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章:這裝備什么級別

佐助的信心來源于這段時間的艱苦訓練。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真的就到了快瘋狂的地步。

  他已經能夠在戰斗意識上和卡卡西拼個五五開了!

  另一個信心,則是來自于劍道系列本身。

  這是殺伐之道!

  狂風劍意就是講究一個快、亂、狠,劍氣如同狂風,無形無狀又無處不在,令人難以捉摸,想要抵擋的話唯有像宇智波鼬剛才那樣,使用全包裹式的屏障。

  但那種屏障,也不可能一直擋下去!

  “神槍,刺穿他!”

  宇智波鼬低喝了一聲,手中的長刀以肉眼難以發覺的速度伸長。

  鐺——!

  一道清脆的響聲,正撞上佐助手中的長劍,強大的力道甚至將他整個擊飛出去,握著劍的雙手微微的顫抖。

  這柄刀,還能伸長的?

  佐助看著宇智波鼬手中那柄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長刀,本能的感覺到不妙。

  有兩個裝備技能?

  難道是紫色史詩級別的裝備?

  “神槍。”

  宇智波鼬再次開口,依舊是一道寒光閃過,噗的一聲,佐助被整個貫穿。

  但很快變成一道電光閃爍的分身。

  佐助在發現對方的攻擊難以躲閃之后,自然不會傻站著,早用了分身術替代,下一刻,刺耳聲音閃爍起來,佐助的劍上面赫然布滿了雷電。

  “看看我這招,風雷劍!”

  話音落下的瞬間,雷光暴漲,猶如靈蛇般扭曲,竟然如同劍氣一樣交織著朝宇智波鼬沖去,這些雷電已經不單單是真正的雷電,更是風系劍意的化身,糅合了佐助的劍意在內。

  其實單純的技能,是沒有真正的雷電。

  但是,佐助本身擁有著雷屬性查克拉。

  所以這一個技能,已經被他進行了強化和再創造,在原有藍色稀有級別上威力大增,堪稱是佐助壓箱底的王牌。

  而且——

  他不單單只是放技能而已。

  雷電的光芒已經伴隨著狂風劍意包裹住了他的全身,整個人融入到這雷電之中,緊隨其后。

  他對劍道系列的近戰,有絕對的信心。

  而宇智波鼬面對著來勢洶洶的佐助,只是抬起了手中的長刀。

  “萬物凍結。”

  刀身上面迸發出驚人的寒意,刺目的藍色的光芒擴散出去,霎那間,整個世界都被晶瑩的寒冰包裹。

  甚至連空氣中都充斥著細小而又堅硬的冰凌。

  佐助的劍勢不可避免的一緩。

  “第三個裝備技能?”

  他忍不住驚呼出聲。

  因為擁有能夠捕捉能量流轉的寫輪眼,所以他能夠看得清楚,迄今為止宇智波鼬使用的三個技能,都與其身軀中的能量無關,查克拉更是沒有絲毫流動,而純粹是那柄刀釋放的能量。

  即便是紫色史詩級別的裝備,也沒理由擁有三個彼此毫無關聯,甚至可以與藍色稀有技能相匹配的裝備技能吧。

  雖然心中存在顧慮。

  但是,劍道之勢,也容不得佐助有退縮之意。

  他的目光有些瘋狂起來,身上雷電之光大盛,反而更是加快了許多,連帶著空氣中都充斥著說不清楚是雷鳴還是風吼的巨響,完全是以身化劍,朝著宇智波鼬狠狠的沖去。

  速度極快。

  甚至快到他自己也沒有反應過來的地步,就整個貫穿了宇智波鼬的身軀,將其覆蓋在一陣陣雷電的攻勢之中。

  但是,佐助沒有絲毫的高興。

  因為沒有擊中了實體的感覺。

  就像是刺穿了某個氣泡一樣,他甚至能夠聽得見那一聲“噗”的輕響。

  難道也是分身?

  佐助轉過頭,卻看見了宇智波鼬就好好的站在那里,沒有任何受到傷害的樣子,連衣服都沒變化。

  正在觀戰的沈默忍不住搖搖頭。

  任佐助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那把刀才是本體。

  “我說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宇智波鼬平靜的說道。

  “混蛋!”

  佐助的肌肉暴起來,手中的長劍猶如秋水一揮,凌厲的劍意卷起了大片的樹葉,朝著宇智波鼬呼嘯而去。

  這并非是技能,而是劍招傳承。

  佐助瞪圓了眼睛,似乎想要看清楚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宇智波鼬不給他機會,長刀一揮,疾風屏障再次出現,擋住這道攻勢。

  “我已經接下了你許多招,現在,你來試著接我的攻擊吧。”宇智波鼬的語氣輕松的完全不像是生死之戰,絲毫不顧佐助的森寒殺意,就好像真的只是在教導弟弟一樣。

  這種態度,讓佐助更加的憤怒。

  但是,宇智波鼬已經抬起了自己的長刀,而刀身上忽然亮起流動的光芒,并朝刀尖上匯聚。

  又是一個技能!

  “這裝備究竟是什么級別!”佐助已經有些氣急敗壞,從戰斗開始,對方甚至沒有使用裝備以外的技能,好像單憑這把刀就能夠擊敗他一樣。

  但是他的反應一點都不慢,身形再次朝著宇智波鼬沖去的同時,單手暗中用了一次分身術。

  這一段時間的訓練,這種戰斗意識近乎成為本能。

  而宇智波鼬刀尖上的光彈已經先一步的發射出去。

  噗——

  血花濺開。

  想要偷偷摸摸溜到宇智波鼬身后的佐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肩膀上的刺痛告訴他,他被打中了。

  傷勢并不重,就像被苦無擊中了肩膀般。

  卻讓佐助的偷襲徹底破滅。

  他的身形猛地晃動,踏著如同狂風般的步伐,飄無定所,連他自己也無法預判自己的走位。

  赫然是一種將劍意融入到身法中的傳承。

  但是下一刻,他另一邊的肩膀上再一次濺起了血花。

  “怎么回事?”

  佐助捂著肩膀,整個人向后退去,滿眼的驚駭。

  如果說第一擊他還看不清楚,那剛剛那一擊,看的格外的清楚。

  簡直就像是他自己撞上去的一樣。

  可是,劍意步伐施展開來,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會往哪走位,為什么這樣也能預判?

  “這一道技能,叫做逆光·殘。”

  宇智波鼬沒有下一步的攻擊,仿佛他的出手只是在告訴佐助他們之間的差距而已。

  “殘?”佐助敏銳的捕捉到這個字眼。

  多了一個殘字,通常就代表著這個技能,或者裝備,是更高級別的技能的削減品。

  比一般的技能要更加神秘和超乎想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