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返回木葉的帶土

  復活了?

  佩恩天道猛地轉過頭,望著小南。

  雖然這具傀儡的臉沒有什么表情,但是小南知道,長門的面龐一定和自己最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樣。

  “是怎么復活的?有什么代價?復活之后是什么樣狀態?”長門一口氣問出了三個問題。

  “這些都不知道。”小南搖搖頭。

  長門沉默了片刻。

  復活,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輪回眼的禁術,外道·輪回天生之術,就能夠將死者復活。

  只不過,這個術的代價,是施術者自己的生命,而且死亡的時間越長,復活的難度也就會越大。

  他掌握了這個術的時候,即便犧牲自己,也已經沒有能力再復活彌彥。

  此外......

  “彌彥,一定會阻止我。”長門捏著拳頭,借助佩恩天道的身體看著小南,“但是,小南你應該明白的吧,他的心愿不可能實現!不采用武力手段追求和平。這份善良和天真已經害死過他一次!”

  小南修長的眼睫毛微微顫動,她低垂著視線,很輕很輕的聲音說道:

  “是的......我明白。”

  彌彥是被人以和平的謊言騙入到陷阱當中,然后,為了保護她而死。

  雖然小南并不完全的認可長門此時的觀念。

  但是,彌彥的觀念,在這個世界只會絕望。

  無論是長門還是小南,都不想看見那位善良的同伴再一次被這個世界欺騙和傷害。

  小南抬起眼眸,看著面前的佩恩天道說道:

  “你真的做好了決定,要擊敗那個神秘人?”

  “我沒有選擇,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長門依舊盯著小南,而且沉聲道,“而且現在這樣做的原因又多了一個,如果他真的能夠做到復活彌彥,我會將這種力量搶到手,等到最后成功之后,我們三個人又能夠在一起了......在那個和平的世界......小南,你會幫我的,對嗎?”

  小南望著那張屬于彌彥的臉,還有這屬于長門的眼睛。

  點點頭,低聲說道:

  “沒錯,我會幫你。”

  對于她來說,這樣就足夠了。

  無論同伴想要做什么,她只需要支持,然后付出一切去完成,就足夠了。

  “我也會幫你的。”旁邊忽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然而無論小南,還是長門,對此都沒有什么驚訝。

  佩恩天道扭過頭,望著這個帶著旋渦面具的男人。

  “你來的太慢了,宇智波——斑!”

  “我已經第一時間趕過來。”自稱為宇智波斑,實際上卻是宇智波帶土的男人,看了眼長門和小南,問道,“木葉的消息,我大致聽說過了,你們有沒有什么要補充的情報?”

  他也就是在長門說的最后一句話的時候過來的。

  不過之前也通過自己的手段,得到了一些情報。

  實際上,在聽說了波風水門的復活的消息之后。

  他已經感覺到不太妙。

  自己那位老師的實力,他是清楚的,當初能夠借九尾殺掉這位老師以及師母,一大半都是僥幸。

  那個時候。

  只要自來也、綱手這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在木葉,都不可能成功。

  而現在,這兩個人都在木葉。

  還有情報之中的那一場曠世大戰,怎么看都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你也沒有聯系到絕嗎?”佩恩天道沉聲問道,“以他的能力,應該能夠得到更多情報。”

  “沒有。”

  宇智波帶土搖了一下頭。

  然后也沒有再解釋什么。

  他嘗試過聯系絕,但是,那個神秘兮兮的存在,找不到也正常。

  “無論怎么樣,情報都是眼下第一重要的。”長門的眉頭已經緊緊的皺起,但是佩恩天道的面龐依舊冷酷,“目前我知道的,這件事情的背后,存在一個神秘非凡的人物,他自稱為,來自異世界的商人。”

  “異世界?”

  宇智波帶土的眼瞳一縮,反問了下這三個字。

  每個人第一次聽到異世界的時候,都會錯愕。

  就好像本來只是在看一部地球上面的警匪片,突然發現里面還有外星人。

  一下子跳躍到科幻。

  整個思維都不對了。

  “那個男人,的確是這樣自稱的。”長門在自稱兩個字上面加重了語氣,然后說道,“不過,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已經接觸到那個男人,而且極為的信任和敬重。”

  “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宇智波帶土一愣。

  這兩個人,他都非常了解。

  很難想象。

  那樣的人會在僅僅是接觸之后,就信任,甚至是敬重某個人。

  “不僅如此,他們還獲得了不弱的力量......”長門將自己了解到的,全部講出來,然后盯著這個帶著面具的男人,似乎是想要看清楚他的反應。

  而宇智波帶土聽著,心里面越來越沉重。

  已經不能被稱作計劃之外的突發事件了。

  如果是真的。

  那他們全部計劃、目標、夢想,一直以來所謀劃的一切,都會被摧毀。

  “我會去一趟木葉,調查情報。”宇智波帶土最后說道,“等待我的消息之前,不要有任何的行動。”

  伴隨著話語,他的身形從眼睛開始旋轉。

  消失在旋渦之中。

  雖然不只第一次看見,但是現在,這種過去都會讓長門暗自警惕的時空忍術,反而讓他心安了一些。

  有這種能力。

  最起碼,無論什么情況都能夠安穩逃脫。

  宇智波帶土并沒有直接前往木葉。

  而是先單獨的和干柿鬼鮫見一面。

  想要聽一聽這個當事人,是怎么看待的。

  “很強大。”干柿鬼鮫面對著這位宇智波斑先生,給出了自己能夠給出的最高警示,“我和鼬先生在那位大人的手中,沒有半點反抗能力,我們獲得的力量,也確實來自異世界,還是來自不同的異世界!”

  “......我明白了。”

  宇智波帶土內心的警惕和不安,已經達到了最高。

  但是,無論如何也要做些調查。

  他們要做的事情,那都是賭上了一切也要完成的。

  無論面對著什么。

  宇智波帶土,都確定自己的內心不會有半點動搖。

  就這樣。

  歷經數年,宇智波帶土再次邁向返回木葉的道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