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八章:第三個藍色技能

  后方之水作為圣人的強大,是毋容置疑的。

  足以抵達音速的恐怖速度,一擊就可以擊碎大樓的強大力量,這是正常情況下,人類的血肉之軀絕對無法抵達的境地。

  而且他的強大不單單如此。

  圣人的力量本無法長久的使用,能夠使用片刻就已經奠定了圣人這種存在的地位。

  但后方之水。

  因為同時具備“圣母”的特性,不要說百分之百的發揮圣人力量,甚至能夠抵達百分之兩百這種絕對非人的程度。

  他究竟強大到了什么樣的地步,此刻,躲在暗處的魔法師,還有正面對著他的上條當麻等人,有著清晰的認知。

  首先就是快。

  快到像是瞬移類的超能力一樣,身形輕而易舉的拉出大片的幻影,比任何的特效都要炫酷。

  “可惡,根本就看不清。”上條當麻幾次想要參與進攻,卻發現以他的速度別說跟上,能夠辨別的清楚都是極難的事情。

  “叫你直接離開你又不聽。”食蜂操祈忍不住的埋怨了一句。

  即便是她,也只能夠依靠著強大的精神力辨認對方的速度。

  甚至不得不閉上眼睛。

  沒有強化多少的視力,在這種戰斗中只會干擾她的判斷力。

  而對方的力道,也十足的可怕。

  似乎是不想做太多無謂的殺戮,他僅僅是在以刀側面和十三騎士對敵,但即便是這樣,每一次的拍擊都會令空氣發出強烈的震蕩,猶如炸雷一般的風壓聲令人心生顫栗,即便是身具鎧甲靈裝,每一下擊中,都會像是球拍拍打乒乓球一樣。

  啪的一聲。

  在反應過來之前,騎士就已經被狠狠的拍飛了出去。

  “這究竟是什么人啊。”食蜂操祈顯得十分的震驚。

  如果是以前的她,只怕一個照面,就毫無反抗力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

  后方之水此時同樣處于震驚之中。

  和一般的強大者不同,他很清楚自己所擁有的壓倒性的力量,凡人是不可能跟得上他的速度的,但無論他怎么走位,怎么扭轉,那種被瞄準,被攻擊的感覺都如影隨至。

  更關鍵的是——

  他感覺不到對方是使用什么魔法。

  “雖然之前就有這種感覺,但是——你們使用的,難道是有別于目前任何魔法體系的新體系嗎?”后方之水的聲音穿了過來,“開創一種全新的,適合能力者的魔法,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是誰?亞雷斯塔?”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視線也在看著兩個人。

  對方的臉色毫無變化。

  不是亞雷斯塔?還是說,幕后之人隱瞞了身份?

  “你擺出這樣一幅輕輕松松的樣子,我可是很生氣的。”食蜂操祈撅起紅唇,與其說生氣,看起來倒更像是撒嬌。

  可隨著這句話吐出,后方之水的內心驟然響起警鐘。

  他注意到,對方的雙眼在一瞬間變成金燦燦的顏色。

  驀然間。

  對方的身后,出現了一頭巨龍的虛影。

  ——黃金瞳。

  強烈的壓迫席卷了他的身軀和內心,那是一種源自于生命層次的壓迫力,就好像面對著絕對不能夠敵對的主宰,有一種想要跪伏在地上的沖動。

  沒錯,就是沈默曾經用過的那個技能。

  僅僅是一分鐘就要消耗數萬交易點數。

  而如今,作為一個藍色稀有級技能,被食蜂操祈開出來了。

  這是她的第三個藍色稀有技能。

  無視距離,只要看見了這雙眼睛,就會在心里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意志力不夠強的人甚至會在瞬間跪伏在地上,陷入莫大的恐懼之中。

  后方之水的意志力當然強大。

  但是——速度依然被拖慢了。

  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以疼痛和鮮血刺痛自己的精神,同時閉上眼睛,極速后撤。

  “那是什么?”他的話語夾雜著血沫,“任何的傳說當中都不存在這種特性的巨龍,龍不可能是超越神之子的存在。”

  沒錯,這是真正讓他震驚的。

  巨龍魔法不是沒有,有很多。

  但是,對方身后的虛影,甚至完全碾壓了他這位神之子的精神地位,這是不可能的,唯有造物主的層次才可能壓倒神之子的地位,可已知的任何體系,任何傳說之中,都沒有哪個造物主是龍的姿態。

  “這可不是閉上眼睛就能抵抗的技能。”食蜂操祈的語氣稍微的有些喘氣,但笑容卻相當的甜膩。

  這個技能消耗很大。

  可是,對方中招了。

  恐懼已經植入內心,任何使用技能的時候,無論身在何處,這雙攜帶著絕對威壓的黃金瞳都會浮現在腦海,這是折磨,亦是詛咒,唯有徹底的臣服,或者徹底的擊敗才能夠讓心靈得到平靜。

  后方之水也已經意識到了這點。

  無關意志。

  再堅硬的鋼鐵也會在洪流不斷的沖擊下縮小,越是抵抗,心靈的磨損就愈發的劇烈。

  遲早會喪失掉自我的意識,淪為對方的形狀。

  他已經敗了。

  敗給了未知。

  “圣人的力量,不能夠就這樣交給學園都市。”后方之水保持著閉眼的姿態,意志卻昂起了頭,正對著巨龍的虛影,“傭兵的宿命就是在戰場上死去,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哦?”食蜂操祈的聲音突然響起,帶著明顯的玩味,“可我分明感覺到了你內心的眷戀,真想不到,像你這樣的存在也會有心愛的人啊,呵呵呵,是不是開始后悔得罪我?”

  這話語中并沒有威脅。

  但卻明顯的提示了威脅的可能性。

  后方之水,的確是感覺到了恐懼。

  并非是恐懼這個威脅。

  而是恐懼這份力量的背后。

  強大如他,都會在一次微不足道的失誤之后陷入敗境,將這樣強大的力量賜予兩位年僅十四歲的少女,后方之水仿佛看見了力量的失衡,看見了席卷世界的動亂,看見了無數悲劇的誕生。

  “戰斗至此,還沒有報出我的魔法名吧。”

  后方之水抬起手中的大刀,用力的敲擊在地面上。

  轟——!

  猶如爆炸般的轟鳴聲響起。

  堅硬的混泥土大片的崩碎。

  深埋與地面的水管破裂,從破碎的縫隙中噴射而出的水流,猶如游蛇一樣扭曲而涌動著。

  “Flere210,寓意為改變眼淚的理由,這就是我握緊武器戰斗的原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