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六章:接受試煉的紅發

  這幾天內,并非沒有其余的人找上來,偉大航路的船只密度比以往要多出了不少。

  但是那些辛運兒根本沒辦法通過考核。

  到最后也只能夠以失敗告終,然后黯然的離去。

  而此刻,出現在沈默視線內的,是紅發海賊團。

  “他倒是聰明。”沈默笑了一下。

  這幾天的時間,香克斯等人并沒有返回新世界,而是沿著阿巴拉斯坦王國到新世界的這一段航線,反復的搜尋。

  結果,還真讓他們給遇見了。

  在此時雷德·佛斯號上面,紅發海賊團的眾人依舊在慶祝著勝利,仿佛真的要慶祝個十天十夜一樣,而在意識到自己找到了命運之船后,更是不斷的歡呼,一些干部甚至手挽手的在船上跳起了踢踏舞。

  是一群歡樂而喜好自由的人。

  沈默給了一個評價。

  四皇之中,紅發或許是唯一一個沒有給人“龐大”印象的海賊團,實際上他們的人數并不少,但絕大部分都是向往自由而又不愿意加入其余海賊團的小海賊,甚至見到鷹眼都會恐慌,不堪重用。

  因此大部分的情況下,紅發海賊團出場的時候就只有這一艘船。

  而此刻。

  這艘雷德·佛斯號朝著沈默不斷靠近。

  “我先在上面等你。”鷹眼看了眼香克斯,“別說你通不過考驗。”

  “哈哈哈。”香克斯大笑了起來,抬手一揮,“來比賽吧,看誰最先登上命運之船!”

  “哦!”

  船上的干部們紛紛舉起手,一些人甚至直接跳下了大海,先一步朝著命運之船沖去。

  香克斯將身上的披風一甩。

  踩在甲板的欄桿上,同樣是縱身一躍。

  “看來這條魚不會浪費了。”

  沈默看著自己剛剛釣上來的魚,抬起手一點,剛剛的活魚頓時就變成了香噴噴的烤魚。

  扭曲現實能力的靈活用法。

  沈默自己是不會吃這種莫得靈魂的菜肴,但給其余人就無所謂了,而這樣神奇的一幕被香克斯等人看在眼里,更是一個個大笑了起來。

  “宴會就在前面!”

  “這可是命運之主做的烤魚,沒吃到太虧了。”

  “拉奇·魯,我不會給你留的!”

  “啊啊啊!”

  干部里面唯一一個提醒肥胖的拉奇魯,大喊著竟然直接用出了武裝色霸氣,身子如箭一般沖向了命運之船,考核第一關中那種本能的恐懼,好像對他沒有絲毫影響一樣。

  最終,是他第一個沖進了問心試煉。

  身子緩緩的懸浮,閉著眼睛。

  然后,是身為副船長的本·貝克曼。

  香克斯本來應該是第三個,但是在靠近問心試煉邊緣的位置時,忽然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身后。

  他的見聞色霸氣告訴他,有實力很強大的人過來了,而且這種感覺......

  當那艘小船逐步靠近的時候,香克斯的眼眸亮了起來,抬起自己的胳膊揮動了幾下。

  “雷利!”

  沒錯,此刻過來的人,正是冥王雷利。

  “哈哈哈,香克斯。”雷利駕駛著小帆船,直接沖入了第一關試煉之中,看著面前巨大的鋼鐵戰艦,滿臉笑容,“你可是給了我不小的驚喜啊。”

  “雷利,你什么時候出海的?”香克斯看著雷利,的確是有些驚喜。

  自從羅杰死后,羅杰海賊團上的眾人就各奔東西,沒想到能夠在這里看見曾經的副船長。

  “在香波利群島看見你們的戰斗后,我就出海了。”雷利轉頭看著香克斯,“本來是打算找你敘敘舊的,沒想到能遇見這艘命運之船,你果然一如既往的好運。”

  “哈哈哈。”香克斯笑了幾聲,“沒想到連你都心動了,也不知道還有多少老怪物會出海尋找命運之船。”

  “竟然說我是老怪物,你果然是成長了很多嘛。”雷利微微的瞇了些眼睛,不過笑容不減,視線移到那些飛起來閉著眼睛的人,“這就是登船的最后一關了吧,不知道我這個老頭子能不能通過。”

  說完之后,結束了這場許久未見的敘舊,直接駕駛著船只,沖進了問心試煉中。

  香克斯笑了聲,也緊跟著沖進去。

  對這些人來說,第一關的試煉根本毫無難度,無法克制本能恐懼的人,在這個世界難以成為強者。

  但是第二關,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它會質問人的內心最動搖的地方。

  沈默饒有興致的看著紅發的幻境。

  那是一片混亂的世界,遠比現在還要混亂,世界政權崩潰,秩序崩潰,世界各處都是戰爭、廝殺,大海上也不得安寧,無數的人前赴后繼的沖向了他們,生活永遠都是在戰斗,血海滔天。

  這不是他想要的自由。

  但是他無力阻止。

  哪怕他的實力再強大,但一個向往自由的人是無法重建秩序的,他很痛苦,他想要尋找改變這一切的人,卻根本沒有找到。

  原來如此......

  紅發的內心動搖著的,是對“失去自由”的恐懼。

  仔細想想。

  在原本的劇情中,紅發出場的次數不多,唯一的做過的也就是三件事,引導和羅杰很像的路飛出海;和白胡子商議阻止艾斯去找蒂奇;白胡子死后阻止戰爭繼續。

  ——第二件事沒能成功。

  他沒能阻止戰爭的發生,可他仍然希望盡早給戰爭畫上句號。

  他渴望著改變,但是又擔憂著改變,所以他一邊盡可能阻止著“時代的失控”,一邊期待著路飛成長到能夠引導這個時代。

  這樣的話......

  就困難了。

  “將希望壓在他人的身上,可沒有辦法通過問心試煉。”沈默似乎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旁邊不用再接受考驗的鷹眼聽見這句話,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香克斯。

  這一場問心試煉,對于紅發香克斯而言,是非常艱難的,當向往的自由被徹底的摧毀,當給予厚望的希望同樣失敗,他就必須要做出抉擇——是否放棄自由而站出來。

  沈默忽然想到五老星對紅發的評價。

  “紅發只有開始鬧事,才會變得不好對付,不過他應該不是個會危害世界的男人吧。”

  不會危害世界嗎?

  過去或許是這樣,但如果能夠通過這個問心試煉......

  沈默的笑容忽然有些玩味。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