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九章:青雉大將犧牲了

  裂空符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狠狠的沖擊到了青雉的身上,猶如漆黑閃電般的空間黑洞不斷撕扯著青雉的身軀,冰霜巨人那強悍的肉身反而增加了他的痛苦,讓他還留有意識看著自己的身軀不斷的撕裂、攪碎。

  他要死了。

  青雉無比清楚的感受到死亡。

  他不是沒想過自己會有戰死的一天,但是,從未想過會死的這么簡單。

  這甚至只是他來到這世界舞臺后的第一戰。

  生命沒有留給青雉太多回憶的時間。

  在短暫的痛苦之后,直接陷入黑暗。

  “青雉大將!”

  達斯琪咬緊著牙齒,眼淚嘩啦啦的留下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面前發生的事情。

  這可是青雉大將!

  海軍最強大的人之一,無數人向往的強者,甚至是消耗了難以想象的金錢而開罐到極限的極限強者,竟然在這樣的一場戰斗中,這樣簡單的戰死了?

  直到最后一刻,達斯琪都期待著奇跡發生。

  可是。

  開始崩散消失的舞臺時間,還有青雉身亡位置上緩緩懸浮的徽章,已經證明了這場戰斗的結束。

  勝負已分。

  “賭贏了啊......”

  綱手看了眼自己的徽章,多了三百萬的積分,這場賭注是她的勝利。

  不過沒有想象中的高興。

  小南的強大還是超出了她的預期,即便有戰斗風格占便宜的原因,但同為極限者的異世界戰士,沒有多少掙扎的就死在了她的手上,如果換她上去,也只是一樣的結果。

  她甚至懷疑。

  木葉所有人加在一起,真的能夠戰勝這人嗎?

  舞臺世界漸漸的破碎,每個人都回到了地面,目睹這這樣一場并不漫長,但是異常壯觀和兇險的戰斗,每個人的內心都在持續動搖。

  “海軍大將就這樣死掉了。”索隆緊緊的握著手中的長刀,看著面前的小南,“不知道劍道走下去,能不能戰勝她。”

  “當然可以!”佐助忽然插話,他的臉上揚起刻意做出來的冷酷笑容,就像是自我說服一般的說道,“劍道系列是主殺伐的系列,劍破萬法,無論是用什么樣的敵人,什么樣的招式都可以用劍擊敗......這是那個人親口告訴我的!”

  “果然......哼。”索隆眼眸一亮,哼笑了一聲。

  還未等他說什么,另一邊的達斯琪猛地沖來。

  “這是真的嗎?”她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佐助,努力壓抑著淚水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他,“那位大人真的說過這樣的話?劍可以戰勝一切敵人,命運之主真的這樣說過?”

  青雉在面前戰死,給她帶來了極大的沖擊。

  幾近要失去信心。

  畢竟連開罐到了極限的青雉大將都這么簡單的身亡,弱小如她,要怎么樣才能夠這樣殘酷的舞臺之中堅守自己的正義?

  佐助的話,或者說,佐助口中的命運之主的話,成為她迫切的想要抓住的信心。

  “當然是真的。”佐助繼續用冷酷的聲音說道,“如果斬不開,那不是劍道的問題,只是用劍者的問題,這也是他親口告訴我的。”

  達斯琪不斷重復著這句話。

  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南。

  尚且在流著淚的眼瞳發狠。

  劍道是強大的道路,無論面對著什么樣可怕的敵人,她會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絕對不簡單的死掉!

  下定了更加堅定的決心要讓自己強大起來的,不單單是達斯琪。

  鳴人、佐助、路飛、索隆,甚至是綱手。

  所有目睹這一場戰斗的人,都清楚無比的知道,這條道路并不是可以隨意走出來,無論變得多么的強大,在這條路上都是隨時會失敗死亡的冒險者,唯有更強,才能夠走下去!

  讀取這些人的決心。

  沈默倒是有些意外。

  沒有想到,青雉的戰死,會給其余人帶來這么強烈的刺激,很顯然,他們會更加拼命的去開罐子,去變強,這倒是一件好消息。

  而此刻。

  作為勝利者的小南,握著青雉的徽章,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中,琥珀般的淡金色眼瞳看著所有人。

  “這一塊區域,今后將屬于我,誰還想打一架的?”

  被那眼瞳掃過,每一位會員都沒有低下眼睛,反而一個個都昂起頭,直視著這位最前沿的強者。

  即便她再強大。

  她們也有著絕對不能退讓的理由。

  不過,倒也沒有誰再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要和這個人再大打一場,哪怕是羅杰,也沒什么心思。

  小南面無表情的重新返回。

  這對她來說只是一場戰斗。

  其余的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綱手最先打破平靜,雙拳在胸前一撞,“佐助,鳴人,該忙起來了。”

  “嗯!”佐助和鳴人都是重重的點頭。

  沉甸甸的壓力就壓在他們的心田。

  變強!

  一定要變強!

  而就在綱手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轉過頭,看著達斯琪。

  “在舞臺中的死亡,對我們來說并非是徹底的結束,只要同伴能夠搶回徽章,就可以復活歸來。”

  “對,徽章!”達斯琪猛地想到。

  在有關舞臺的認知中,的確有這一條,利用徽章就能夠以少量的積分復活在舞臺中戰死的會員。

  必須要把青雉大將的徽章搶回來!

  綱手見她已經明白了,沒有再說什么,卷起袖子,大步向前,作為武器的巨型十字架已經被她拿出來,抗在了肩膀上。

  她準備惡狠狠的刷怪,以發泄內心那份對自己的弱小的不滿。

  路飛和索隆同樣離開。

  他們兩個人也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結果,所有人當中,也就只有達斯琪沒有跟著去戰斗去刷怪,而是拿出自己的徽章,申請返回。

  她必須要把青雉大將戰死的消息,傳回去。

  在一定時間的讀條后,達斯琪面前的環境一變,她又回到了海軍總部,自己不久前離開的位置。

  “達斯琪少將?”早有等候在這里的海軍走了上來。

  “帶我去見空元帥!馬上!”達斯琪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淚水,但是依然帶著悲傷。

  而她被帶到空、戰國、赤犬,還有聞聲而來的鶴等人面前的時候。

  緩緩的吸一口氣,身軀微微的顫抖著,用壓抑著的低沉聲音說道:

  “各位同澤......青雉大將,犧牲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