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四章:來更加熱鬧些吧

  雖然說代價高昂,但是,能夠這么快就開出了這種可以被稱為殺手锏的好東西,卡卡西還是比較滿意的。

  繼續開罐。

  禁忌的罐子之中,除了同樣存在的增幅光團外,大部分的物品,招式,能力,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東西。

  諸如來自修仙世界的潛力丹藥、增幅秘法等。

  使用后,會陷入一段時期的衰弱,甚至重創。

  而除了提前開出來的那張“暴走的復寫眼”體驗卡,沈默還放入了另一個對這場比賽有所幫助的“大獎”。

  一柄由不明材料制作而成的短劍。

  只是一出現,就讓其余的佐助等人面色一喜。

  二級罐子中出現的武器,那大多就不是一般的武器!往往都具備某種特殊而強大的效果。

  比如說綱手的十字架,甚至鳴人的正義拳套。

  只要抽到了武器,基本代表血賺!

  “多爾耶利之劍鱗,和復寫眼來自同一個世界。”沈默的解釋聲音恰到好處的傳遞到卡卡西耳畔,他似乎有些感慨道,“卡卡西,看來你和那個世界很有緣啊。”

  卡卡西眼角抽動了一下。

  他可是一點都不想和那種世界有緣。

  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短劍,問道:

  “這個難道也是一樣的?”

  如果是會讓人失去理智的東西,那根本就沒有意義,因為會敵我不分,有同伴在身邊的時候無法使用。

  “放心吧,這個不會失去理智。”沈默就好像能夠知道他所想一樣。

  “那就好。”卡卡西松一口氣。

  “只要用它刺穿手臂,然后用力左右上下的扭動幾下,你的手就會變成龍的形狀,可以噴出不錯的火焰。”沈默說完后,又補充了一句,“相對而言,這代價實在是微不足道,看來卡卡西你的運氣還是可以的。”

  卡卡西手的胳膊下意識抖動一下。

  刺穿手臂?

  還要扭動幾下?

  這還微不足道?

  那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世界,怎么都是一些這樣的東西......

  “怎么,后悔了?”沈默懸浮在高空中,有些玩味的看著他,“現在后悔,也不能退還了,我已經事先做出過警告,卡卡西,罐子的命運是相對公平的,想要以更小的代價獲得更大的力量,除非命運如此,否則,剩下的代價,就必須要由你自己承擔。”

  老實說,沈默也沒想到卡卡西會做出這種選擇。

  但平衡是必須的。

  短暫的強大力量,的確可以給,卻不能像沈默自己一樣,毫無代價,那樣太過無敵了。

  卡卡西看著這柄短劍,自己開始深刻的感受到,他選擇的,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罐子。

  如果罐子就是命運。

  那開啟了這些罐子,仿佛就代表了他未來的命運。

  但是,余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琳。

  又看了眼佐助,鳴人。

  原本因為代價而有些顫栗的內心,似乎漸漸平復。

  “......不,這正是我想要的。”

  他鄭重的收起了這柄短劍。

  如果必須要有人付出代價。

  那么今后。

  就由他來。

  沈默看見了卡卡西的決心,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反正這是好事。

  決心越大,就越需要罐子。

  這邊還剩下的罐子之中,已經沒有什么需要特別在意的東西了。

  而另一邊。

  再不斬和白的開罐過程,早就已經結束了,再不斬在保留了高級忍術的情況下,販賣的低階忍術數量,也僅僅夠白成為會員。

  單單這點。

  總覺得就已經輸掉氣勢。

  當然,哪怕是一級罐子,沈默還是給了一些好東西的,那是一門來自于某款武俠游戲內的身法。

  ——靈狐身法。

  使用起來猶如靈狐一般,身子矯捷,令人難以捕捉,價值不低。

  對決前最后的開罐環節,已經過去。

  “時間到。”

  沈默的聲音猶如洪鐘一般從高空落下,整片空間回響。

  “看起來,你們都沒有下達賭注的想法。”

  雖然略微的討論了下,但是,雙方都沒有必勝的把握,在存在復活可能的情況下,也沒有誰愿意將身上的一切全部壓上面。

  沈默也不在意。

  原本賭注就是為了那些交戰雙方都存在大仇的情況下。

  不單單分生死,還要賭上一切。

  敗者,縱然復活也將一無所有。

  “那么,有人要寄存除會員徽章,以及自身實力以外的物品嗎?”沈默又問道。

  “寄存。”

  卡卡西和再不斬雙方都點點頭。

  不寄存的話。

  這些稀有的裝備,在戰死后肯定會被對方拿走。

  寄存費用也不貴,單單按照他們現在身上的裝備等級,也才需要一萬多積分而已。

  “好——!”

  沈默看著系統判定交易成功,也不由心中一喜。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

  交易除了實物,有價值的服務也能夠算入在內。

  今后這個舞臺,也將由會員自己耗費積分申請。

  多少算個收入。

  畢竟舞臺之外的地方戰死,可就沒有復活福利。

  而且......

  驗證了自己猜想的沈默,想了想自己的策劃,嘴角微微彎起。

  既然如此,那就讓這個舞臺,變得更加熱鬧些。

  “戰斗,開始最后倒計時!各位會員做好準備。”

  沈默抬起權杖一揮手,水流在上面,化作了一個一分鐘的倒計時。

  然后,沈默又仿佛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新世界的第一場命運舞臺,應該會有觀眾吧。”

  “觀眾?”卡卡西等人皆是一愣。

  而就在此刻。

  異變,突起。

  在那高空之中的大海屏障上,突然撕開了一道口子,一瞬間,難言的精神壓力從高空中涌下,包括在卡卡西在內的所有人都趴到地上。

  無邊的恐懼、焦躁、狂亂、癲狂,猶如夢魘般的喃喃聲和惡魔般的怒吼聲在腦海中不斷轟鳴。

  他們想要迫切的抬起頭,想要看著那道裂縫,好像這樣就能讓混亂緩解。

  但另一邊。

  源自于靈魂的直覺清晰無比的告訴他們。

  不能看。

  看了就會死!

  這種極度的矛盾和扭曲,幾乎要讓精神錯亂,崩潰。

  好在,這種感覺只持續了短短的一剎那。

  “注意下你的影響,你只有觀看的資格。”

  沈默的聲音從高空傳來,然后一揮手,緊接著,所有的恐怖都如同潮水般飛速的褪去,錯亂的精神,甚至包括了對那種情緒的記憶都漸漸淡去,一切就好像從未發生過一樣。

  那是什么?

  他們仰起頭,那道裂紋的背后仿佛就是無盡的黑暗。

  什么都沒有。

  唯有已經濕透了的背脊,在向他們講述剛才的一切。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