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九章:自來也罐子系列

  “看來,你是真的不明白啊。”沈默啞然,“既然如此,我給你簡單的解釋一下吧。”

  他大概猜到自來也開什么系列的罐子好了。

  抬起手指。

  啪——

  清脆的打了個響指,在自來也的視線之中,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他們置身于一個完全黑暗的地方,好像沒有任何的光源,但詭異的是,自來也能夠清楚的看見面前的沈默。

  這會有一種錯愕感。

  “你知道,在我這種存在的眼中,命運是什么樣子的嗎?”沈默臉上的笑容有些神秘,然后沒有等自來也回答,他接著給出了答案,“命運樹。”

  “命運樹?”自來也重復了一句。

  “你應該知道我在第一次命運舞臺上,展示給鳴人他們的畫面吧。”沈默又問。

  “嗯,看過。”自來也鄭重的點頭。

  他這幾天教導鳴人的時候,也詢問過那一次命運舞臺中的一些細節。

  畢竟影像之中,沒有后續。

  而且還有那種模糊化處理。

  這其中,最讓他震撼的,是沈默給出的影像,鳴人他們在這場戰斗中,原本的命運的影像。

  白死了,再不斬也死了,還有佐助。

  簡直就像是......

  對方也能夠預言未來一樣。

  “在我的眼中,你們這個世界原本的命運,簡單到一目了然,就像是這樣。”

  沈默一抬手,從他的手掌上,一棵散發著黃色光明的樹木,一點點的生長著。

  但是——沒有分支。

  就只是一棵光禿禿的樹木,被稱作柱子還勉強,被稱作樹,就不怎么恰當了。

  “命運,或者說未來,可是一種極為高深的概念。”

  沈默伸出另一只手,在這棵“樹”上某個地方輕輕的一點,些許的畫面出現在上面,那是年輕時候的自來也,在傾聽著妙木山大蛤蟆仙人的預言。

  然后他接著說道:

  “通常情況下,深處命運中的人很難對命運給出一個絕對的預言,但是,大蛤蟆仙人做到了,你之所以相信,是因為它的預言,沒有不準的。”

  自來也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了。

  “您的意思時說。”他已經不自覺的用上了敬稱,“蛤蟆仙人的預言之所以準確,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命運,就只有一棵枝干,一種固定結果?”

  “沒錯。”

  沈默并不奇怪他能夠這么快理解,他突然,點向了枝干上的另一個位置。

  新的畫面之中。

  自來也,滿身鮮血的倒在地上。

  自來也無聲的看著這一幕,他看見了自己的目光中,有遺憾,也有欣慰。

  那是一種終于找到了答案,但可惜自己已經看不到了的情緒。

  “所以,在蛤蟆仙人預言的這個命運中,我死在了預言實現之前?”自來也的語氣之中,出人意料的并沒有太多的恐慌。

  如果他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那么,即便死了,也沒有什么害怕的。

  更何況。

  這個命運,也應該已經被改變了。

  自來也有些神情復雜的看著沈默。

  “這種干禿禿的命運,實在是太無趣了一些。”沈默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將手中的枝干伸向了自來也,低沉著聲音說道,“你們所有的一切,無論是情感,還是行動,都是命運的傀儡,猶如劇本一般展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們一眼就能夠看見全部——這,根本不配被稱作命運!”

  沈默已經不止一次說出他的觀念。

  但是現在。

  自來也有一種更深的感觸。

  面前這個人,簡直就像是他所寫小說的讀者,因為對小說劇情的不滿,或者看完了之后覺得不夠精彩,所以,干脆的插手,肆意的篡改劇情,試圖變化出更加精彩的部分。

  可怕......

  自來也第一次,對沈默的存在有了可怕的認知。

  哪怕是他在知道沈默擁有著無可匹敵的實力時。

  都沒有像現在這般,從心底里涌現出了恐懼感。

  整個世界對沈默這種存在而言,就像是小說里的角色對作者而言,一念,就可以決定包括思維在內的一切。

  而沈默讀取著自來也的想法,心里面就有一點點古怪了。

  這比喻......

  不就是人們對更高維存在的原始猜測么。

  倒是挺恰當的。

  沈默面帶微笑,繼續說道:“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改變了,從我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刻開始。”

  他最后在樹干上的某一點輕點了一下。

  那是他和綱手的第一次碰面。

  也就是從這一點開始,整棵命運樹,就猶如春天發芽的樹苗,不斷的開叉,衍生,變得茂密,短短時間里,呈現出爆炸式的增長,整個樹冠甚至超過了一個人大小,然后超過了一堵墻,再到最后......

  整個黑暗空間,都是散發晶瑩光芒的樹枝。

  自來也抬起頭,怔怔的看見這極為美麗而又讓人震撼的天空。

  這就是他們這個世界的命運,現在的模樣?

  “很美吧。”沈默也一樣抬起頭,“無限的分支,無盡的可能,你們每一次開罐,每一個因為罐子而改變的力量、想法、甚至你們之間的碰撞,都有可能走向一個全新的未來,這才是命運之樹應該具備的樣子。”

  自來也不得不承認。

  的確很美。

  他的視線忽然看見了一些停止蔓延的枝干末端。

  忍不住指著那里問道:“為什么這個枝干不長了?”

  “那里啊。”沈默看了一眼,隨口說道,“沒什么,這條命運枝干的世界已經毀滅了,自然不會再長。”

  “毀,毀滅!?”

  自來也張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瞪著沈默。

  能不能不要用這么隨便的語氣說出這么可怕的事情。

  “這很常見吧。”沈默聳了聳肩,“六道仙人就有毀滅世界的力量,人類又是樂于戰爭的物種,隨著你們的實力越來越強,世界毀滅的可能性也會越來越大的,畢竟,總有這么一兩個人渴望的事情是毀滅一切。”

  自來也艱難的咽了口口水。

  他猛地意識到。

  在這美麗的樹枝之下,或許隱藏著大量還比不上原本命運的結果。

  給我把那棵光禿禿的樹干還回來啊!

  “很好,我已經感受到你的渴望了。”沈默瞇笑著看向自來也,張開另一只手,揚聲道,“想要阻止那些更慘的命運,就自己去努力的掙扎吧,介于你的心愿,我給你推薦的罐子系列,是可以掙扎著引導命運的——預言系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