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九章:佐助覺得他能贏

  后悔了。

  這三個字傳入到佐助的耳中,讓他整個人睜大了眼睛,渾身顫抖。

  這算什么?

  “在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思考著,想要一個人扛下所有......究竟是否正確,現在,我意識到我錯了,我所做的一切,也是失敗的。”宇智波鼬的目光里沒有了迷惘,“村子不是由一個人組成,也不是一個人就能改變一切,任何的困難,都應該所有人一起努力。”

  他說后悔了,其實并不正確。

  他只是明白了自己所做所為,是失敗的。

  毀滅宇智波家族,培育佐助,并不能讓宇智波一族的傳承在木葉中繼續美好下去——想要做到這一點,離不開木葉其余人的努力。

  “你說這些,算什么?”宇智波佐助顫抖著聲音說道,“一句后悔了,難道就能抹消掉你所做的一切?”

  “自然不能。”宇智波鼬的目光很平靜,“殺害親人和同伴的人永遠不會被原諒,這就是我的命運,我說這些,并不是希望你能夠原諒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明白我的錯誤......重復錯誤的命運,沒有任何的意義。”

  宇智波鼬原本是想著以武器的身份,留在佐助的身邊,成為他的力量。

  但是看著現在的佐助。

  他忽然覺得,怎么樣都好,佐助已經有了自己的力量,有了自己同伴。

  他已經沒有什么遺憾。

  就這樣死在佐助的劍下,或許對于佐助而言,是一件更好的事情。

  但是......

  佐助顯然不這樣認為。

  “你說你的命運?”他的身軀依然在顫抖著,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一樣,“你已經開出了自己命運性質的道具吧,那是什么?”

  “嗯?”宇智波鼬一下子沒有想到佐助會問這個。

  “罐子給你的命運,難道就是站在這里等死的嗎?”佐助抬起了手中的劍,對準了宇智波鼬,“如果是這樣,你根本沒有開罐子的資格!你一定有你渴望的東西,有你開罐子的理由!”

  這是佐助剛剛想到的。

  面前這個站著等死的宇智波鼬,雖然令他惡心。

  但如果宇智波鼬只是這個樣子。

  那根本沒有購買罐子的資格,更不用說開出命運性質的道具。

  “的確......我本來有著自己的夢想。”宇智波鼬似乎知道了佐助問這個,是想要說什么。

  “那就戰斗!”佐助大聲喊道,“為了你自己的夢想戰斗,然后我會擊敗你!這才是復仇!”

  宇智波鼬沉默不語。

  正在觀戰著的沈默,表情也有些古怪。

  因為他知道宇智波鼬的夢想是什么,是想要成為佐助的力量。

  宇智波鼬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木葉和佐助了。

  但為了這個夢想而戰斗的話......

  他究竟是要打贏,還是要打輸?

  “但,你不是我的對手。”宇智波鼬忽然笑了起來,“如果我為了自己的夢想而戰,失敗的一定是你,而且是你難以接受的結果,這樣,你還確定讓我為之戰斗?”

  “少廢話!”佐助的眼眸終于亮了起來,直接擺出了姿勢,“即便你開的罐子比我多,但是,劍道可是殺伐之道,我的憤怒,我的仇恨,會成為我擊敗你的武器!”

  不同的系列,有不同的效果。

  在某些方面強,在某些方面就會弱些。

  劍道系列,是純粹殺伐系列。

  再加上自己的仇恨,佐助覺得他能贏!

  “那就戰吧。”

  宇智波鼬依舊帶著笑容,似乎真的燃起了一些戰意,他的身形飛速的撤退,同時雙手結印。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個經典的大火球朝著佐助狠狠沖去。

  佐助也亢奮起來了。

  這個人終于動手了。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復仇廝殺!

  “這種忍術也拿出來用?你簡直在侮辱開罐者的身份!”佐助嘲諷道。

  他手中的長劍不過輕輕一揮,竟然猶如風遁忍術一般卷起了鋒利的狂風,輕而易舉的將這顆火球擊碎,炙熱的火點在佐助的四周散落,而他甚至連發型都未亂。

  “這柄劍,是你的新武器嗎?”宇智波鼬的視線看著佐助手中的利劍。

  并非是之前那柄經過修補的青鋒。

  這是一柄灰色的劍。

  在劍柄與劍刃相接的地方,是一個縷空的球體,里面似乎有氣流涌動。

  “這是風吼劍。”

  佐助抬起手中的劍,不過輕輕晃動了一下,就有風的怒吼聲傳來,他冷冷的說道,“它本身就是藍色稀有級別的裝備,更是與我的劍意相匹,而你,一定會死在風吼劍下。”

  說完后,他也注意到宇智波鼬的手中也多了一柄長刀。

  簡單的刀身,普通的模樣。

  即便是罐子里開出的裝備,也不像是什么厲害的裝備。

  最重要的是——

  “你難道想在一位劍豪的面前用刀?”佐助冷笑了一下,身形再一次化為無數,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宇智波鼬沖去。

  霎那間,漫天劍影,組成了風暴。

  這一次,佐助不再留手,所有的攻擊都毫不客氣的朝著宇智波鼬的身上招呼,儼然是要將他碎尸萬段的攻勢。

  然而,宇智波鼬只是輕笑了一聲。

  從下至上的挑起了他手中的長刀。

  低喝道:“疾風屏障。”

  話音落下,刀身上刮起的薄薄的一層風刃猛地擴張,形成了一道極速旋轉的屏障。

  以疾風屏障應對狂風劍意。

  最終的結果,是相互抵消。

  “帶技能的裝備?”佐助的目光有些驚疑,他用出的可是藍色稀有級別的技能,即便這柄刀同樣是藍色稀有級別,但沒理由裝備技能比得過他的劍意技能。

  難道說是實力差距?

  佐助也和開罐者切磋過不少,所以很清楚,即便是相同的技能在不同人的手里,也會差別極大,尤其是像這種正面的技能對碰,更是在比拼各自的實力。

  “你開的罐子果然比我多。”佐助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沒有多到不同檔次的地步,所以一定是我贏!”

  即便是開罐者間的戰斗。

  也不是只比開罐的數量。

  系列、意識、底牌的使用,依然是極為重要的戰斗因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