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長門感受到憤怒

  “隕石?”

  長門通過佩恩看見這火球的第一眼,下意識的以為是隕石。

但是,那個尺寸  他控制著佩恩朝著那個方向跑過去。

  小南也同樣如此。

  兩個火球的速度似乎在空氣摩擦中,略有些減慢,但是依然以不亞于隕石的速度,狠狠的砸在了佩恩六道和小南的面前。

  轟——!

  巨大的響聲過后。

  森林之中,出現了兩個相差不過數十米的坑洞,大片的樹木被這沖擊波吹散著倒塌。

  “只是隕石嗎?”長門有些失望。

  “不對!”小南的聲音突然響起。

  六個佩恩猛地抬起頭,在輪回眼的視覺共享下,長門敏銳的察覺到,小南說的沒錯,在這兩個隕石之中,有生命的跡象。

從那中心站起來的  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

  如果佩恩的表情能夠更豐富一點的話,這個時候,應該都已經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因為長門自己就是這樣。

  以那個速度,毫無保留的從高空中墜落,怎么可能安然無恙,甚至連衣服都沒事?

  “咳咳。”干柿鬼鮫的干咳聲傳來,“還以為死定了,竟然把人從那么高的地方丟下來,鼬先生,沒事吧。”

  “沒事,應該被某種手段護住了。”宇智波鼬的聲音從另一個坑洞里傳來,他已經注意到面前的七個人。

  首領,副首領,還有五個非常神秘的人。

  宇智波鼬的視線環顧一圈,最后定格在佩恩天道,也就是以曉組織首領身份露面的男子身上!

  “首領?”干柿鬼鮫也注意到了周邊人。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佩恩天道的聲音,聽起來依舊沒帶什么情感,但是話語本身,卻說明他并不像看起來那么平靜。

  這讓宇智波鼬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沉默了片刻后。

  他簡短的說道“那位先生,帶我們去高空之后,將我們丟下來了。”

  控制著佩恩的長門臉色一僵,這是什么鬼回答。

  不過,他依然發現了問題。

  “先生?”

  佩恩對這稱呼反問了一句。

  宇智波鼬加入曉組織的時間很長了,一直以來,對于所有的任務,他都是得力干將并且完美的執行,但是,即便是長門也從未看明白過他的內心,更不用說見到他對誰有用過這樣的尊稱。

  “那的確是一位超出了想象的大人。”干柿鬼鮫也同樣說道,揚起頭看著天空,“或者說難以揣摩?但是,讓人難以生起一絲一毫的不敬。”

  長門的心里,開始有些沉重了。

  在之前對他的匯報中,干柿鬼鮫可不是這種態度的。

  這么短的時間里,這兩個人就有了這樣的態度變化?

  “將你們遇見的,部,詳細的說一遍!”長門控制著佩恩,加重了一些語氣說道。

  “好”

  干柿鬼鮫和宇智波鼬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開始講述。

  從木葉村開始。

  基本上,都是干柿鬼鮫在講,宇智波鼬進行些補充。

  當然,那些直接在腦海中完成的對話,宇智波鼬并沒有講出來,他依然決定繼續在曉組織臥底一段時間,直到宣告他的“死亡”,也只有這樣,宇智波一族被滅族的真相,才能夠隨之煙消云散。

  長門一開始,還是平靜的聽著。

  但是聽到了后面。

  還遠在雨忍村的他,已經無法保持表情上的平靜。

  尤其——

  他通過干柿鬼鮫的徽章,看見了命運舞臺的影像。

  “開什么玩笑!”

  雖然表情因為是傀儡的緣故而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他的話語已經表達出了他的情感。

  ——無比憤怒!

  來自異世界的存在?

  購買罐子就能實現心愿?

  命運的舞臺?

  這些怎么可能會帶來和平!

  真正的和平,只有讓所有人感受到痛苦,感受到戰爭的絕望,在痛苦和絕望之中放棄那可笑的和野心,只有這樣,人與人之間才能夠理解痛苦,才能夠帶來和平!

  而這個商人。

  卻說什么,人應該和自己的命運做斗爭!?

  “他這是讓我們彼此廝殺。”佩恩天道看著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一字一頓的說道,“給我們力量,和實現私欲的希望,然后讓我們在無盡的之中瘋狂的廝殺,就像是籠子里面的野獸一樣供人取樂,你們要接受這樣的命運嗎?”

  對于長門的目的而言。

  沈默的做法。

  簡直就是在破壞他的心愿。

  他想要通過痛苦和絕望來實現和平,而沈默,卻提供希望,甚至是戰斗的舞臺。

  這樣的話。

  只要他沒有戰勝那個所謂的商人,或者只要給予的絕望沒有壓過對方給的希望。

  那么,他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

  “即便那位先生沒有出現”宇智波鼬看著面前的曉組織首領,緩慢的說道,“我們,不一樣是為了各自的而與他人廝殺,永無止盡。”

  “不!這一切可以改變!”佩恩天道的口中冒出這樣的話語。

  “長門!”

  小南的聲音出現在長門的腦海中。

  這讓他稍稍的冷靜了些。

  回過神來。

  他的目的,他的心愿,曉組織的這些一般成員,并不知曉。

  他們只知道,曉組織是一個無法無天,不斷挑起戰爭,獲得資金,最終甚至想要通過尾獸的力量征服世界,充滿了野心和的組織。

  用痛苦和絕望來獲得和平的心愿。

  這些人,是沒有辦法理解的。

  因為——

  他的痛苦,遠在這些人之上!

  現場氛圍,忽然沉默下來了。

  皎潔的月光,灑在這片森林中,灑在這些人的身上,就像蒙上了一沉白霜,令人感覺到絲絲的涼意。

  宇智波鼬靜靜盯著面前之人。

  曉組織首領。

  擁有著輪回眼,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存在,他臥底曉組織這么長的時間,都不知道對方的面目,也不知道對方創建曉組織的真實目的,甚至,這個人也從未表現過什么情感上的波動。

  但是,今夜。

  對方第一次,表現出了情感。

  語言和表情上不協調、好像計劃被破壞一樣的憤怒,尤其最后的一句話。

  他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現狀?

  這可不像是一個不斷挑起戰爭的人,會說出來的話。

妙書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