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二章:罪魁禍首的委屈

  沒有想到,再不斬居然會在最后的時候做出那樣的選擇。

  不過,戰斗還沒結束。

  白的身上,還幾乎沒有傷勢。

  放棄,還是選擇復仇?

  沈默靜靜的旁觀著,這是真正的屬于這些人命運的舞臺。

  他該做的也都已經做了,無論結果如何,他都不會阻止。

  此刻。

  白的眼淚終究是忍不住。

  大顆大顆的滴落下來,但還是在努力壓抑著哭泣的聲音。

  再不斬的目光中帶著不滿,可已經沒有力氣多說什么了。

  她干脆閉上了眼睛。

  似乎是不想要再看見白這副軟弱的樣子。

  如果不是還有極為微弱的呼吸,看上去,就好像已經死掉一樣。

  而另一邊。

  在第三瓶藥劑灌入口中之后,佐助心跳,似乎終于恢復了一些。

  只是還異常的虛弱。

  再不斬的最后一擊,本已經切斷了他的心肌血管。

  沈默看的很清楚。

  佐助的靈魂,已經有一半脫離了身軀,被未知的力量拉扯著,似乎是想要前往冥土,而藥劑只是堪堪來得及救回他的身軀,靈魂能否完全回歸,得看他自己的意志。

  但要是真的死亡,徽章也會奪走他的靈魂,沈默已經增添這個功能。

  “再不斬大人!”白也在這個時候,發出了悲鳴。

  因為再不斬的氣息越來越虛弱。

  斷劍,她擋住了。

  但是那道劍氣,幾乎將她全部的內臟攪成一團糟。

  她能夠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不斷的衰竭,四肢越來越無力,呼吸越來越艱難,頭腦開始發昏,要不是手環還在散發著力量,她此刻早已經死掉了。

  但即便有手環,她也在一步步的邁向死亡。

  鳴人抬起了頭。

  看著白哭泣的樣子,似乎是想起之前看見的畫面。

  原本的命運中。

  白為了再不斬而死,現在,再不斬放棄這個機會,推開了白。

  她們的命運,發生了改變。

  可佐助......似乎還是一樣。

  他緊緊握著拳頭,從未有過的情感從心里面涌現。

  那個時候。

  如果不是為了救他,佐助也不會受那么重的傷勢。

  現在他更是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什么也不能做!

  這么弱小。

  還怎么被人認可!怎么當英雄!

  “可惡——!”鳴人狠狠的一錘地面。

  他開的罐子還是太少!

  力量根本就不夠守護!

  “鳴人......”

  卡卡西望著鳴人,張了張口,卻最終沒有說什么,這種情緒,他也曾經體驗過。

  任何的語言都是蒼白無力的。

  卡卡西只是抬頭看著白問道:

  “你還想打嗎?”

  他的傷勢雖然說已經快到極限,但是,此前給自己服下的藥劑似乎是發揮作用。

  如果這位少女還想打......

  那也沒把握啊。

  卡卡西苦笑,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再不斬會在最后時刻都給佐助一下必殺的痛擊。

  “你......”白似乎是想起什么,猛地抬起頭,“你還有藥嗎?”

  “你是想......”

  卡卡西一下子明白了白的意思,看了眼再不斬,這回是真苦笑了。

  如果還有藥。

  這會兒就算不給自己,也應該給還生死未知的佐助。

  白看著沉默的卡卡西,也明白了。

  片刻。

  小心翼翼的將再不斬的身軀,從懷里放下。

  然后站起來,握緊手中弓箭。

  “我必須要賺夠復活再不斬大人的錢!”

  他此刻的目光,已經是冰冷一片,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情感,就好像一個工具。

  為了再不斬大人。

  白可以封閉全部的軟弱,真正的成為工具。

  無論是什么樣的事情,他也會做。

  “果然是這樣......”卡卡西這回是真的苦笑了,深吸一口氣,“鳴人,戰斗還沒有結束,佐助先放那里,即便真的死了,我們也能夠復活他。”

  “......”鳴人站起來,死死的咬著牙齒,以極其可怕的目光看著白,身上似乎有種暴虐的氣息在隱隱涌動。

  對無力的痛恨。

  讓他體內的九尾,蠢蠢欲動。

  沈默看的很清楚。

  九尾的封印已經快到極限了,繼續打的話,力量外泄,進行九尾狂化近乎是必然的事情。

  看來還要打一場。

  沈默嘆息一口氣,然后默默買了一包瓜子。

  既然設置了舞臺,設置了復活,那以他的視角來看,全死了也沒有關系,甚至還能賣更多罐子。

  “嗯?”

  沈默忽然低吟了一聲,轉過頭。

  在這鏡像空間的外面。

  原本的橋面上,一個矮小的身影正拿著手中的徽章,好奇而又警惕的朝這邊一點點靠近。

  正是卡多。

沈默有些意外,已經被他解除了幻術控制,又擁有了不低實力的卡多過來干嘛  其實,早在確定啟動命運舞臺策劃后,沈默就給已經給所有的徽章添加了功能。

  徽章,就是開啟鏡像空間的鑰匙。

  只要靠近命運舞臺的地方,就會發熱,給予一定的方向指引。

  所以。

  在卡卡西等人即將進行最后戰斗時候。

  卡多,卻突兀的出現在這個舞臺之中。

  起初,他也是一臉懵逼,然后下意識的肌肉繃緊,直到,他看見了漂浮著的沈默。

  “尊貴的大人。”馬上帶著諂笑的表情,伏低著身子,“沒想到大人您在這里呢。”

  沈默沒有說話。

  倒是白似乎有些難以置信般的看著卡多。

  “卡多?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尤其他看見了卡多手上握著的會員徽章。

  這種人也是商會的會員?

  “白,我是來找你們的。”

  卡多看見了一身女性裝備的白,幾乎沒有認出來,但是又悄悄的看了眼天上的沈默,似乎若有所思,隱隱的反應過來了。

  “你就是卡多!”鳴人一下子怒極了一般,直接就想要沖上去,哪怕被卡卡西拉住了,也在那里憤怒喊道,“就是你雇傭再不斬和白,想要殺掉達茲納大叔的!”

  罪魁禍首。

  這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冤枉啊!”卡多這個罪魁禍首這個時候卻是一臉的委屈,“我是被人控制,才會做那種事情,要不是昨夜尊貴的大人為我解除幻術,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沈默的眼角抽動一下。

  還真敢說。

  這家伙自己的心本來就是黑的,帶土的控制只不過是讓他變得蠢一點。

  不過,他已經知道卡多想做什么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