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猿飛日斬的計劃

  綱手一路來到猿飛日斬的辦公室。

  卻發現這里不止她一個人。

  還有卡卡西,和他的第七班,還有琳,甚至依舊虛弱的佐助也同樣在這里。

  “你們的傷勢還沒有好,怎么隨便出院。”綱手皺著眉頭瞪了卡卡西一眼,“尤其是你,你知道你的傷有多重嗎?那種戰斗方式也太亂來了,要不是有藥劑,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佐助的傷是最危險的。

  但是卡卡西的傷勢是最難治的。

  那些秘術、秘藥一起爆發出來。

  如果還是以前,基本上就算活下來,也可以宣布廢掉了。

  “我覺得已經好的差不多......”卡卡西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在綱手的目光之下咽回去了,“我只是過來匯報一下,當日戰斗中詳細的情況。”

  原本在病床上的時候,就做了一些緊急匯報。

  但是現在,是詳細點的匯報。

  叫來第七班其余人,也只是為了查缺補漏的。

  “琳,看好卡卡西。”綱手雙手環胸,“小櫻你也是,別讓佐助亂來,傷勢沒好盡之前絕對不能夠再戰斗。”

  “是!綱手大人!”琳和小櫻異口同聲說道。

  顯得干勁十足。

  綱手又是確認了一下,他們兩個人的傷勢的確好轉了很多,這才放心了一些。

  雖然說表現的有些粗暴。

  但她的確是在關心著自己的病人。

  “事情,我大概都已經清楚了。”猿飛日斬繼續看著卡卡西等人,敲了敲手上煙斗里的煙灰,“這一場戰斗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控制了卡多的曉組織,而我上午得到的消息,卡多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已經死了嗎?”卡卡西有些驚訝。

  那日出現的卡多,很顯然是購買了罐子,成為商會的會員。

  實力未知。

  但沒想到竟然死了?

  “嗯,有確切的證據表明,是曉組織下的手。”猿飛日斬看了眼桌子上的檔案,“從現場留下來的痕跡看,只怕是經歷過一陣戰斗......卡卡西,你們覺得,白這個人,怎么樣?”

  他忽然語氣一轉,提到了白的身上。

  當初那場戰斗。

  再不斬已經死了,徽章在其同伴,白的身上。

  而現在,卡多也已經死了。

  在木葉外面的,已知的開罐者,就只有白了。

  “白......”

  卡卡西回憶著當時的畫面,那個女孩,說道:

  “雖然是敵人,但她和再不斬之間的同伴關系,令人動容,只怕,她會為了復活再不斬而不惜做出任何事情。”

  “我所擔心的,就是這個。”猿飛日斬抽了一口煙,“守護同伴的心,會使人強大,但仇恨和思念也容易讓人墮落......”

  猿飛日斬沒有說下去,他似乎有了某個決定。

  然后直接越過了這個話題,而是看向了綱手。

  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問道,“上午派去找你的忍者沒有找到你,難道是出了什么事?”

  “大蛇丸回來了。”綱手直接出聲說道。

  猿飛日斬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

  “大蛇丸?”一旁的卡卡西驚呼了一聲。

  琳和小櫻也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這一位,可是和綱手同為三忍之一的大蛇丸,更是木葉如今為數不多的S級叛忍之一。

  “他來找你了?”

  猿飛日斬的聲音,似乎是有些苦澀。

  大蛇丸,是他心里的一個痛。

  他曾今以為大蛇丸能夠繼承他的意志,但卻是那樣的結果。

  優秀的弟子,卻背叛了木葉......

  “他想了解我為什么會回來,而且......”綱手瞇起眼睛,“他掌握了我二爺爺的一個極為危險的禁術,我雖然將他重傷了,卻沒有抓住。”

  猿飛日斬的臉色,變了又變。

  綱手現在的實力有多強他是知道的。

  那可是轉職加強化再加道具!

  這樣都讓大蛇丸成功逃離了?

  “那家伙現在變得很危險,非常危險。”綱手加重了語氣,然后目光似乎有些沮喪,“但我最擔心的是......沈默,很有可能對他有興趣。”

  提到了沈默這個人。

  猿飛日斬也沉默了。

  的確是。

  從目前已知的情況,以及再不斬和卡多那兩個人的身上,可以看出。

  對于沈默而言,野心與邪惡的欲望,同樣可以被視為“不甘命運的渴望”,而如果是大蛇丸,那的確是沈默中意的類型,沒有誰比猿飛日斬更了解大蛇丸的資質和意志。

  “卡卡西老師,大蛇丸是誰?”鳴人忍不住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默。

  “是一個很厲害......也很麻煩的人。”卡卡西似乎是在苦笑。

  總覺得,木葉的麻煩越來越多了,現在就連大蛇丸這樣十幾年沒出現的S級叛忍都重新歸來。

  有一種多事之秋的感覺。

  “無論是什么樣的麻煩和挑戰,木葉都會不會懼怕的。”猿飛日斬又恢復了方才的那個樣子,和藹,自信,“卡卡西,你帶著佐助他們先去休息吧。”

  卡卡西點點頭。

  他知道猿飛日斬還有話要對綱手說。

  而在他們離開了之后。

  猿飛日斬就再次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抽著煙,滿臉的苦笑,“你剛剛說,大蛇丸掌握的那個危險的禁術,莫非是......”

  “穢土轉生。”綱手的表情也沉了下來,“他將我的大爺爺和二爺爺都穢土轉生出來。”

  “果然。”猿飛日斬猛吸了一口煙,差點嗆了兩口,“當初我就是懷疑,他潛入了我的辦公室,偷看了穢土轉生的禁術,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猿飛日斬現在已經開始后悔。

  當初,不應該心軟。

  在最后放走大蛇丸。

  “這種忍術,就應該銷毀掉才對!”綱手怒氣滿滿。

  看著自己已經死去的親人的亡魂,被人操控著,還是和自己戰斗。

  就算是圣光也不會原諒這種舉止!

  “大蛇丸被你重傷,應該會先躲起來,一時半會找不到。”猿飛日斬低吟了一下,“當務之急,還是曉組織的威脅,綱手,你應該知道,即將開始的中忍考試,是在我木葉進行吧。”

  “中忍考試......”綱手一愣。

  “我打算,這次中忍考試就交給你,和日向一族去主辦。”猿飛日斬的目光之中,似乎閃過了一抹奇異的光芒,“我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和砂隱忍村商議好聯盟,共同圍剿曉組織!”

  和曉的戰爭,不能單單是木葉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