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三章:四級罐子的資格

  原本,除了登上過命運之船外的其余人,對這場戰斗多多少少都有種被玩弄的感覺。

  尤其是那些海軍。

  不過是丟出了一些罐子。

  他們就要賭上性命戰斗。

  而背后的人就好像看坐在斗獸場上的貴族一樣,看著他們為了一點利益而不斷廝殺。

  說不定還以此為樂。

  但是現在,沈默出場之后,短短的幾句話之中,就將這種情緒完的扭轉。

  這種戰斗,并非是種侮辱。

  而是機會!

  從貴族戲弄著斗獸場上的奴隸,變成國王獎勵表現突出的平民,心態已經截然不同。

  “這一次,是你獲勝。”沈默看向耶穌布,然后將手中罐子輕輕一丟,飛到他面前。

  “真是好運啊。”耶穌布喜笑顏開。

  他也就是在最后補了兩槍而已。

  “我有一個疑問。”戰國忽然出聲道,“如果次次都是這樣的戰斗,那比拼的也就只是最后的運氣,誰攻擊的最后的一下,誰就是獲勝者,這似乎與實力沒有太大關系。”

  即便是認可沈默給予恩賜的地位。

  但對于這種競爭手段和競爭規則,這些失敗者依然有些不能認可。

  比拼實力,他們都對自己有信心,再不濟,也肯定比耶穌布強大。

  可最終的勝利者,卻是這樣一個撿漏的人。

  “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只是因為你們還不夠強。”沈默依然是平靜的笑容,“用最強大的力量,給予最后的一擊,又何必擔心罐子會被搶走?”

  戰國啞口無言。

  打boss搶怪可是個技術活,眼力、運氣、傷害,缺一不可。

  就好比有個懲戒還被別人普攻搶龍,肯定是會被隊友怒噴。

  因為這太菜了。

  “會造成這種情況,是因為你們單人的力量,其實都沒有達到可以獲得四級罐子的資格。”沈默抬起手上的樹枝,“單對單戰勝你們剛剛看見的十尾,這就是資格。”

  這還是沈默第一次透露個人獲得四級罐子的資格。

  破壞力大概在擁有千手柱間細胞的宇智波斑之上,在六道·宇智波斑之下。

  介于那之間。

  這是單純的指破壞力。

  實際實力比較肯定不會有那么容易,比如說海賊世界的人,比起火影世界的人,血厚太多了,再比如說幻術、封印術,各種術法,各種手段。

  “你說單對單。”香克斯敏銳的發現了沈默話語中的重點,“是不是說,還可以多對單?”

  “當然。”沈默笑道,“如果個人實力不足,團隊實力達到了,也一樣擁有資格,你們這次也算得上團隊作戰,雖然最后的勝利者是耶穌布,但其實也可以說是你,香克斯,因為耶穌布擁有的,是在契約紙上簽署名字的資格——他也可以簽署你的名字。”

  只這一句話,就讓香克斯眼前一亮。

  其余人也恍然大悟。

  他們原本還以為,誰補的最后一刀,罐子就是誰的。

  還想著那樣未免有些雞肋,指不定罐子就會屬于某個好運的小兵。

  而沈默這句話,就意味著,這罐子屬于團隊,獲勝者認可的團隊。

  耶穌布抱著這個罐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頭,曬笑道,“那肯定是交給船長決定了,我只不過是聽從船長的吩咐,提前潛入到這里而已。”

  決定權雖然說在他的手上。

  但只要他還認可自己的這個團隊,不想背叛逃走,那肯定是交給紅發香克斯決定的。

  畢竟他只是執行者。

  香克斯才是主宰這次最終勝利的人。

  戰國稍稍的松口氣。

  這樣的話,就合理很多了,他相信,大部分的海軍都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但也在心里咬咬牙。

  之后的奪罐戰爭,必須要值得信賴的人才有資格參與。

  “還有什么問題嗎?”沈默的視線看著所有人,笑道,“我對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還是抱有一定的期待,大可不必拘束,我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并非是難以相處的人。”

  雖然說地位已經足夠高高在上,但沈默并沒有戴上高高在上的性格面具。

  一來那樣很累。

  二來,他并不想讓這些人產生太多的抗爭心理。

  制造快樂一直是他的核心價值觀之一,系統的交易規則也限定了“心甘情愿”才有效,和主神空間一樣搞的苦仇大恨,多沒意思。

  果然,他這句話說出來后,無論是那些海軍,還是海賊,甚至是普通人,都是臉色一喜。

  如果神一定要存在的話,他們自然期盼著,神是仁慈友善的性格。

  不過,依然有些戰戰兢兢。

  畢竟在這個世界,實力強大而又性格殘暴的掌權者,實在太多了。

  “下一次四級罐子,還要多久出現?”問出這句話的人,是赤犬。

  他并沒有擺出什么難看的臉色給沈默,但是拳頭卻是死死捏緊的。

  這一次,海軍竟然失敗了。

  這赤犬而言,有些不能夠接受,他迫切的希望能夠有下一場大戰,將正義損失的顏面也拿回來。

  其余的人也都關心著這個問題。

  “等這片大海更熱鬧些的時候。”

沈默微微的展開雙手,聲音似乎上揚了幾分,朝著更遠的范圍傳播過去  “你們擁有著變強的意志和潛力,但尚且弱小,我已經將來自星辰大海的寶物放在了世界各處,那是我等對所有心懷夢想之人的恩賜,所以在新的競技場出現之前,賭上一切去尋找罐子吧,我會在命運之船上看著,誰才能夠掙脫世界命運的桎梏。”

  伴隨著話語,沈默的身上綻放萬道金光,不斷交織著膨脹,再緩緩上浮。

  數百米,數千米,數萬米。

  直到沈默那由金光組成的面容已經覆蓋了整片天空,猶如倒映著浩瀚星河的雙瞳俯視了這世界片刻,才緩緩消散。

  這最后的一幕,仿佛是在意味著,這位真正的強者是站在世界之外凝望世界。

  不知道有多少平民,在那一刻跪伏在地,對著這位形如神祇的存在由衷祈禱。

  等到一切都平復后。

  在現場的眾人,依舊是久久的無法平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