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二章:他們找到了真相

  的確是已經結束了。

  因為白井黑子就在這里,而一間甜點店鋪,就在距離這里不過一百米的距離。

  不過是眨了眨眼睛。

  御坂美琴眼中的甜點店鋪,就變成罐子店。

  “黑子。”她抬起手指了指,“帶我去那里。”

  “好的。”

  黑子也看向了那個店鋪,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過去。

  沒錯,她也看見了。

  實際上不只是她,因為御坂美琴的動作,在場的很多的人都看見了。

  這里聚集了魔法師當中的精英,按照沈默設定的規則,在這里,符合條件,并且有資格進入的人,并不算少。

  包括了后方之水。

  只不過,在他們的眼中,那不過就是一家普通的店鋪,雖然看上去有些風格怪異,但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同的。

  唰——

  黑子和御坂美琴出現在了那間店鋪面前。

  又是唰唰了兩下。

  御坂美玲,還有食蜂操祈,甚至重傷的神裂火織也全部都被帶過去,無法被瞬移的上條當麻也一路小跑過去。

  后方之水沒有阻止。

  這么近的距離,根本就不怕跑掉,而且,他不知道御坂美琴想要做什么,只是隱隱的察覺到了有些不大對勁。

  “嗶哩嗶哩,這里有什么嗎?”上條當麻抬頭看著招牌,“芙蕾德甜點店,喂,你不會到這個時候還想吃甜點吧。”

  “你看不見嗎?”御坂美琴似乎是愣了一下。

  “你說看不見?看不見什么?”上條當麻一臉懵逼的模樣。

  御坂美琴和食蜂操祈互相看了看。

  她們都恍然大悟。

  并非是所有人都看得見店鋪的,似乎只有心懷著某種特定的強烈的個人心愿的人,才能夠看得見。

  “他沒有屬于自己的心愿。”一個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下一刻,無法看見之人的眼中,這家甜點店的表面忽然猶如水紋一樣發生了扭曲。

  變成了一家樸素的罐子店。

  店鋪的招牌,也變成了古香古色的“罐子”二字。

  而從內向外打開的店門中,一位穿著黑色鑲金龍的唐裝的男子,就靜悄悄的坐在那里,懷中躺著一只雪白可愛的貓咪。

  并非是等待著客人,而是主動的開門迎客。

  所有,所有人都看得見了。

  當然,只限親眼,某個正在暗中觀察著這里的倒吊人的眼中,依然是普通甜點店。

  但通過其余人的反應,他也意識到了什么。

  “甜點店......變成罐子店了?偽裝魔法嗎?”有的魔法師喃喃低語。

  “你說什么,不是一直都是罐子店嗎?”旁邊的魔法師奇怪的看著他。

  “這個人......看不透。”

  “看超電磁炮的樣子,難道他就是這份力量背后的人。”

  “小心點,他給我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魔法師們竊竊私語,但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已經被此刻突然出場的沈默吸引了。

  然后他們看見。

  已經渾身是血的神裂火織搖晃著走了過去。

  噗通一聲。

  半是跪伏,半是癱軟的倒在了男子的面前,仰著頭,以欣喜的目光凝視著他。

  那份欣喜,所有的人感受得到。

  “我看見了。”沈默抬起手,輕輕的放在她的額頭上,微笑著說道,“你已經做出了決定,這份決定,成為了你的心愿,也是你的資格。”

  也就是話音落下的時候。

  神裂火織的身上泛起了白色的光芒。

  而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神裂火織那慘不忍睹的傷勢隨著白光而飛速的治愈。

  不,與其說是治愈,更像時光倒流。

  因為就連破損的衣物,被斬斷的長發也全部恢復,左右不過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后,隨著白光散去,出現在所有人面前就是一位與新出場時再無半分不同的神裂火織。

  就連后方之水也是眼瞳一縮。

  這是什么恐怖的魔法?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神裂火織的傷勢嚴重到了什么地步。

  還是說某種特殊的靈裝效果?

  不,自己甚至連魔力的痕跡都沒有發覺,是因為這間店鋪的周圍有高超結界?還是說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幻術?

  越是實力強大的人,就越能夠感受到面前這一幕的非凡之處。

  后方之水無疑是相當強大的人。

  僅僅是他一個,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予了食蜂操祈等人強大的壓迫力。

  但在此刻。

  后方之水握緊了手中的長刀,第一次感覺他對事態已經完全失去了掌握。

  “感謝您的恩賜。”神裂火織倒沒有多少震驚,僅僅是帶著感激的目光。

  “不用這么拘謹。”沈默笑道,示意她站起來,“先站在一旁看看吧,你對我還是存在著一些誤解,更何況,想要成為正式的員工可沒有這么容易。”

  “......是。”

  神裂火織沒有多說什么,站在了沈默的身邊,目光卻一直放在他的身上。

  祂果然一直是在關注著。

  神裂火織的內心有著一份從未有過的,想要歡呼雀躍的心情。

  她再一次的確定了。

  自己的確找到了自己想要侍奉的存在。

  “難道,這位遠東圣人的行動,是閣下指示的?”后方之水握著手中的大刀,一步步的走上來。

  雖然是疑問的語句,但是他的內心卻已經確定了答案。

  看神裂火織的模樣。

  分明就是已經決定了離開清教,聽命于面前這位男子。

  “我并沒有指示她。”沈默搖了搖頭,慢條斯理的說道,“但她的確是誤以為這是我的意志,而出手幫助美琴。”

  “這么說......”后方之水的目光微凝,“這兩位少女的魔法,也是源自于閣下?”

  “不錯。”沈默十分干脆的承認下來。

  因為太過于干脆,以至于后方之水都有瞬息間的停頓。

  而那些魔法師們,更是一個個顫抖著。

  竟然真的就是他?

  他們想到御坂美琴在那場戰斗中展現出來的,令人顫栗的力量;想到剛剛食蜂操祈展現出來的,即便是圣人都不得不死戰的力量;想到神裂火織那瞬息間盡數復原的傷勢。

  而這所有可怕的一切全部都集中在了這位男子身上。

  只這一瞬間。

  這位正微笑著的男人,仿佛就變得極為的恐怖起來。

  雖說如此。

  但他們同時開始亢奮。

  因為他們找到了真相,也找到了目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