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只是停止了時間

  屬于琥珀的完整版時間能力,價值極高,因為她甚至可以跳躍到過去未來。

  沈默僅僅是購買了時間靜止。

  取消掉了使用會讓年齡縮短的副作用,并且將其改為消耗精神力。

  一共耗費兩千七百萬交易點。

  再加上身軀強化,以及金剛狼的不死能力,基本上,沈默現在身上就剩下兩千萬用來應對緊急意外的交易點。

  在波之國賺的錢,部花完。

  “得好好賺回來。”沈默看著這些忍者,決心要從他們的身上狠狠的補一口血,甚至開始攢買伊卡洛斯的錢!

  他不緊不慢的走到綱手的面前。

  伸出手。

  把她脖子上系的那個祖傳吊墜取了下來。

  想了想。。似乎覺得還不夠。

  于是又取出了一只筆,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后,再不緊不慢的回到原處。

  時間靜止,解除!

  在面前的眾人眼中,沈默就好像只是微微晃了晃,身體的位置就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發生了什么?

  “你說不需要那么麻煩是什么意......”綱手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停下了。

  因為,她已經看見了沈默手指上的那個吊墜。

  然后,低頭一看。

  自己脖子上,果然只剩下勇氣的十字架項鏈。

  不,還不止如此!

  她的眼睛在周邊這些木葉上忍的身上,一個個看過去,然后抿著嘴唇。

  。沉默著。

  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漆黑墨跡!

  包括猿飛日斬!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種事情意味著什么,他們當然清楚。

  能夠加上墨跡,就能對他們進行斬首。

  如果沈默有殺意。

  此刻,他們所有人都已經是身首異處!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這是什么忍術?

  在場的忍者都是身經百戰,但這時也忍不住有一股寒意沿著背脊涌上。

  “果然,我根本就沒有挑戰你的資格。”綱手說著這樣的話,臉上的表情卻并不如何失望,因為她早有這個準備,而且這也是她的目的。

  再加上......所有人的脖子上都被墨汁畫一道。

  除了她。

  女人有時會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而高興。

  “閣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日向日足向前一步。劍符文記得看了收藏本站哦,這里更新真的快。那對早已經激活的白眼卻是看著綱手的面龐,“僅僅是墨汁也就算了,但是,這圖案可不像是能夠在一瞬間畫上去而讓人不知的。”

  “圖案?”綱手臉上的表情一僵。

  “綱手大人。”夕日紅將一面隨身帶的小鏡子遞到綱手的面前。

  她那張本來精致漂亮的臉蛋上,現在卻充滿了一種滑稽感,任你是如何的美艷,如果左邊臉上畫了一條龍,右邊臉上畫了一道彩虹,額頭上還畫了一只大烏龜,那也會美不起來。

  沈默本來只畫了那只烏龜的。

  后來看著那張臉。

  總有些想要添些什么的感覺。…,

  此刻,面對日向日足的提問,沈默嘴角上揚,笑了。

  “很簡單,我也只是停止了時間,然后慢慢的走過去,畫完以后,再慢慢的走回來。”

  他將手中的吊墜朝著綱手丟去。

  接住時,還有些許殘留的溫度。

  綱手看著沈默那沒有任何變化的表情,又看了眼鏡子里的自己,牙根忽然有些癢癢的。

  要是打的贏......

  而面對著沈默就好像隨口說出來的話,日向日足等人皆是目光一凝。

  停止了時間?

  把他們當三歲小孩嗎?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邁特凱忽然從人群中沖了出來,穿著那身滑稽的綠色馬甲,好像有些難以忍耐般的擺出戰斗的姿態,“但我要求重新比試一遍!我的青春可沒有這么容易認輸啊!”

  雖然已經知道了沈默很強。

  強到他剛剛完沒有反應。。脖子上就被畫了一道。

  但是,邁特凱可不會認輸。

  這反而更加激起他的熱血!

  剛剛肯定是沒有準備充分!

  “不信嗎?”沈默似乎有點意外,但他緩緩抬起手指,“那這次,就不停止你們的時間了。”

  手指朝著空氣輕輕的一點。

  猶如水滴滴入湖面一般,似乎是泛起了無形的波紋。

  而就是在這一剎那。

  時間,真的停止了。

  和之前在再不斬和白面前演示的那次一樣,從空氣的流動,到草,到樹葉,到萬物的聲音,周圍所有的一切部猶如畫面般靜止。

  甚至,兩只蝴蝶剛好被暫停在了眾人面前。

  邁特凱忍不住倒退了兩步。

  被他踩下的草地,留下了兩個明顯的腳印,塌下去的草保持著被踩踏時的姿態。

  “紅。”猿飛阿斯瑪忍不住轉過頭看向紅。

  “不是幻術。”

  紅的臉上也同樣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眼前的一切。

  并不是幻術。

  整個世界部都陷入了時間靜止的狀態。

  。他們身軀內的聲音在這靜止的世界之中不斷的放大,心跳、呼吸、血液流動......都似乎在證明著眼前的一切。

  再怎么難以置信。

  這猶如神跡一般不可思議的事情,就這樣切實的出現了。

  “之前,我有不少客人曾今說過,這種世界很讓人難受。”

  沈默緩緩走動著,視線看向了那兩只被靜止的蝴蝶,抬起手,輕輕拂過。

  驀然間。

  它們就像是重新被賦予了生命,扇動著翅膀,但是,很快卻打著圈兒掉落在地上,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飛起。

  空氣也被靜止了。

  就連氣流也沒有。

  “你們的生命層次,還不足以適應與自身不同的時間。”沈默平靜的聲音響起,他看向綱手以及同樣向他提出挑戰的邁特凱,“那么,還要比試嗎?”

  親身體驗一下被人停止時間,肆意擺弄的感覺。

  再親自感受下被停止的世界。

  只要是邏輯正常的人,都應該不會再抱有幻想。

  而也正如沈默所認為的那樣。

  “不用了。”綱手緩緩的搖頭,她看著地面上掙扎卻無法起飛的蝴蝶,低聲喃喃著說道,“空間就猶如你手中的玩具,沒想到,時間也是......”

  僅僅被墨汁畫幾筆,還無法深刻的理解時間停止的意義。

  但是加上眼前一切。

  所有人都已經明白。

  任他們有什么本事,有什么樣的能力,在面對著操控時間的力量時,都只不過是可笑的玩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