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九章:羅賓的艱難試煉

  除了里面的問心試煉,外面的試煉,沈默也參考了那些修仙門派的考核。

  畢竟,這在仙俠世界中,羅賓現在的情況,被稱之為“心魔”。

  如果闖不過去,即便是踏上這條路,也只會更加痛苦和悲慘。

  事實上。

  現在的羅賓,已經瀕臨極限了。

  第一關還沒有度過一半,羅賓就已經蜷縮在一起,抱著雙腿,將頭埋在胸里,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她無法控制自己去回憶自己的恐懼。

  屠魔令的那天,包括她母親在內的所有人都死了,那是根本無法抗拒的力量。

  她只是想要知道歷史真相,想要讓母親和故鄉為之付出一生的研究沒有白費。

  但這個夢想。

  卻擁有太多可怕的敵人,甚至在被整個世界阻攔。

  “果然是過不了嗎?”

  沈默略微有些失望,他對于羅賓還是有些好感的,這好感來源于過去看動畫時候的感覺。

  不過,他并沒有做什么。

  沈默其實并不吝嗇給自己中意的人物恰當的引導。

  只是,羅賓不像是綱手,即便他想要幫忙什么的,那也得自己渴望才行,現在的羅賓就連她自己都沒有堅定一定要實現夢想的決心,她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中渾渾噩噩而且極為疲倦的活著,放棄夢想的想法不止一次的涌現。

  比如說現在。

  羅賓就有點想放棄了。

  想要闖過第一關,克服對于本能恐懼的是必須的,連這都做不到的話,沈默的引導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所以,船沒有停下來。

  羅賓感受到了那份恐懼距離她越來越遠,她抬起頭,望著面前逐漸遠離的船艦。

  咬咬牙。

  忽然再一次跟了上來。

  “嗯?”

  沈默又看了她一眼。

  不甘心嗎?

  羅賓自然是不甘心的,她的表情上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從容,就像是回到了幼年的時候,哭著喊著在屠魔令的破壞下逃離家鄉,恐懼和眼淚部無法控制的涌出來。

  她有種感覺。

  面前的命運之船,或許是她距離夢想最近的一次,如果連這一次都失敗了的話,那她的夢想,甚至她的生命,就真的沒有任何的意義。

  她就是為了夢想才艱難的活到現在的。

  花花果實生長出了手臂,然后拼命的滑動著船槳,試圖跟上命運之船的速度,一點點的靠近。

  她只需要一抬頭,就能夠看見那個人。

  坐在甲板的沙灘椅上面,將平靜的視線看過來的男人。

  命運之主,沈默!

  和她以往見過的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同,不是想象中的睥睨霸氣,也沒有戲弄,而是非常平靜。

  平靜到就像是在說“這是你自己的命運和夢想”這樣的話。

  只要登上船,就能夠實現夢想,而夢想,就是自己活下來唯一的價值!

  羅賓一點點靠近。

  然后在恐懼下瑟瑟發抖,停下,被甩開,難后又一點點靠近。

  “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軟弱嗎?”沈默看明白了。

  她現在與其說是用勇氣在堅持,不如說,已經給察覺到了這樣軟弱的自己是無法實現夢想的,甚至涌現了無法成功,就干脆死掉吧這樣的自暴自棄般的想法,而堅持但現在。

  不過,倒是讓她卡了一個bug。

  原本在沈默的設定中,失敗的人只要脫離了考核的范圍,那么,在命運之船開始移動的時候,就無法看見這艘船。

  但是,羅賓現在,并沒有完逃離。

  她每次在恐懼中停下,稍稍遠離后又趕在脫離范圍之前跟了上來。

  至始至終都處于考核的范圍內,只不過是強弱隨著距離有所不同。

  “船長。”俾斯麥端著一杯新鮮的果汁走了過來,看了眼羅賓,問道,“就隨著她這樣嗎?”

  “當然。”沈默接過果汁,“把隱身的范圍覆蓋一下吧,只要她沒有徹底逃離,就不算失敗,更何況,哪怕只是稍稍的打個盹停下來,就會被我們甩開,想堅持到成功沒有那么容易。”

  羅賓現在的做法,的確算得上是bug,就像是明明無法爬上山的人,卻死死的抓住半山腰的稻草,不肯下去。

  但能夠抓住的人也難得,更何況,要么成功,要么失敗,總會有一個結果。

  所以沈默不準備做什么。

  他其實有些期待羅賓能靠自己成功,這比靠同伴的拯救而獲得的希望,來的更加純粹而堅韌。

  “明白了。”

  俾斯麥轉過頭,看著那邊還在新一輪靠近的羅賓。

  羅賓的視線也在這時看過來。

  俾斯麥想了想,給了對方一個微笑。

  就像是她過去坐在最高處,給下屬和戰友的微笑一樣,每次她只需要露出這樣的笑容,戰友們就會像得到了莫大的鼓舞,雖然俾斯麥覺得那只是因為她是領導者。

  不過現在。

  羅賓的確獲得了鼓舞。

  她甚至有些呆呆的看著那個帶著笑容的美麗女性,那笑容中帶著絕對的自信,毫不迷惘的堅毅,還有寬容和鼓舞。

  就像女王一樣。

  同為女性,羅賓都感覺到了一份對自己的羞恥。

  因為她現在不但迷惘,恐懼,而且還毫無自信。

  剛剛甚至害怕到哭的稀里嘩啦。

  如果就這樣去見自己那位母親,母親也會為自己而失望吧。

  羅賓咬了咬牙。

  繼續靠近。

  沈默的表情就有一點古怪了,因為俾斯麥剛剛的笑容,是標準的“職業笑”,用她的話來說,那就是“我只要這樣笑,大家就很高興,那就這樣吧”。

  不愧是被很多艦娘憧憬的大姐頭。

  沈默仿佛在俾斯麥的頭頂上看見了“對女性魅力100”的字樣。

  說起來。

  俾斯麥作為艦娘的話,肯定是要留在這片大海上,作為代理的,自己雖然來去方便,但也不太可能長期陪著她,所以,要不要給她找幾位女性同伴呢。

  羅賓就不錯,她的心愿就是知道歷史,其實很容易實現。

  不過,沈默看了眼羅賓。

  還是笑著搖了搖頭,首先,也得羅賓能夠通過考驗才行。

  沈默拿出了一本書,調整了一個姿勢,舒舒服服的看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