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出現在木葉的白

  “說什么開更多的罐子,結果不是一個大獎都沒開出來。”綱手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問道,“我記得,你還有一個助手吧,影像里那個長了翅膀的小女孩,怎么沒看見過她?”

  單單這個房間來看。

  沈默是單身居住這點應該沒錯了。

  “伊卡洛斯啊。”沈默臉上浮現了很自然的笑容,“她現在在其余的世界,很快你就能見到她了。”

  他沒說錯,的確會很快。

  不如說。

  很有可能就是在這幾天。

  伊卡洛斯,戰略用萬能天使,機械生命,代號空之女王,擁有著一擊就摧毀一個國家的可怕戰力,其力量足以毀滅世界,性格呆萌,可進化性極高,價值昂貴。

  沈默存了這么久的錢,進度也一直趨近于零。

  但是,今天遇到了日向家族這樣一個狗大戶。

  僅僅是寧次,再加上剛剛的那兩千多個罐子。

  利潤就逼近數額。

  估摸著,日向一族這幾天肯定會繼續買些罐子,到時候就應該夠了。

  想一想他還有些小激動。

  “那我倒是期待一下了。”綱手細長的眼睛瞇起來些,不知道在想什么。

  “還有,別叫別人小女孩。”沈默看著綱手,有些玩味的笑道,“我記得數萬年前的時候,她就已經是她那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了。”

  “數萬年”

  綱手瞪圓了眼睛,差點被茶水狠狠地嗆了一口。

  數萬年前?

  火影世界的人對于歷史的印象,是從數百年前開始的,她根本就無法想象,數萬年前就存在的人,究竟是什么樣子。

  真的有人能活這么久?

而且這么說  面前這個男人的年紀,也很有可能已經遠遠超出她最初想象的極限了?

  “果然。”綱手的聲音有些干澀,“我們根本就無法想象,你們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所以,努力成為高級會員吧。”沈默依舊是這句話。

  作為玩家,反正努力升級,氪金,那就一定不會錯。

  綱手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漸漸的,從震驚中緩過來。

  “和你們一對比,忽然覺得我就像是個嬰兒。”綱手站起來,努力鼓起干勁,走出去,“我去幫他們開幾個罐子試試手氣,要是不錯的話,再找你來買罐子。”

  沈默坐在座椅上沒有動。

  不過他看著綱手的背影。

  心里明白。

  只怕綱手現在面對他,又恢復了最初時,那種自然的心態。

  就這樣,也不錯。

  沈默順手從緋鞠的碟子里拿了一條小魚干,味道還真不錯。

  有嚼勁。

  不過他還想拿點的時候,緋鞠已經叼著自己零食躲遠遠的。

  小氣貓。

  這幾天的時間,整個日向家內,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族長、長老、還有族長一家,全部都是在訓練場中。

  并且禁止其余人靠近。

  村子之中的綱手大人,也突然搬到日向家小住幾天。

  此外,日向寧次已經搬出去住,也不知道他和日向日足達成了什么協議,同意暫且隱瞞分家,以及他的籠中鳥已經被解除的事情。

在之后  村子里面,開始陸陸續續的,出現了一些他國忍者。

  沒錯。

  中忍考試,即將開始。

  這天,沈默拿了一小杯加了冰塊的可樂,坐在木葉一棟建筑頂端,以他的視角可以清楚看見木葉的每一個角落。

  時不時的有忍者在建筑上面跳躍。

  因為中忍考試的緣故,暗部的警備提升到了最高級,哪怕是村子里面的普通人,也被要求不能隨意接觸那些人。

  “有很多動漫沒有的場景。”沈默饒有興致的看著。

  動畫不過是整個世界的某些縮影。

  看起來好像就這么幾個忍者一樣。

  但實際上。

  整個村子的忍者數量,已經達到了近萬的水準,下忍更是有數百個,只不過,會通過中忍考試來晉級的,都是一些任務數量不夠,卻被認為有實力的精英,絕大多數的中忍,都是通過大量的任務晉級的。

  比如說這一次。

  木葉參加忍者考試的,也只是有十幾個人而已。

  其余村子的派出數量,其實也都和木葉差不多。

  與其說是考試。

  倒不如說,是互相看看各個村子年輕一代實力情況的試探。

只是現在  “木葉這幾個人,有些強過頭了。”沈默看向幾個方向。

  鳴人、佐助、寧次。

  這三個人,都是開過了罐子的。

  實力已經非同小可。

  “嗯?”沈默忽然目光一凝。

  因為他在鳴人的身邊,看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白。

  沒錯,就是白。

  他為什么會過來木葉?

  沈默臉上涌現些好奇。

  他的的身形只是一瞬,就來到了鳴人的附近。

  此刻,鳴人三人再加上卡卡西,正和白在街道上面走著。

  鳴人低著頭,看起來像倍受打擊一樣,表情超級的沮喪。

  “鳴人,你也差不多了吧。”小櫻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狠狠的抓住鳴人的衣領,“知道白是個男孩子,就這么讓你失望嗎?”

  “因為,明明白看起來比小櫻都要可愛啊!”鳴人抓著自己的腦袋,指著白大喊,“而且她還穿女裝!”

  “你夠了!這明明是男裝!”小櫻忍無可忍的往鳴人肚子上狠狠砸一拳,大概也有些惱火白比她可愛。

  現在的白,是穿著一身白色的和服。

  的確是男裝沒錯。

  但是穿在他身上,看起來就和女裝差不多,這也沒錯。

  “你們”白看著打打鬧鬧的兩人,抿著嘴唇,似乎是淺淺的笑了一下,“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鳴人只是個笨蛋而已。”佐助緊緊的盯著白,“但我會盯緊你的!”

  好像只要給他找到了機會,就會毫不留情的對白出手。

  “咳咳。”卡卡西干咳了一聲,“佐助,現在的白,是受到火影大人邀請,被木葉雇傭的流浪忍者,你們的任務,只是負責白在木葉的生活起居,可不是什么盯緊哦。”

  雖然的確就是盯緊。

  但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說出來。

  卡卡西還記得火影大人的話。

  “第四代水影逝世,再不斬的野心不再有實現的可能,而白既然是開罐者,又并非是邪惡之徒,那不能讓他再因為錢被像卡多一樣的人利用,徹底走向歧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