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自來也被抓現行

  這是一個穿著紅色大褂的高大男子,戴著寫有“油”字的護額,眼睛下面有兩道紅色的印記。

  雖然面色看起來老了不少,但是特征還是非常明顯。

  所以,守門的兩位忍者,依舊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人。

  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

  “呦。”自來也還未走到門口,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出云、子鐵這么多年沒見,還是你們兩個在守門啊。”

  他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看上去雖然有些傻氣,但給人很隨和的感覺,一點都不會因為年紀穿著而有距離感。

  出云和子鐵兩人都有一些臉紅。

  算算年齡,他們也都已經不小了,卻還都只是中忍。

  “自然也大人也回來了,那就真的太好了。”出云還是興奮的說道,“之前綱手大人回來的時候,可是讓村子里面的人好一陣的高興,可惜大蛇丸大人......”

  “出云!”子鐵忍不住喊了一聲。

  出云的表情也一下子僵硬在那里。

  三忍之二都回來了,自然很容易讓人想到最后一位。

  “大蛇丸啊。”自來也的笑容卻沒有變化,只是目光有些復雜,“背叛了村子的人,即便回來了,也不應該被尊稱為‘大人’了。”

  大蛇丸的背叛,對于自來也而言是極大的傷害。

  和綱手因為痛苦離開村子不同。

  自來也這么多年來在外面,一直是在尋找大蛇丸的蹤跡。

  “對了。”子鐵似乎是想要轉移話題,看了看周圍,小聲的靠近自來也說道,“綱手大人這次,好像還帶了一個男人回來。”

  自來也現在的表情,比聽見了大蛇丸的名字,還要震驚。

  “那個男人很神秘。”子鐵的表情有些嚴肅,然后又有些無奈,“這也是村子里人人皆知的事情了,但我們不知道他什么時候進去的村子,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甚至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說實在的,很是有些擔憂啊。”

  這并不是什么機密。

  村子中不知道罐子的忍者,大多對這樣一個未知存在有些擔憂。

  但是,火影大人已經下令,不允許對那個男人有任何的不尊敬。

  所以在見到自來也回來后,子鐵才忍不住,把這件事情告訴他。

  “我知道了。”

  自來也擠出一絲笑容,但誰都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里很沮喪。

  然后就一點點的,朝村子里走過去。

  子鐵看著自來也那略顯孤寂的背影。

  忍不住轉過頭問道,“出云,我是不是不應該說?”

  “你不說,自然也大人也早晚會知道的。”出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他們兩個人雖然都只是中忍,也比自來也大人的年紀小很多,但是都已經結了婚有孩子。

  “明明是那樣厲害的大人,木葉三忍......”子鐵的表情也有一些嘆息。

  不過,他們口中厲害的大人。

  現在,正一步步的,越來越快的,朝著村子里面那個他最念念不舍的地方走過去。

  ——澡堂。

  方才的那點沮喪仿佛已經被他完全拋棄在腦后。

  從懷里面拿出了紙和筆,念叨著:

  “取材,取材,嘿嘿嘿。”

  那表情,作為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來說,實在是有些猥瑣。

  與此同時。

  正拉著伊卡洛斯,在綱手的陪伴下閑逛的沈默,好像突然發現了什么一樣轉過頭。

  看著那個方向。

  “你不會是又有客人,然后要離開吧!”

  綱手的手里拿著一根棉花糖,臉色緋紅的同時,額頭上有些青筋暴起。

  剛剛路過一個賣棉花糖的小攤子。

  因為伊卡洛斯多看了幾眼,沈默就過去掏錢,然后不知道這個家伙是什么意思,竟然也給她買了一根!

  綱手現在還記得那個老板的眼神。

  那感覺差點沒讓她掉頭直接跑開。

  “沒有,只是看見一個挺有意思的人。”沈默搖了搖頭,然后綱手笑道,“還在生氣?不就是棉花糖嘛,你的年紀還比不上伊卡洛斯的零頭,她還不是一樣吃的很開心。”

  伊卡洛斯的確是在專注著自己的面前的棉花糖。

  圓滾滾的。

  只是伸出舌頭一點點舔,似乎都有些舍不得吃。

  “她真的......有那么大嗎?”綱手看著伊卡洛斯的樣子,有一點點狐疑。

  在沈默的面前,伊卡洛斯看起來就像個小孩子。

  有些天然呆的模樣。

  已經完全看不出她在最初出場時的高貴姿態了。

  “你要知道,在那樣漫長的歲月之中,只需要在意少數的事情,才能夠保持心態上的年輕。”沈默一本正經的忽悠她,“其余的事情都沒有在意的必要,包括你現在生氣的原因,要是你真的不想要的話,就丟掉唄。”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僅僅是處于某種惡趣味,才給綱手買的棉花糖。

  綱手看了眼專注的伊卡洛斯。

  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棉花糖。

  難道......

  真的是自己的問題?

  “......算了,買都買了。”

  綱手最后,猶豫了一下,學著伊卡洛斯的樣子,自己也舔了一小口。

  眼睛一亮。

  雖然是小孩子吃的東西,但沒想到還真的不錯。

  沈默看著綱手認真吃棉花糖的樣子,忍著想要笑出聲來的沖動,然后指了指澡堂的方向。

  “走吧,去那邊看看。”

  “那邊?”綱手一邊舔著棉花糖,一邊看過去,“那邊是澡堂的方向,你指的有意思的人,不會是村子里的哪個女忍者吧,還是別村的?”

  “是你們木葉的人,但不是女性。”沈默隨口說道。

  “不是女性?”綱手有些困惑。

  但那個方向是女澡堂沒錯啊。

  曾今因為村子里某個人,女澡堂和男澡堂,早就分開到兩個不同的地方。

  所以那個地方,一般不會有男人過去才對。

  等等。

  綱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該不會......

  她猛地加快了一些速度。

  然后就看到,一個穿著紅色褂衣的白發男子,正趴在門縫哪里,撅起身子,偷偷摸摸的朝里面看過去。

  不是自來也又是誰。

  綱手那個惱怒啊,大吼一聲:

  “你在做什么!自來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