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可沒有那么簡單

  十個系列里,這個姑且被稱為才氣的系列,沈默覺得是最不適合猿飛日斬的系列之一。

  但他偏偏就抽到了這個。

  只能說,都是命運弄人。

  沈默本著看戲,不,服務到位的原則,給猿飛日斬大致解釋了一下這種才氣力量的神奇。

  不過看他似懂非懂,其余人也都有些茫然的樣子,沈默知道,對于這種完不同的力量,就這樣解釋,很難讓他們理解。

  這種時候,就得來一些宣傳的畫面。

  “你親眼看看,就能明白了。”

  他干脆抬手一揮,一幅幅影像出現。

  皆是波瀾壯闊的大場面。

  其中一位一身白衣,長須飄蕩的老者,腳踏青云。。手捧書本,橫眉冷視,一道道難以理解,卻帶著滔天殺伐之意的話語,化作無數細小的金光從口中飛出,猶如烈陽,所過之處,無數敵軍士兵捂住耳朵厲聲哀嚎,七竅流血,身軀爆裂。

  更是有一人,立于干枯大地,仰天落淚,提筆疾書,一篇詩詞完畢,神光大盛,直沖云霄,片刻后就有大雨伴隨著整個天地的吟唱落下,草木逢春,麥田滋生,原本滿是裂紋的干枯大地,竟然在短短時間內化作了一片麥海,滿目金黃。

  除此之外,有人以言語治病,有人以筆墨鎮妖,有人日夜誦讀后一朝頓悟,重返青春......

  種種不可思議的畫面,無不在表明這份力量的神奇。

  別說是日向日足他們。

  。就連猿飛日斬,也瞪圓眼睛。

  一副驚嘆且眼界大開的樣子。

  言語,竟然也能夠這樣強大?

  異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不但神奇,還十分的恐怖。

  “現在,你們應該明白了吧。”沈默收起了影像,看著眾人說道,“在無盡的世界,有無盡的力量,也就只有我們商會,才能讓這些力量,在不同的世界綻放光彩。”

  他的語氣雖然平靜。

  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份平靜之下難以言表的超然。

  他們實在難以想象。

  這個商會,究竟是一個怎樣恐怖的勢力。

  也無法想象。

  在異世界,究竟還有著怎樣強大的存在。

  因為在那個世界。

  越老越強。

  學識是不斷儲備,不斷積累的。

  不像忍者。

  隨著年紀的增加大,越來越力不從心,空有理論技術,卻根本無法發揮出來,無論是查克拉還是身軀的力量,都只能夠不斷的衰減。

  “沈默閣下。”

  猿飛日斬看著手中的這張紙,看著沈默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些期待。

  “不知道這張紙......”

  “你手中的這張紙之中,蘊含才氣。”沈默伸手一招,一支毛筆就出現在手中,然后遞過去,“在上面寫出你認為最好的字,最好是帶有情感的書寫。”…,

  一級罐子里面的物品,自然不會有多么的珍貴。

  但是用來展示效果,卻已經足夠了。

  所有人都盯著猿飛日斬手中的紙看。

  在見識過那樣的畫面后。

  懷有期盼的,不單單只有猿飛日斬。

  人一旦跳出了自己原本的世界觀,就會對一切都抱有想要迫切了解的沖動,更不用說,剛剛的那些畫面中,這份力量是如此的強大。

  猿飛日斬想了一會兒。

  拿起毛筆,極其仔細而認真的,寫下了一個字。

  ——火。

  在這個世界平時的書寫,也基本都是使用毛筆。

  猿飛日斬身為火影,還是練得一手不錯的字體,尤其是這個火字,更像是在書寫著自身一樣,此刻,最后一筆落下之后,似乎有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自己的精神和這個字聯系了起來。

  不需要沈默多說什么。

  他已經知道怎么使用。

  不過是抬手一揮,這張寫了火字的紙張,就猛的燃燒起來。。化作了一團火球,疾飛出去。

  嘭的一聲。

  撞在了一顆碗口粗的樹干上面,留下了一小團燃燒的火焰。

  “這威力......”猿飛阿斯瑪似乎有些失望,“比起豪火球術差遠了。”

  “畢竟只是一級的罐子。”

  猿飛日斬卻沒有太失望,他是知道的,一級罐子不過是用來體驗的等級。

  關鍵在于。

  他剛剛沒有用上查克拉,也沒有結印。

  僅僅是寫了一個字,就能夠釋放火球。

  看上去,似乎還行。

  “這份力量,可沒有那么簡單。”沈默卻在這時開口了,看著那可在燃燒著的樹木,語氣中似乎也有些意外,“屬性,你的這個字,居然帶上了屬性。”

  “屬性?”

  猿飛日斬有些不解的看著沈默。

  沈默索性抬手一點。

  一道水流憑空出現,將這團火焰完熄滅。

  但是,在水流過后。

  即便是被打濕的樹木。

  。那團火焰,竟然又一點點的燃燒起來,并且逐步的擴大,恢復了最初的程度。

  這樣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驚訝起來。

  “這不符合常理。”夕日紅似乎走過去,似乎想要看個究竟,她直接伸手蓋滅火,然而,在她拿開手后,火焰再次燃燒了起來。

  這火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著那邊微笑著的沈默,又看著面前的火焰,每個人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受。

  僅僅只是一小團火焰。

  也要打破他們的常識?

  “請讓我來試試。”

  日向日差走了上來,抬起手掌,一掌劈下去。

  咔嚓一聲。

  這團火焰燃燒的地方,直接斷裂,整顆樹木都倒了下來。

  但是——

  原本已經被徹底熄滅的火焰,竟然在斷口的地方,又從火苗開始,一點點的燃燒了起來。

  無法熄滅?

  “才氣所具現的力量。劍符文記得看了收藏本站哦,這里更新真的快。與書寫人的意志有著很深的關聯。”沈默動也沒動,那一小團的火焰,就連著一小塊的樹木被無形的力量一同挖下,懸浮在半空之中,“生生不息,看來,這就是你對于火的理解,只要還有可以燃燒的樹木,無論被摧毀多少次,它都會重新燃起,直到......燒掉了所有的燃料。”

  隨著話語的落下。

  那一小塊的樹木,被完燃燒成為灰燼。

  而那團火焰,也漸漸的縮小。

  伴隨最后的灰燼,隨風飄散。

  猿飛日斬看著它。

  內心似乎有某一處被觸動了。

  “的確......”他的目光中閃爍著莫名的神色,“只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火的意志,就會不斷的燃燒下去,生生不息,這,就是我對火的理解。”

  沈默望著猿飛日斬那莫名感動的樣子,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好。

  被燒的又不是樹葉。

  這是一棵還在茁壯成長的樹苗,結果就被你燒了,還是不燒干凈就不放過的那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