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我大概無可救藥

  而在此刻。

  從鬼鮫舉起徽章的那一刻起,就似乎有莫名的力量,包裹著所有人。

  束縛住宇智波帶土的鎖鏈直接崩斷。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鏡面破碎般的聲音不斷傳來。

  隨后,一切開始延伸。

  地面、支柱、天花板,伴隨著齒輪一般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不斷的交錯、旋轉,以完全違背物理定則的方式,變成了一個宛如競技場般的地方。

  所有的非會員,都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帶到了這塊空間的邊緣。

  “這個就是......命運的舞臺?”迪達拉喃喃的說道,眼睛睜大。

其余的人,也都是差不多表情  這里除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外,其余人都還是第一次見到。

  宇智波帶土,更是不可思議的望著面前的一切,死死捏著拳頭。

  他總算知道了。

  面對著這樣肆意扭曲空間的奇跡,他那所謂的時空忍術,真的算不了什么,長門的那種想法更是可笑,從那個商人來到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喪失了改變世界的資格。

  小南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命運舞臺。

  但是相比于它。

  她現在的視線,更多放在面前的干柿鬼鮫身上。

  目光異常冰冷。

  “你知道這樣做,意味著什么吧。”

  小南的聲音就猶如一塊萬載寒冰一樣,一道接著一道的白紙從她的身上開始飛出,屬于符箓的烙印不斷的浮現。

  命運舞臺原本就是對非會員的保護。

  是否讓人觀戰,讓誰觀戰,由開啟了命運舞臺的人決定。

  等于說。

  現在的干柿鬼鮫,有能力放走并非是會員的宇智波帶土。

  “我這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里都在背叛同伴。”干柿鬼鮫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但是,我卻十分的憎惡這種事情,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立場都搞不清楚,連作為同伴的人都可以隨意背叛,那這個人的存在意義又在哪里?”

  小南默默的看這個人,有些驚訝。

  雖然是被帶土帶來的,但她也做過一些調查。

  正如他自己所說那樣。

  他此前的任務,都是一些對同伴下手的骯臟任務,甚至手中的鮫肌大刀,也是在干掉自己的上司之后搶來的。

  但這樣的人,現在卻愿意為了他視為同伴的人而死?

  小南沒有想到。

  在全是叛忍的曉組織中,也有這樣為同伴著想的人。

  她有一些動容。

  “斑先生,盡快的逃吧,我未必能爭取多少時間。”干柿鬼鮫轉頭說道。

  隨后,他解除了帶土的觀眾身份。

  而就在帶土移動的時候。

  咔嚓——

  他臉上的面具,開始一圈圈崩碎。

  是剛剛那道裂空符的余波造成的。

  而面具下的相貌......

  一張一半滿是疤痕且陌生的面孔。

  “你根本就不是宇智波斑!”

  角都第一時間喊道,看起來恨得牙癢癢。

  帶土此時卻顧不了這么多了,轉過略微的看了眼干柿鬼鮫,直接逃出了邊緣地位置,在一片看似破碎的鏡面當中消失不見。

  “可惡!別跑!”依舊保持著被刺穿狀態的飛段,狠狠的將自己的鐮刀甩了出去,在觸及邊緣的時候,卻詭異的停了下來。

  他們此刻的身份,是“觀眾”。

  “看來,你視為同伴的人,不但拋棄了你,甚至連自己的真實身份都沒有告訴你。”小南望著面前的干柿鬼鮫冷漠的說道。

  但內心,卻稍稍的有些遲疑。

  她很清楚,以那個人的能力。

  逃出去的短時間內,就就會用時空忍術逃走,從這個時候開始,就已經讓對方跑掉了,即便把干柿鬼鮫干掉也無濟于事。

  干柿鬼鮫的笑容,有些苦澀。

  但依舊保持笑容,說道:“我大概猜得到會這樣,但沒有關系,這個世界本就是充斥著背叛與謊言,我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內心,才選擇不再背叛同伴而已,最少不是先背叛的那個。”

  這就是他的真實想法。

  “即便對方有可能在欺騙你,你也愿意用性命保護嗎?看不出來,你是一個這樣愚蠢的人。”小南淡淡的說道。

  “或許我真的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吧。”干柿鬼鮫抬起手中的鮫肌,笑容忽然變得豪邁起來,“來吧,即便不是對手,但是我會戰斗到最后的。”

  這個時候的干柿鬼鮫看起來,才有那種“霧隱怪人”的模樣。

  然而,小南并沒有急著出手。

  她的視線從干柿鬼鮫的身上,移到了其余的所有成員身上。

  凌空懸浮,無數符紙環繞在周邊的小南,就像真正的神使。

  她忽然開口道:“我今日召集你們,原本是為了遣退你們。”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剛剛那個面具男的態度很明確,想要他們繼續為組織服務。

  但是這一位,卻是想遣退他們?

  覺得已經不再需要他們的力量?

  “曉組織,由我的同伴,彌彥牽頭創立,他的理念是,一切來者,都是同伴。隨后彌彥為救我而死,長門接管了組織,不再將成員視為同伴,而只是工具。”小南卻忽然講起了曉組織的創建史,然后加重了語氣說道,“現在,曉組織的首領是我,我和他們都不同。”

  所有人都認真的聽著。

  他們都很清楚。

  小南展現出來的可怕實力,會讓曉組織遠比過去強大。

  “我不會將成員視為工具,而是視為同伴,但前提是——你們也同樣如此。”小南緩緩的說道,表情極為的認真,“我原本以為,你們都只是一群不會在意同伴的人,可鬼鮫讓我看見了可能性,所以,愿意秉持著同伴觀念的人留下來,不能的,就離開曉組織吧。”

  這樣一番話下來,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

  他們沒想到小南會說出這樣的話。

  長門將他們視為工具,他們自然都清楚。

  他們也同樣是懷著各自的利益加入進來。

  但現在......

  “我想請問下。”宇智波鼬忽然開口,“你的目的,還是收集尾獸,然后制造最強的兵器嗎?”

  身為臥底,他更關心的,還是這個似乎變得極強的女首領,懷著什么目的,會不會威脅木葉。

  “無論是彌彥,還是長門,還是我,目的一直都只有一個,那就是——”

  小南就像是檢閱軍隊的女王那樣,目光掃視著所有人,然后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世界和平!”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