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章:海軍本部的反思

  “什么!?”戰國猛地站起來。

  雖然說看著達斯琪的表情,在場的眾人已經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噩耗傳來的時候,戰國依然難以接受。

  “戰國!”空呵斥了一聲,“無論面對著什么情況,也要保持冷靜!”

  “......是。”

  戰國捏緊著拳頭,緩緩坐下去。

  這才是去世界舞臺的第一天啊。

  已經開罐到了極限的青雉大將,就這么犧牲了?

  “發生什么?”問話的是赤犬。

  “我們抵達世界舞臺之后,看見了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商會會員......青雉大將就這樣陷入陷阱,徽章也被敵人拿到。”達斯琪低著頭,捏緊著拳頭,那樣的一幕即便是現在回憶起來,都有著難言的悲傷。

  現場所有的人都沉默著。

  有些茫然。

  太簡單了。

  比想象中的戰爭更簡單。

  聽起來就像是青雉因為被麻痹,大意踏入陷阱,然后就死了一樣。

  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大將應有的死法,倒像是某個第一次面對惡魔果實能力者的小嘍啰的死法。

  “青雉現在的防御力,即便我的全力一擊,也無法重傷他,而且傷勢很快就會恢復。”空端坐在主座上過,一邊思索一邊緩慢的開口,“他還有強橫的力道,強大的技能,甚至連空間都能夠凍結......但僅僅是三四個回合就戰敗身亡,同樣是極限者,差別這么大?”

  這場戰斗,對他們而言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在他們的認知中。

  青雉即便是戰敗,也應該大戰個幾天幾夜,手段盡出,最后,筋疲力盡,滿身傷痕而亡才對。

  畢竟身為極限者,即便在世界舞臺中,也應該是站在頂峰的。

  “極限者之間,不應該有這么大的差距。”戰國似乎是從悲傷的情緒中換了過來,拳頭捏緊,目光里閃爍著思索的光芒,“如果真的差距這么大,沒有必要布置陷阱,甚至隱藏自己......我猜測,要是青雉找到了對方本體,一樣可以輕易結束戰斗......”

  他似乎找到了原因。

  思索的邏輯很簡單。

  把雙方想象成弱者。

  兩個手中拿著火槍的弱者,生死就在一瞬間,甚至簡單到只要大喝一聲“那是什么”,就能趁機開槍擊殺對方,獲得戰斗勝利的程度。

  在這樣的舞臺之中。

  他們這些“初級”會員,也的的確確是弱者。

  戰國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其余的人都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不是青雉太弱。

  而是沒有意識到這種戰斗的兇險程度,即便身軀再強,防御再硬,但雙方的手中,都是拿著可以一擊必殺的“手槍”。

  “大意了啊,青雉”空緩緩的閉上眼睛。

  雖然說青雉大意,但如果換了他們每一個人上,又何嘗不是一樣。

  他們是強者。

  站在世界頂端的強者。

  即便站著不動,又有多少人能夠傷害到他們?尤其青雉身為自然系果實,在面對著敵人攻擊的時候,早已經習慣了不躲不避,這是身為強者的自信和風范,還可以擊毀敵人的戰意,反正除非有霸氣,不然根本不會受到傷害。

  正是這樣的戰斗習慣,害死了青雉。

  如果不改正,將來同樣會害死他們。

  “青雉的徽章,必須要搶回來。”空睜開了眼睛,視線從周圍中每一個人的臉上掃過,沉聲說道,“但是,我們也必須要收起傲慢,謹慎的對待與每一位登船者的戰斗,因為在命運之主構建的舞臺面前,我們都是弱者,可能會輕易就被‘一枚子彈’殺掉的弱者,而敵人,比我們更清楚這一點!”

  這不再是拳拳到肉的戰斗。

  而充斥著未知、詭計、陰險的廝殺。

  青雉的戰死。

  給了他們這些人當頭一棒。

  他們必須反思!

  達斯琪做完匯報之后,得到了獎勵。

  能夠開整整一千個三級罐子的財寶!

  “不讓你一口氣開罐到極限,是為了讓你保持警醒。”空穿著正義的披風,單手拍在了達斯琪的肩膀上,“記住,即便你現在比我們強,但在那里,你依然是個弱者,謹慎的面對,全力的磨練,不要輕易和其余的登船者戰斗,而一旦不得不戰斗的時候,就要做好戰死的準備,并且以活下去為目標全力的廝殺。”

  這一番話,是真正的肺腑之言。

  那不是一場游戲——而是戰場。

  “是!”達斯琪雙腳立正,大神喊道。

  她返回世界舞臺。

  這一次,沒有半點的興奮。

  這里在她眼中是戰爭之地。

  還好達斯琪變強的時間并不算長,心態上很容易轉變,這一次回到世界舞臺,她甚至沒有再和這個世界本地的人多說什么,而是帶著自己的食物,謹慎的潛入到精英區,拿著劍,小心翼翼的戰斗,刷取開罐子的積分。

  其余的人,大多如此。

  在隨后的兩天中,這一處島國區域,似乎是安靜了很多,小南正在建立基地,如她所言那樣,教導這孩子們使用自己的力量,并且努力將同伴的意義傳達給她們。

  那一場戰斗,看似很簡單。

  但實際上,小南損耗不低。

  裂空符的庫存消耗掉了四分之一,金斬符倒是根本沒用多少,除此之外,那套結界的使用,直接讓她少了一個底牌,她必須要盡快的做出下一套結界。

  和青雉不同。

  她從一開始就極為的慎重,因為她身邊,沒有擁有能力奪回她的徽章的同伴。

  如果戰死。

  對她而言,很有可能就到此為止。

  “去刷些積分,買些三級罐子吧,裂空符的數量還是太少了,結界最好得準備兩套以上,金斬符也需要更多,還有......”小南一邊建設孩子們居住的房子,一邊思索著自己要做的準備。

  準備這種事情。

  沒有最慎重,只有更慎重,永遠都是不夠的。

  與此同時。

  某個人也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小南實在太穩健。”沈默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不過,如果太穩健的話,反而會錯失機會,落下太多。”

  他自然不會允許在他的游戲中出現十里坡劍神。

  想要穩健而不冒險,就會被落下。

  其余的人,可不會等她準備充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