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章:突然出現的公主

  命運之船的航行速度很慢。

  哪怕只是用劃槳,只要快速一些就能夠追上去。

  問題在于,那種發自本能的恐懼,給予人想要遠離的沖動,除了意志非常堅定的人以外,大部分人都會在不斷靠近中抵達自己的極限,然后崩潰,然后逃離。

  但羅賓現在,只是無法前進。

  卻能夠控制住想逃離的沖動。

  僵持了下來。

  一直到海平面的太陽漸漸的落下,光線都有一些昏暗的時候,沈默才放下書本,伸了個懶腰。

  到飯點了。

  轉過頭看了眼不遠處正在吃著干糧喝著水的,已經明顯有一些體力不支的羅賓,然后一抬手。

  一頓豐盛的晚餐出現在他面前。

  “俾斯麥。”沈默招呼著俾斯麥。

  美食,可是作為生命的一大享受。

  俾斯麥換上了一身優雅的晚禮服,在為沈默倒了一杯紅酒之后,坐在他的面前。

  戰艦、大海、美人、紅酒。美食。

  沈默覺得自己的生活越來越有情調了。

  心情愉悅。

  但是羅賓的心情就很糟糕,因為不斷有異常誘人的香味從那艘船上傳來,而且時不時還能聽見歡快的交談聲傳來,這對于神經繃緊,無時無刻不在體驗著恐懼的她而言,簡直就是種諷刺。

  最糟糕的是。

  她的體力要難以支撐了。

  羅賓的呼吸都有些急促,雖然有水和食物,可連續不斷的使用能力劃船,再加上精神的繃緊,讓她身心疲憊。

  即便是這樣。

  每次向這艘命運之船發起的挑戰,進步也非常有限,近乎是每一次前進,她都會回想內心深處最恐懼的畫面。

  這樣下去......在食物和水耗盡之前,也無法登船吧。

  “她要失敗了嗎?”俾斯麥發現那邊越來越遠的羅賓。

  “沒有什么刺激的話,應該是要失敗。”沈默夾了一塊牛肉放口里咀嚼,“其實她的意志并不薄弱,只是幼年的經歷已經形成了夢魘,施加了無論如何也無法與之對抗的自我暗示。”

  俾斯麥似乎是有些猶豫,但最終什么也沒有說。

  她很清楚規則的重要性。

  “不過,也不是沒有意外。”沈默笑道,“我不是讓你稍稍的偏離了一點航向嘛,現在就來了。”

  “嗯?”俾斯麥有所察覺的轉過頭。

  在那里,一艘新的帆船正在靠近著。

  船上面,只有一個人。

  一個有著藍色頭發的美麗少女。

  羅賓也發現了那個人,稍稍的一愣。

  “Miss.星期三?”

  藍發的少女也發現了羅賓,忍不住向后退了一下,張大嘴巴,看上去十分的驚恐。

  “還真巧。”

  羅賓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但她此刻的形象,的確說不上好。

  臉色慘白,衣服被汗水浸濕,甚至在微微喘著氣。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藍發少女已經擺出了攻擊的姿勢。

  “要說為什么......”羅賓看了眼不遠處的命運之船,“應該和你的目的一樣吧,薇薇公主。”

  薇薇臉色同樣微白。

  她會遇見命運之船,只是個巧合。

  原本是在這附近的海域執行任務,但是今天上午,忽然感受到了,在自己的家鄉,阿拉巴斯坦王國,竟然出現了四級罐子。

  很顯然!

  全世界的和她一樣撿到了漂流罐子的人,無論是海軍,還是海賊,都會跑去那里!

  自己的故土......會淪為爭奪罐子的戰場!

  為此,她只能夠終止任務,甚至打暈了自己的隊友,一個人想要偷偷的返回家鄉。

但沒有想到,卻會在好運的找到了命運之船后,又不幸的遇見最大的敵人之一,巴洛克工作社的副社長  “不用擔心我,薇薇公主。”羅賓就像是知道薇薇在害怕自己一樣,但她的視線看著面前的命運之船,卻是充滿了黯淡,“現在的我,和你一樣,都是想要登上這艘命運之船,實現自己夢想的人罷了。”

  如果是平時遇見了這位薇薇公主。

  或許羅賓還有心情稍稍調戲一下。

  但是現在。

  她只覺得自己這失敗的人生根本沒有意義。

  薇薇也發現了這個女人和之前的不同,那種黯淡的目光,就仿佛下一刻就會放棄生命自殺一樣。

  是因為命運之船的試煉嗎?

  薇薇咬咬牙。

  “既然身份被你知道了,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會阻止你們!”她重新揚起了帆船,“所以,我一定要登上命運之船!”

  她很清楚的知道,依靠自己的能力,想要擊敗七武海,想要拯救自己的王國,不過是癡人說夢。

  但是——前面可是命運之船!

  那個傳說中能夠實現一切心愿的命運之船。

  能夠在大海上遇見命運之船,或許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登上命運之船,可沒有這么容易。”羅賓喃喃說道。

  她這一天,都在那種恐懼之中度過。

  那種類似于面對著屠魔令,根本什么都做不到的恐懼。

  薇薇不斷的靠近。

  臉上不出所料的露出驚恐的表情。

  會死。

  這樣下去一定會死的。

  可是——

  她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拿出來賭了,唯一能夠賭的,也就是自己的命而已!

  “就算是死,我也要拯救王國!”

  薇薇大聲的喊出來,和當初的烏索普一樣哭著,直接跳進了深淵中。

  “什么......”羅賓睜大著眼睛。

  她用了一天的時間都沒能闖過去的卡關,這位柔弱而且無力的公主,卻一次性的闖進去了。

  為什么?

  羅賓的腦海中一片混亂,然后看見她眼中有點小倔強卻無力的薇薇公主,就這樣靜悄悄的懸浮起來,接受著第二關的考驗。

  沈默的笑容有些玩味。

  這個考驗對于薇薇而言,的確不難。

  這個公主早就有賭上性命的決心,即便是在必死的情況下,她也會朝著深淵跳下去,因為這是她唯一能夠為自己深愛的王國做的。

  所以沈默在發現了薇薇之后。

  直接讓俾斯麥稍稍調整了下航行方向,以便能夠“恰好”的讓薇薇遇見。

  那么,能不能得到些勇氣呢。

  沈默看向羅賓。

  他早就發現了,羅賓的身價可不低,畢竟是秘密罪犯公司的社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