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三章:我剝奪你的力量

  沈默將所有人的反應都收入眼底。

  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做生意的,原本就不怕被人知道,不如說反而要弄的人盡皆知最好,而有了御坂美琴和食蜂操祈兩人的精彩表現,罐子店也到了出場的時候。

  后方之水此時也回過神來。

  “你的目的是什么?”他直接問道,“能力者能夠使用魔法,還是如此強大的魔法,這份力量足以打破世界的平衡,引發大戰,不知多少人會因為悲劇而流淚。”

  “的確有這種可能。”

  沈默的手指輕輕撓著雙腿上緋鞠的下巴,依舊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但,戰爭只是源自于人類的欲望,并非是源自于我帶來的力量,掌握著這份力量的她們,也僅僅只是為了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罷了。”

  事實上即便他不出現,戰爭也會爆發。

  依然會有很多人死掉。

  所以這個鍋沈默可不會背。

  但后方之水顯然不這樣想。

  “很不幸,我沒有力量解決掉人類的欲望問題,即便我知道這是戰爭的根源。”后方之水手中大刀的刀尖微微抬起,“我只能夠解決掉我的力量能夠解決的事情,為了更多的人而剝奪少數人的幸福,這是屬于世界的殘酷現實,我無力改變。”

  同為圣人的后方之水,與神裂火織看待自身力量的感悟,完全不一樣。

  甚至可以說相反。

  越是拯救了更多,越是改變了更多,后方之水就越是明白自身的無力。

  他不排斥殺戮,不排斥力量,只覺得這力量還不夠強大。

  所以此刻。

  他盯著面前的男子,戰意正在不斷的上揚。

  雖然大概感受得到對方擁有不簡單的實力,但如果解決掉一個人就能夠阻止混亂和戰爭的話,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停下腳步。

  “有趣。”

  沈默依舊是以一副慵懶的姿態躺在椅子上。

  緋鞠伸出粉嫩的舌頭輕輕舔舐著他的手指。

  他就好像感受不到后方之水的戰意一樣,隨意的說道:

  “你覺得自己無力改變人類的欲望,也無力改變世界的殘酷,難道,你就能夠改變我的存在?如果是你身上的力量給了你這種錯覺的話——那我就剝奪你的力量吧。”

  也就是這句在其余人聽起來似乎是玩笑的話語后。

  后方之水的身形猛地一顫。

  前所未有的虛弱感涌上來。

  沒有了。

  屬于圣人,屬于“神之子”的力量沒有了!

  “這不可能!”

  后方之水再也無法保持自己的冷靜。

  相比于失去力量,這件事情本身更讓他難以相信。

  圣人的身份是天生的,是神賜的,也有圣人失去過自己的力量,但那是因為被破壞,被傷害。

  可是,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完好無缺,甚至就連圣痕都依然存在。

  就是力量消失了!

  這種情況遠遠的超出了他能夠理解的范疇。

  而且,這不過是開始。

  不單單是神之子的力量,就連屬于圣母的特性,屬于魔法師的魔力,屬于他千錘百煉出來的力道,所有的一切,都快速的消散,消失到無影無蹤。

  哐當。

  失去力量的他再也無法握緊手中沉重的大刀,身軀接連后退了幾步,滿臉的驚駭。

  就算是幻想殺手也不可能做得到這種事情!

  其余的魔法師也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太對勁。

  “發生了什么?”

  “后方之水為什么會丟掉靈裝,難道是中了什么術式。”

  “沒有發現魔力的痕跡。”

  “你們快看天上!”

  “怎么會,后方之水的魔力反應探查不到了!”

  天上那始終存在著的巨大魔法陣,此時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支撐一樣崩潰掉。

  五千噸的水從半空中轟然砸下。

  也辛虧分為了兩公里的直徑,可怕的重量分散開來之后,也僅僅是一場瓢潑大雨,所有被食蜂操祈控制著的學生都被淋了個濕透,但是沒有誰受傷。

  可這種狀況,魔法師難以理解。

  沒有打斗,沒有術式的痕跡,簡直就像是后方之水一下子繳械投降了一樣。

  “現在,你就是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你已經沒有力量去剝奪任何人的幸福,或者去改變任何人的眼淚。”沈默微微抬起眼眸,目光略帶著些深邃的看著他,微笑道,“按照你的理論,只做自己做得到的事情,那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家了。”

  后方之水的嘴唇微微顫抖著,驚駭的表情還殘留在他的臉上。

  想不到。

  想不到對方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此刻的確是失去了一切的力量,以一個超出想象的方式,他甚至連靈裝都無法拿起。

  就這樣回去?做個普通人。

  這個想法一出現,就立刻被一種難言的恐慌感徹底的吞噬掉。

  “我做不到。”后方之水彎下腰,想要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但即便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用勁到青筋暴起,臉色漲紅,也僅僅只是勉強抬起來。

  別說揮動了。

  就算是這樣保持著,都讓他的雙腿不斷的顫抖著。

  這柄特制的靈裝,重達數百公斤。

  這種難堪的場面,再加上沈默的話語,終于讓其余的人,意識到了后方之水此時的狀態。

  “圣人的力量......難道被剝奪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圣人!”

  “他究竟做了什么,什么也沒做吧,難道是術式·圣人崩壞?”

  “圣人崩壞不是這種效果!”

  “他到底是誰?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存在?為什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恐慌的情緒在魔法師間飛速蔓延。

  和后方之水最初的反應一樣。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后方之水可是在剛剛大發神威,一個人比他們所有人加起來還要強大,甚至無壓力的將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圣人逼迫到了重傷頻死的地步。

  而現在。

  一個照面,一句輕飄飄的話,所有的力量就被剝奪掉了?

  每一個魔法師都感覺到頭皮發麻,雞皮疙瘩一顆顆暴起。

  面對著這種無法理解的存在,都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他們雖然可以為目標付出生命,但也不意味要自尋死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