么多,而是他的內心只想要做這么多。

  “你倒是干脆。”沈默輕點了一下頭,“你的心愿,其實和神裂火織是一樣的,都是想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罷了,但你比她更有野心,你的目標不單單只是眼前,而是更多的,甚至是你無法看見的人,這就使得你的心愿得到了延伸,并非只是被動的幫助面前之人,而變成了主動的去維護秩序。”

  這就是為什么后方之水有資格看見罐子店鋪。

  而神裂火織與上條當麻這種,卻是無法看見。

  他們的心愿不夠具體。

  只是眼前存在著需要幫助的人時候,才會出手,如果一直沒有遇見,一直沒有需要拯救的人,他們就會一直咸魚下去。

  “......您究竟是什么人。”后方之水緩緩的平復著自己的呼吸,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如果是一般的人這樣評價他的內心。

  他只會不屑一顧。

  但面前這個人卻輕易的剝奪了他的力量,這份不可思議的偉力,讓他根本無法忽視對方說的話。

  “我是幫助你們實現心愿的人。”沈默緩緩的說道。

  后方之水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他無法判斷真假。

  不如說,從他的力量被輕易剝奪開始,他的思緒就開始混亂,因為這樣的存在超出了他的想象。

  “美琴想要保護她的妹妹們。”沈默臉上浮現出微笑,“她的心愿是如此的強烈,又是如此的艱難,所以我給予了她希望,操祈同樣有著必須要實現卻無法實現的心愿,現在她同樣抓住了希望,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而你——你的心愿同樣強烈,只是你自己還存在著迷惘。”

  “迷惘......”

  后方之水看了一眼御坂美琴,又看了一眼食蜂操祈。

  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一個如此強大之人,賜予了如此強大的力量,卻只是為了幫助她們實現自己的心愿?

  “你不需要懷疑主的話語。”神裂火織忍不住開口,“凡世間的一切對于主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沒有任何值得窺伺的,主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主的仁慈與善意,這份應對著心愿的希望,只是主的恩賜。”

  在神裂火織的心里。

  沈默就是一位懷著仁意想要幫助世人的神靈。

  事實上。

  對于無所不能的神而言,凡間的一切又有什么好窺伺的呢?即便是真的窺伺,也有其余的無數種辦法。

  “你說......主?”后方之水的眼瞳狠狠的一收縮,帶著幾分更加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神裂火織。

  對于魔法師而言,這個稱呼可不能夠隨便用。

  即便神裂火織出生的天草式是一個集齊百家之長,而沒有具體信仰的教派,也同樣如此。

  再看看神裂火織的表情。

  分明就是一個準備付出信仰的信徒。

  難道說......

  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想法涌現出來。

  面前的男子,難道是某位被召喚出來的神祇?是哪個派系?東方人的面孔......神話中的誰具備著這樣的特性?

  在這個世界。

  神話當中的存在,既是不存在,也是存在的。

  漫長時間的傳說和信仰,早已經具現化了神的偉力,只要使用特定的魔法,甚至可以將傳說中的神系召喚出來。

  不單單天使。

  包括東方的神話也是。

  “不用亂猜了。”沈默帶著些無奈的搖搖頭,“決定吧,擁有心愿的你,是想要進店尋找實現心愿的力量,還是就此離開,做一個無需再改變任何人眼淚的普通人,這個選擇只需要基于你自己的意志去決定。”

  話音落下后。

  商店的大門緩緩關閉。

  御坂美琴先一步抓緊跳進去,上條當麻也想要進去卻觸碰到一個無形的軟綿綿的屏障。

  他和御坂美玲都沒有資格。

  “媽媽?”御坂美琴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己母親。

  “你就安心的去吧,外面的事我會照顧好的。”食蜂操祈故意做出了揮趕蒼蠅的動作。

  “那就拜托你了。”御坂美琴卻沒有生氣,只是十分鄭重,甚至帶著幾分懇求的說道。

  “無趣......”食蜂操祈反而一臉嫌棄,“她也是桃莉的媽媽。”

  平時如果看見御坂美琴這幅懇求她的模樣,她可能會高興,但這個時候卻高興不起來。

  而就在門即將徹底關閉的瞬間。

  后方之水向前踏出了兩步,直接走了進去。

  他終究還是無法接受,放下一切的自己。

  大門關上。

  眨眨眼的功夫,罐子店再一次變成甜點店。

  只留下依然在地上的大刀,還有一群猶如夢幻一般的魔法師們。

  “那么,剩下的就是我們之間的事了。”食蜂操祈抬起手,所有被她控制著的超能力者們集體向前一步,她十分甜膩的笑著,“只敢躲在暗處的老鼠們,還有誰想要繼續,我保證,會好好的調教你們,讓你們永遠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悲傷痛楚。”

  最棘手的后方之水已經不在了。

  她可不是重傷而失去力量的御坂美琴。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

  魔法師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

  這場戰斗,他們可以說已經是失敗了,但也可以說,已經成功。

  因為他們找到這力量背后之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