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六章:簡直逼死強迫癥

  想不通,就不想了。

  “我喜歡直接的男人。”照美冥低聲笑道,但是那迷人的笑容中似乎有一點煩躁,“既然火影大人那么直接,那我也就直接一點了,火影大人,您所指的那位先生,究竟是誰?”

  “我不會說的。”波風水門卻微笑著搖頭。

  照美冥的額頭上,明顯的皺了一下,連笑容都有些繃不住了。

  這是在逗她的嗎?

  明明是你先說的!

  她雖然脾氣不錯,但也不是沒有小脾氣的,尤其面對的并不是自己人。

  “我之所以不隱瞞他的存在,是因為無法隱瞞。”波風水門似乎是嘆了一口氣,“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那位先生的舉止,也沒有任何語言能夠形容他的存在,所以,照美冥女士,你是否能夠見到他,了解他,并不取決于我,也不取決于你們在木葉獲得的情報,而只取決于那位先生的意志。”

  說著這一段話的時候,波風水門并沒有移開自己的視線。

  而只是坦然的看著面前的使者。

  但是,照美冥的眉頭反而皺的更緊了一些。

  這態度太古怪了。

  身為木葉的火影,對那個男人卻如此的恭敬,甚至連名字都不愿意提起,話語之中,都在襯托著對方的超然地位。

  這可不單實力強大就能做到的。

  “總之,各位的來意,我已經了解,有關霧隱忍村內部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波風水門最后說道,“各位可以在木葉滯留一段時間,如果那位先生想要見你們的話,應該就能見到,我們會安排人負責你們的居住事宜。”

  “等等。”照美冥眉梢一挑,“我們此行,主要還是為了和木葉以及火之國重新建立商業渠道。”

  現在的霧隱忍村,可以說元氣大傷。

  十幾年來的封閉。

  內部的不斷紛爭。

  讓他們的經濟實力受損嚴重,所以,照美冥此行來木葉,的確是抱著重新建立商業渠道的想法。

  “這一點還不急。”波風水門卻搖搖頭,笑道,“我也是昨日才復活,很多事情都不夠了解,暫時難以商議這方面的事情。”

  他想要先看看沈默的行動。

  現在,無論是想要戰爭,還是想要結盟,波風水門都難以下決定。

  雖然他本人更希望和平,但是,和砂隱忍村和曉的戰爭已經來臨。

  一切都要慎重。

  在說完這最后一句話后,波風水門微微示意后,身形一點點消散。

  沒錯,不是直接用飛雷神之術消失掉,而是逐步的化成光點消散。

  是英靈本身能力的靈體化。

  照美冥的眼瞳明顯的一縮。

  “照美冥大人”長十郎有些緊張,這一幕實在是有些詭異。

  “不像是飛雷神之術,也不像是分身。”照美冥深吸一口氣,已經開始深刻的感受到木葉的不正常了。

  情報上面是一回事。

  但親眼所見,就完是另外的一回事。

  這讓她對那個傳聞中的男人,留下了極為慎重的印象。

  更加想知道那究竟是誰。

  而在這個時候。

  大門忽然被推開,一位披著綠色外套的金發女人大步走了進來,昂首挺胸,視線在在場的眾人臉上轉了一圈,最后定格在照美冥的臉上。

  來的人,正是綱手。

  “我就是負責招待你們的人,叫我綱手大人就行了。”綱手的臉色有一點點的郁悶。

  她明明是個醫療忍者,之前的三代目火影讓她招待沈默也就算了,現在的四代目火影也讓她來招待霧隱忍村的使者。

  真的太過分了。

  “綱手?”照美冥的表情有一些震驚。

  她自然是聽說過綱手的,木葉的三忍之一,千手一族僅存的公主大人。

  的確有情報顯示她回到了木葉。

  可是,怎么會這么年輕,看起來比自己都要年輕不少。

  近乎是本能的。

  照美冥出聲問道,“綱手大人是怎么保持年輕外貌的?”

  “嗯?”綱手看著面前這個成熟端莊的女性,嘴角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這個可是秘訣,說起來,你的膚色似乎不怎么好嘛?你多大了?三十還是四十?”

  咔嚓。

  照美冥的手掌很明顯的發出聲音。

  目光變得銳利起來。

  “我今年才二十八。”照美冥眨了眨大眼睛,邊笑邊低聲說道,“不過,綱手阿姨能夠保持這么年輕還真是讓人意外,畢竟我小時候就聽過綱手阿姨的名聲了,對了,綱手阿姨都五十多歲了,還沒有結婚嗎?”

  “”綱手的臉色也開始有些僵硬。

  長十郎都有些瑟瑟發抖,他從這兩位強者的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氣勢。

  就連正在自家看著的沈默,都有些表情古怪。

  都是漂亮又實力強大的女人,還都是單身,他總覺得,波風水門安排綱手招待,似乎是不懷好意啊。

  不過,氣勢來的快,去的也快。

  率先收斂起來的,卻是綱手,她此刻雙手環胸,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

  “年齡這種事情,主要看的是心態和相貌,這是一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強大存在告訴我的,在他的眼中,我也就只有十七歲左右吧。”

  在認識了沈默和伊卡洛斯之后,綱手的確是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年紀了。

  畢竟,那邊可是有一個據說已經活了幾萬歲,卻依舊美麗動人的女人。

  而照美冥望著這個渾身都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綱手,有種輸慘了的感覺。

  相貌年輕也就算了,氣質都年輕?

  照美冥咬著銀牙。

  卻敏銳的注意到綱手剛剛的話語。

  “強大存在?”她重復了一遍道。

  綱手似乎是睜大了一些眼睛,上下重新打量了一下她,然后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你們是為他而來的。”

  “那位存在究竟是什么人?”

  照美冥實在是忍不住的問道,她現在有一種心癢難耐的感覺。

好像那個男人隨處可見  卻怎么也看不清楚相貌。

  無需在意也就算了。

  這么一個重要存在。

  簡直會逼死強迫癥。

  “如果他想見你,沒有人能夠阻止,但如果他不想”綱手突然停下,深深的看了眼面前這個女人,然后說道,“所以,我不會告訴你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